辅助资讯


怪物猎人OL微小说之奇烈·少年 怪物猎人OL同人小说1

作者:admin 点击数: 时间:2017-01-06 17:00

怪物猎人OL微小说之奇烈·少年 怪物猎人OL同人小说

  怪物猎人OL辅助交流群519027114 怪物猎人OL少年结束了这令人作呕的战斗,他蹂躏着踩在脚下的幼年盾蟹,它似乎还有些挣扎,两个前爪胡乱的在地上摩擦,它拍打在泥泞的道路上,溅起的泥浆迅速朝四周飞去。

  衣服被泥水玷污,眉头紧皱着抬起手擦掉溅在脸颊的污垢。

  呸,放在后壳上的脚又用力踩了踩,口水从幼年盾蟹的后壳上向下滑,但它的行动却未能得到制止,依旧拼命的挣扎。

  泥水依旧向四周溅起,脸色有些不耐烦,他抽出身后背着的两把匕首,刀刃在这阴暗的地方也显得闪亮。伴随刀光闪过,泥水也停止了溅射,取而代之不断喷洒的,是有些粘稠有些暗淡的液体。

  幼年盾蟹的双钳掉落在地上,血液与地面的泥水混杂在一起,暗淡的无法分辨。

  它还在挣扎,年幼的它依旧没有失去生命,相较之前反而挣扎的更加厉害,不断地晃动着断掉的前爪,血水向四周撒去。

  「啊!真烦人!」

  他收起手中的双刀,也放下踩在后壳上的脚,幼年盾蟹如摆脱了枷锁般拼命向前爬行,但它的速度太过缓慢了。很快它便明白了这举动并不是将它放生的意思。

  一只手抓住正在爬行的幼年盾蟹,另一只手却抓住它的额头。

  年幼的盾蟹未经历过太多磨难,它只知道有一股力量在将自己的意识与身体分离,随即传来的剧痛,它很庆幸的躲过了,它已经再也感受不到折磨。

  壳被扔在一边,少年抓住盾蟹已经支离破碎的尸体,将它丢进一旁散发着猛毒的沼泽。

  他的脸上除去污垢,尽是满足。

  他仅仅是一个少年,一个极其年轻的新手猎人。

  身上的衣物非常简陋,就算未曾染上刚刚的污渍也不算干净,护甲也及其单薄,几乎丝毫不能起到防护的作用,连用来装着道具的背包也干瘪瘪的,似乎没有装着什么东西。

  衣服上尽是污渍,连身体上也不例外,那破旧的护甲有些生锈,不少地方似乎也有些轻微的凹陷,像是久未修理。与他显得格格不入的,是背在背后的,闪烁着华丽光芒的双刀。

  它宛如拥有着无比锋利的刀刃,刚刚切断的双钳,未能在它的刀身上留下丝毫污垢。

  少年转过身,迈着轻快的脚步,脸上浮现的是有些兴奋,也有些高兴的情绪。没跑几步,他便停了下来,他抬起头一脸兴奋的望着身旁个头高大的猎人,像是在渴望着赞扬。

  「还早呢。」仅仅是一只盾蟹,距离可以赞扬的程度确实相差甚远。

  没有得到预期的答复,少年脸上的喜悦一扫而空,只是闷闷的站在那里。

  「那现在要干什么啊?」

  少年询问着接下来的行程。

  男子依旧坐在那里,坐在盾蟹的后壳上,周围躺倒着挣扎的几只盾蟹,用自己的壳为他贡献出这奇特的座椅。

  「杀盾蟹。」

  冷冰冰的文字在他的嘴里也未显示出丝毫温度,他只是简单地指示着少年。

  「还要杀啊,这都已经宰掉这么多只了,你不是说...」

  少年立刻闭上了嘴巴,他意识到自己说出了不该说的话。

  「快到了。」

  他依旧是发着冷冰冰的声音。

  少年没敢再多嘴,他只是谨记着他们之间的约定,静静的服从着他的命令,毕竟那可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他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最终考验的来临。

  似乎还需要一阵子,一直站着等也有些不舒服,他决定坐下来,先休息一下。

  放在地面的背壳颤了几下,稍稍变得有些倾斜,他没有发现身下的异样,一屁股坐在地上,潮湿的土地将泥土沾染在他的裤子上,少年怒骂着起身,拍打着身上的泥土,抬起脚将背壳踢向一旁。

  脚下有些震颤,但他却没有在意,依旧咒骂着那个让他出糗的东西。

  「来了。」

  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不觉打了个冷颤。地面开始晃动,越来越显得剧烈,在脚下这片土地上,正出现着某种莫名的东西。

  地面不断晃动,连脚下也变的有些站不稳,少年摇晃着身体企图使自己平衡,但却时刻想要跌倒。

  有一只手出现在他的面前,对准他的胸膛用力一推,毫无防备的少年瞬间飞出数米远。

  男子将少年推了出去,自己也向后跃起。

  地面先是裂开,泥土从裂开的中心向周围爆发出去,宛如爆炸的声响,比爆炸更为强劲的威力。潮湿的土地被捅出个大洞,随后又被泥土掩埋,在那原先坐着的土地上,立着一只庞大的巨蟹,背后那一角龙坚硬的头壳证实了它的身份。

  「大名盾蟹!」

  少年喊出了它的名字。

  他看着站在另一边的男人,男人用手指指向这只庞大的家伙,他示意着少年,这便是目标。

  大名盾蟹的巨钳在身前挥舞,它挪动着笨重的身体,向少年移动。

  喉咙变得有些干燥,少年吞了一下口水,他将武器从背后抽出,锐利的双刀在昏暗的场景下也散发着异样的光芒。

  脸上浮现出恐惧的表情,他似乎还未曾面对过如此庞大的怪物。是啊,眼前这个家伙比起平时狩猎的那些幼小的怪物,完全不处在相同的层次。

  少年压低了身子,等待着它率先出手。

  巨大的钳挥了过来,地面被整个卷起,飘荡在空气中的泥土令视线变得模糊不堪。

  泥土从空气中袭来,少年将身体背过,泥土像雨点般砸向他的后背。

  阴影笼罩着他瘦小的身躯,起初只是一点,而后越来越大,越来越巨大的阴影将他整个覆盖在其中。

  巨物就这样落下来,像陨石般砸向地面。

  咚——

  吞噬一切的阴暗沼泽,再也无法维持宁静。

天空的云彩比以往少了许多,阳谷透过天空直射在地面,气温渐高,风儿柔顺,花草也长得艳丽,景色难得的赏心悦目。

  少年在草地上奔跑着,微风吹起他的发梢,蝴蝶也围绕着他,花草在他的脚边盛开,整个自然都仿佛热爱着他。

  若不是他面容上浮现出的焦躁情绪,这一定是一副嬉闹愉悦的景象。

  他依旧快速奔跑着,花儿被踩在脚下,蝴蝶也被挥手驱赶,他只是向前方狂奔着,手中紧握的双刀上沾染着血痕。

  他是一个少年,一个还未迈向成熟的少年,当然他也是一名猎人,见习猎人。

  「可恶啊!」

  少年喘着粗气停了下来,汗从他的额头向下滴着,他停了下来,再也跑不动了。

  又让它逃走了,他已经不知是第几次让怪物逃走了。没有人愿意传授他狩猎的技巧,他也没有多余的钱财购买强大的武器,他仅仅是凭借着一腔热血,一次又一次不断地挑战着附近的怪物。或许他天赋惊人,这些弱小的怪物根本奈何不了他,但却因为战斗的方式粗暴,或是武器装备的落后,他总是无法再最关键之时给予怪物致命的一击。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啊!」

  愤怒的表情全部表现在脸上,他将这次失利的原因全部归咎在残破的武器上,少年用力将手中的武器扔在地面,钝掉的刀刃甚至没能插入泥土之中。

  或许是因为性格原因,虽然他天赋惊人,村中却未有任何人愿意教他狩猎,就连主动请求与他人同行,大多也会被拒绝。他无法融入群体更不屑去融入他们,少年企图成为最强大的猎人,以此来嘲笑那些不愿接近他的人们,当然,这只是他希望成为猎人的其中一个原因。

  他坐在草坪上,盯着丢在地上的两把匕首,那是陪伴他许久的武器,也正因如此,它们已经变得残破不堪,恐怕无法再承担今后的狩猎活动。

  少年缓缓将其拾起,他盯着它们自言自语。

  「只要我成功了,就可以得到大家的认同了吧。」

  他的眼神有些落寞,他只是静静捧着残破的双刀,任由风吹打在他的脸颊。他清楚自身性格的问题,那自从他出生边伴随着他的孤僻性格,不愿意改变,他不愿意为了那些人做出任何改变,与生俱来的东西,除了性格,就只有这具身体了。

  他是一个孤儿,连姓名都未曾拥有的孤儿。

  云彩渐渐变得多了一些,明媚的阳光却丝毫没有减弱,风依旧轻轻吹动花草,景色依旧,只是不见了少年。

  村中依旧是繁荣的景象,虽未有附近的城镇中那般繁华,但却也算不错。形形色色的猎人在街道中穿行,他却未能见到与他相同的人。

  这是崇尚力量的村落,村中的猎人大多热爱着重型武器,例如大剑或是战锤。

  生为孤儿,又偏爱双刀的他,被视为异类。

  或许在这个文化交汇的时代,这样的偏见渐渐被淡化,但他自小遭到的歧视是不会改变的。

  商业街中最为繁忙的地方,大概就是铸造着装备的铁匠那里了吧,他看着墙壁上挂着的锋利无比的利刃,兴奋闪烁在脸上。

  他又一次呆呆的立在铁匠铺门前,少年只是呆呆的望着,他时不时低下头,摸一摸口袋中仅剩的一些银币,又看着墙上挂着的那把闪闪发光的双刀,那是他的梦想。

  「去去去!不要傻站在门口。」

  老板出声将他向外赶,他只好悻悻的离开,留下那把闪闪发光的双刀,依旧挂在铁匠铺的最高处。

  手中的钱仅仅勉强足够温饱,无法承担任何多余的东西,稍稍卖掉了一些采集得来的素材,但却未能创造过多的收益,这些钱大部分用在了购买简单的药物以及食物上。

  少年离开了商业街,他没有再待下去的理由。

  他独自向村外走着,带着他所有的行李,走进了狩猎场,但这并不是为了去狩猎,而是回家。

  少年孤单的住在那里,狩猎场中的孤立的屋子,那个供猎人休息的小屋。

  吃了些东西,他躺在床上享受着清凉的风,也忍受着孤独的侵蚀。

  「喂!」

  少年惊得坐了起来,不知是谁竟会在这时喊着自己。

  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面向有些成熟,但也算的上英俊,身上虽然未穿戴着盔甲,但仅仅从那身高级而轻便的行装便可看出,他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猎人。

  不过吸引住他视线的却不是这些,而是他攥在手中的那一对,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的匕首,那是挂在铁匠铺的墙壁上,最顶端的双刀。

  梦想就在眼前,在他看来这或许是他距离梦想最近的一次。

  「喂!」

  那人再次发出的声音打断了还在发呆的少年,他那冰冷的声音似乎未带有任何感觉,让人心头一颤。

  「有...有什么事么?」

  少年轻声询问着。

  嚓——

  两把闪亮的匕首深深插入地面,仅仅露出刀柄。男人伸出手指指了指它们,又指了指少年,冰冷的声音再次从口中传出。

  「做个交易如何?」

  天空依旧晴朗,太阳不断向地面散发着自身的光芒,但此时那闪烁在少年眼中的光芒,比任何的光都更加闪亮,那

 怪物猎人OL同人小说

  是希望的光。

「做个交易如何?」

  少年凝视着插入地面的双刀,那是他梦寐以求的武器,欲望驱使着大脑,他甚至想要毫不犹豫的答应他的要求。

  「是...是什么样的交易?」

  理智强行压制住欲望,少年还是试探性的问了下交易的内容,但他的眼神却始终游荡在双刀的刀柄上,他那渴望的表情,仿佛无论对方提出怎样的条件他都会答应。

  「测试。」

  只是简单的两个字罢了,但那冷冰冰的声音却让他非常不适,冰冻的感觉传遍全身,他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只是测试?」

  「对。」

  只有简单的答复,少年并未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我其实是想问...是怎么样的测试?」

  少年怯生生的提出问题,男子的手指摸了摸下巴,似乎是思考了一下。

  「还没想好。」

  「...」

  「这只是见面礼。」

  少年楞了一下,他的目光从匕首上渐渐上移,从地面到腰间,目光再移动到胸甲、脖子之上,直到四目相对他才停下。

  凌厉的目光朝他射来,少年本想躲开,但他却没有这么做,他与男子对视着,看着他双眼中不自觉流露出的凶狠目光,那或许是他希望的模样。

  他或许是改变自己人生的那个人,这是男子在少年心中的定位。

  见他许久未开口,男子再次用简单的话语与少年交谈。

  「你考虑一下,我在狩猎区等你。」

  说罢,便头也不回走向密林之中。

  「等等!你的武器...」

  少年虽然很喜欢这插在地面的双刀,但他却依旧叫住了那个人,或许在他心里,还没能接受他把。

  「是你的了。」

  男子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转眼间他便消失在视野中,仅留下插入地面的双刀,与立在风中的少年。

  他缓缓走到双刀旁,弯下身子捡起插入地面的双刀,紧握着刀柄的双手不住的颤抖,他的内心也是如此。刚刚从地面拔出的双刀,未沾染丝毫泥土,刀身映着他的面孔,阳光也照射在这银白色的刀身上面,像是它在闪烁着光芒。

  他挥动着手中的双刀,在地面上轻松划出一个坑来,少年将那曾经为他征战多年的残破武器丢了进去,血迹还未擦掉,暗红色凝固在钝掉的刀刃上,刀身也锈迹斑斑,伤痕累累。

  少年悄然埋葬了这陪伴着他的武器,或许在曾经他还希望用自己打出的素材来使它变的更强,可现在却不会了,他拥有了更加趁手的武器。

  老友离他而去,他却丝毫未感到悲伤,直到土地被填平,直到这里与其他地方再无差别,它永远的被埋葬,永远沉入土地之中。

  他拿起武器,想要去密林中实验一番,这一次他不会再让猎物逃脱了。

  「哈...哈...哈...」

  少年喘着粗气,简陋的衣物上沾染着暗红色的污渍,他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但他的脸上却看不到丝毫的不悦,情绪清晰的写在少年的脸上,那是满满的兴奋。

  脚下的蓝速龙已经没有气息,就算被人踩在脚下也不会有任何的反抗。体温会随着血液渐渐流失,顺着它那细长的脖颈,流向体外。

  他做到了,少年终于将猎物至于死地,他兴奋的注视着猎物,又紧盯着手中的双刀。闪亮的刀身上未沾有一丝血渍,他的全身只有手中的双刀依旧干干净净。

  少年兴奋极了,他欣喜的看着脚下蓝速龙的尸体,咦,似乎有些不对劲,这只蓝速龙似乎比平时见到的更大一些。

  他并未在意,只是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当中。

  「那是蓝速龙王。」

  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他记起了那个男人还在这片山林中等待着他。

  「蓝...速龙王?」

  不同于其他的蓝速龙,蓝速龙王要比它们强上不知多少倍,少年紧盯着已经死去的猎物,一种强烈的自豪感在心中升起。

  「想好了么?」

  男子开始发问。

  少年似乎还没做好准备,他的心还徘徊在选择之中,但刚才的狩猎让他坚定了信心。

  少年点了点头。

  「你很有天赋,若是通过了测试,我会教予你狩猎的技巧。」

  男子依然严肃着脸,但语气却缓和了许多,像是有了温度,不再是那样冰冷的文字。

  兴奋写在少年的脸上,能够得到心爱的武器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没想到竟有人愿意教他狩猎。

  他没有说话,只是瞪大了眼睛,少年盯着他,盯着那个会改变他一生的男子。

  男子挥挥手意示少年靠近,他便听话的跑了过去,像是对待自己的师傅一样。

  他看了看他身上简陋的衣物,以及那形同虚设的护甲。

  「这次测试回来,换身新的吧。」

  「可...」

  他没有说出口,少年已经得到了曾经无法企及的恩惠,他不敢再奢求什么。

  「其他方面不用考虑,你只要考虑喜欢什么样的就可以了。」

  少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低着头,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获得这样的恩惠,他也不敢开口询问,生怕这来之不易的机会葬送在那张多事的口中。

  「嗯。」

  他只是做着简单的答复。

  男子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事情,他抬起手指,指向那只已经躺倒在地上的蓝速龙王尸体。

  「切碎它。」

  冰冷而简单的命令回荡在少年的耳边。

  他的眼神中未有丝毫情感,少年转过身,缓缓走向那具已经变得冰凉的尸体,用冰冷的语言做着答复。

  「是。」

  乌云遮住了太阳,仿佛遮住天空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