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资讯


怪物猎人OL辅助 怪物猎人OL同人小说之奇烈·昆贝尔湿地1

作者:admin 点击数: 时间:2016-12-07 09:46

怪物猎人OL辅助 怪物猎人OL同人小说之奇烈·昆贝尔湿地

  怪物猎人OL辅助交流群519027114 怪物猎人OL小说:

     「来了。」

  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不觉打了个冷颤。地面开始晃动,越来越显得剧烈,在脚下这片土地上,正出现着某种莫名的东西。

  地面不断晃动,连脚下也变的有些站不稳,少年摇晃着身体企图使自己平衡,但却时刻想要跌倒。

  有一只手出现在他的面前,对准他的胸膛用力一推,毫无防备的少年瞬间飞出数米远。

  男子将少年推了出去,自己也向后跃起。

  泥土被从深处刨开,土壤像浸泡过一般松软,泥土不断翻向地面,与肮脏的污水混杂在一起,堆积在坑洞两旁。

  纯白色的巨角从土壤中钻出,紧接着钻出地面的,是一角龙的头颅。与那极具攻击性的一角龙不同,在这头颅上丝毫看不出一丝活着的痕迹,就连双目也如深渊一般,漆黑、空洞。

  这是自然,除去依旧粘在头壳上的泥土外,它已经是纯白色的了。这只一角龙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仅剩下坚硬的头壳,仅剩下白骨。

  一双巨钳撑破松软的地面,它的身体渐渐从土壤下钻出,与之前那些随意斩杀的盾蟹不同,这一只出乎意料的巨大。

  「大名盾蟹!」

  少年喊出了它的名字。

  他看着站在另一边的男人,男人用手指指向这只庞大的家伙,他示意着少年,这便是目标。

  少年紧盯着巨大的盾蟹,这是他不曾遇见过的大型怪物,唯一的了解,也只是偶然听到村内猎人饭后的闲谈罢了。

  手有些发抖,武器也随着主人的摇摆不定晃动,突击还是撤退?他还从未讨伐过体型如此硕大的敌人,脚下有些迟疑不定,似乎还有些退却,恐慌在少年的心中蔓延,吞噬着他的战意。

  是战?是退?两条截然相反的道路在少年心中延伸。

  手依旧在颤抖,臂膀随着颤抖,身体也是,腿脚也是。颤抖的岂止是身体,就连他的思维也随着身体的颤抖变得摇摆不定。勇气就像是少年从未有过的东西,或进、或退,他都无法迈出那关键的一步。

  只需要一点,或许只需要再给他一点时间,他就可以做出抉择了吧。

  没机会了。

  地面的震颤超过了他双脚颤抖的频率,少年从恍惚中醒来,他目光呆滞的盯着前方那只正迈着稳健的脚步,挥动着巨钳的大名盾蟹,逐渐逼近。

  巨蟹挥舞着粗壮的钳,从他的脸颊前划过,它似乎不善掌握距离感吧,但挥动钳产生的风,也足以将他瘦弱的身体掀翻过去。

  巨钳划过地面,从地面掀起大片泥土,少年也随着这次攻击,跌坐在地上,巨钳不仅击倒了他,也击垮了选择的桥梁,留给他的只剩下战斗。

  无路可退了,少年站起身,拍打着身上的泥土,大名盾蟹又一次袭来,凶猛的攻势被他轻快的步伐一一破解。他的双手不再颤抖,眼神中也少了些迷茫。

  似乎也没那么强嘛,经过几轮攻防,少年瞧着眼前这个大块头,眼神中毫无当初的恐惧。

  刀光从腿下闪过,盾蟹最为脆弱的腿部被他狠狠的划开一道口子。

  他是个天赋异常的少年,自小他便清楚自己与其他人不一样。刀刃再一次划过它的弱点,盾蟹的鲜血洒在少年的脸上,他找回了自己的自信,也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这家伙和那些任人宰割的盾蟹一样是弱者。

  他不断地攻击,大名盾蟹也不断地扭动着身体进行反击,但不管大名盾蟹做出何种举动,它与这个少年的差距正变得越来越大。

  铛——

  锐利的刀刃被弹开了,盾蟹将全身缩在一起,用坚硬的甲壳创造出毫无死角的堡垒。

  少年驱动全身的力气,手中的双刀也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光芒,他重重的劈了下去。

  铛——

  双刀终究不是重型武器。

  一股巨大的力量少年弹开,双刀险些从手中脱落,虎口传来的疼痛让他的手臂颤抖不已,这及其坚硬的防御使得少年无从下手。

  似乎没有结束,仅仅是将武器弹开倒也没什么,只是那在之后,在少年无法攻击的时候,盾蟹跃向了空中。

  难以想象看上去如此笨重的怪物竟然能够拥有这样的爆发力。

  少年望着天空寻找着跃向空中的大名盾蟹,直到在他目光所及之处出现的那个像陨石般坠落的物体。

  他叫嚷着扑了出去,只听见身后传来的轰隆声,以及感受到一股卷起了泥土和石子的巨大气浪,将他从地面上轰了出去。

  少年没办法反抗,只能任由着石子与泥土拍打在他的身上,他将身体蜷缩在一起,用手护住自己的头部,多亏了泥土松软,他才没有大碍。

  这才只是个开始,刚刚发起一轮攻势的大名盾蟹气势汹汹的冲了上来,用它那横着身子的独特步伐。

  少年挣扎着起身,他的脚步已不如刚才那般轻快,显然是受了些伤。

  他盯着眼前的盾蟹,再也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家伙,恐惧再一次燃烧在眼神中。

  盾蟹似乎变得有些不同往常,就连一旁的男子也从未见过这样的盾蟹,但他依旧在一旁看着,丝毫没有帮助他的打算。

  妖异的红光缠绕在盾蟹的身上,它已不再是普通的盾蟹,这里似乎产生了一些异状。

  疯狂的攻击接连拍打在地面,大名盾蟹完全变得疯狂了,伴随着它的那股妖异般的红色也随之变得更加强烈。

  男子看着眼前这一幕,嘴角不自觉有些抽动。

  「这里果然也被污染了。」

湿地常有不明的怪物出没

  昆贝尔湿地雾气弥漫,渐渐的已经无法看到远处的光景,灰黑色弥漫在空气中,整个世界都像是被套上一层薄膜。月光似乎也被隔绝在外面,仅有小部分透过那细微的缝隙,勉强挤了进来,使这片区域没能笼罩在黑暗中。

  黑影飘荡在这里,不止是一个,而是很多个,成片的,范围性的黑影。它们弥漫在雾气中,栖息在黑暗之中。

  那并不是单纯的影子,待雾稍稍散去,它们显露出本来的样貌。深紫色的雾气弥漫在潮湿的土地上,它们不会随着雾气自由来去,只是静静的飘荡在那里,占领者那一片属于自己的土地。

  它们是毒雾。笔直的身影在那毒雾中若隐若现,它伫立在毒雾当中,开放出艳丽的花朵。谁也说不上那是什么花,没人能从那致命的毒雾中将它取出,毒雾永远环绕着它。猎人们倒是有办法驱散这令人厌烦的雾气,用火。

  当这花接触到火焰的瞬间,整片毒雾都会随着燃烧,它所覆盖的区域完全化作一片火海,像是诅咒一般,散发了一生的黑暗,却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拥抱了光芒。

  直到这美丽的花化为灰烬,毒雾也随着消散,留下的仅剩下依旧潮湿的空气,与地面上一片焦黑的坑洞,灰烬或许会被风扬起,洒在昆贝尔湿地的每一个角落,在这个没有它的世界,留下遗骸。

  灰尘飘荡在空气中,与微风一同吹动着少年的发梢。

  一向宁静的昆贝尔湿地,早已变得吵闹。

  四处尽是盾蟹的尸骸,双钳被割下,身体被丢弃在化为灰烬的坑洞里,背壳则散落在地上。在肮脏又泥泞的土地上,一只散发着邪恶气息的大名盾蟹,正发狂似的扑杀着一个瘦弱的少年。

  大名盾蟹疯狂的已经失去了理智,他只会不断地进攻,进攻,进攻。地面出现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印记,它的攻击力虽惊人,但毫无策略,只是任由着身体胡乱挥打。

  刀刃再一次划开了它瘦弱的腿,它随之瘫倒在地上,腿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遭到攻击,难以忍受剧痛的大名盾蟹终于倒在了地上,体力不支的它终究拜托不了任人宰割的命运。

  它感受到了刀刃的锐利,也感受到了被切割的疼痛,少年近乎疯狂的挥砍着手中的双刀,他一次次地将刀刃刺入它的面部,血液从伤口中向外涌出,它或许坚持不了多久了。

  少年似乎感觉到了大名盾蟹的挣扎,他猛然先后退了几步,眼前的大名盾蟹胡乱挥动着双钳,搅动着这片区域的空气。

  那不过只是临死前的挣扎罢了,毫无节制的进攻使它耗费掉了仅剩的体力,它再一次倒在了地上,不断地向外吐着水泡,它不断地喘息,这是大名盾蟹临死的征兆。

  少年手中的刀刃映着月光,随着他轻快的脚步渐渐靠近这只将死的盾蟹。双钳在地上摩擦,企图让自己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但它那厚重的身躯却成为它最大的阻碍。

  少年越来越近了,它也感受到了死期将至,刀刃下一次的挥砍,将会斩断它的生命。

  「等一下。」

  冰冷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盾蟹无法看到身后的情形,也无法听懂人类的语言,但它知道,它看到了,斩断它生命的刀刃,收入了刀鞘。

  还有机会,只要能从这里逃走就还有活命的可能。大名盾蟹似乎找到了活着的希望,它用尽仅剩的力气用双钳挖开地面,企图钻入地下来躲过猎人的追击。

  身体渐渐钻进土壤,它用最快的速度挖出一个坑洞,巨大的身躯转眼间便没入土地中,仅剩下一角龙那高傲的头壳还露在外面

  咔嚓——

  破碎的声音在空气中传递,刚刚钻入地面的大名盾蟹忽然之间便翻了出来,它无力的伏在地上,似乎非常痛苦。

  它的身后站着一个猎人,目光凌厉的盯着这只软弱的家伙,他一只手放在腰间,另一只手搭在他巨大的武器上。

  那是一柄战锤。

  显然的,它比一角龙那高傲的头壳更加坚硬,那已经沦为白骨的巨角已从头壳上分离出去,安静的躺在泥泞中。

  响声还未停止,但这或许是最后的声音了。

  被砸碎的不仅仅是背壳,大名盾蟹引以为傲的巨钳也未能幸免,肉在双钳上裸露出来,它那引以为傲的坚硬甲壳已经被剥的丝毫不剩,它也早已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尸体已经残破不堪,盾蟹身上有价值的东西也被全数剥离。

  少年松了一口气,他看着一旁整理着素材的男人,慢慢走了过去。

  「已经完成了吧?」

  少年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

  男子没有抬头,继续整理着散落在地上的素材。

  「那接下来呢?」

  「等。」

  「不是已经结束了么?为什么不回去呢?」

  少年不解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或许应该叫他“师傅”吧。少年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夸赞和奖赏,他想要看到自己被人认可的样子。

  他太着急了。

  天空中不断传来鸟鸣声,吵闹的令人有些烦躁。

  「低下头,好戏要来了。」

  男子依旧低头整理着素材,口中自言自语着。

  少年虽然不懂他说的究竟是什么,可那毕竟是师傅的要求,他只好将头低下,看着男子整理那些残破的甲壳。

  昆贝尔湿地会因浓浓的雾而变得黑暗,可却从未有过如此的光芒,月亮还挂在天空,可整个世界却像白昼般明亮,就在少年低下头的瞬间。

  昆贝尔湿地变得一片光明,伴随着尖锐的鸟鸣声,风也从上空刮来。

  光明只停留了一瞬间,再次堕入黑暗的昆贝尔湿地迎来了久违的热闹。

雪还未下,冬天却先来一步。寒冷逐渐代替了秋日的凉爽,人们穿上了棉衣,屋子里也生起了炉火,虽有些寒冷,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街道的热闹繁荣,或许不久前接连不断的雨,提前让人们感受到了冬天的到来吧。

  寒冷的空气在城中蔓延开来,但这对早就做好准备了的梅杰波尔坦城居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街道上的行人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许多。人们在户外谈笑,在商业街购买着冬季所需的物资,工人们也随着天气变化而加快了工作的步伐,争取在更为寒冷之前能多赚取一些钱财,而酒馆里更是坐满了不喜严寒的猎人,他们围着暖炉,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身体逐渐温暖,头脑也热了起来,他们互相吹嘘着自己的功绩,也在欢声笑语中将手中的酒杯再次斟满。

  位于梅杰波尔坦城商业街中心的巨型建筑物当然也不例外,不少猎人在柜台前出售或购买着冬季需要的商品。街区尽是繁荣景象,热闹的氛围感染着每一个人。

  一个男人迈着轻快的脚步从港口方向走来,穿过城市的大门,他也受到了氛围的影响,随着人群欣赏着各家商铺的商品,在街边小摊品尝美味的小吃,试了试新款的棉衣,也欣赏了一番新打造出的武器,不过他的目的地依旧是这里,那个耸立着的高大建筑物。

  「今天太过热闹了。」

  他站在门口,看着屋内挤满了人,有些不满的自言自语道。

  男子叹了口气,从门口挤了进去。他可不是来买东西,他还有其他的任务。

  想在人堆中穿行可是及其困难的事情,他不断说着「麻烦让一下」,但却未能起到丝毫作用。在人群中手足无措的他忽然被一只手抓住胳膊,他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拉出了人群,在那里等待他的是一个女仆模样的人。

  「随我来。」

  在女仆的带领下他们朝向屋子的另一边——一个漆黑的空荡荡的角落走去。

  「真厉害啊,竟然能在人群中一下就找到我。」

  女仆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身,伸出手指指向他的脸颊。

  「哦哦哦,我竟然忘了。」

  男子一副恍然大悟的语气,他只顾着享受热闹的氛围,忘了那个戴在自己脸上的,诡异的面具,那面具上诡异的笑容,任谁都会一下子注意到。

  暗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女仆做出“请进”的手势,待男子进入后,暗门又悄然关闭。

  男子进入暗室,里面摆放的几乎都是稀奇古怪的玩意,但无一例外这些收藏品每一个都具有极高的价值。

  屋内摆放着一张办公用的桌子,而在那桌前就坐着的,正是这里的主人,这里的人也将他称为“老板”。

  「您要的东西带来了。」

  戴着面具的奇怪男子向老板敬了个礼,然后从背囊中掏出包裹着的石板。

  「这次有什么特殊情况么?」

  男子楞了一下,但他马上做出了回答。

  「一切顺利。」

  「我们的目的是调查异变的根源,发掘其中的利益,万万不可张扬。」

  「放心吧,老板。」

  暗门悄无声息的关闭,男子再一次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他随着拥挤的人潮走出,再次迈入繁华的街道。

  他退下面具,清爽的面孔映在众人的眼中。男子呼吸着新鲜的气息,走向热闹的街区,没多久,便消失在人群之中。

  街区依旧繁华,谁也没有因为这样一个男子而停下脚步,或许在他进入人群之时,便已经被忘却了吧。

  ——

  双眸倒映着的,是他的容颜。此刻回荡着的是少年的记忆。

  那是他第一次前往城市的记忆,也是他在梅杰波尔坦城中唯一的记忆。

  少年因狩猎而流浪,再一次狩猎中,毫无准备的他被怪物暗算了,他倒在血泊中。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没有办法,因为在他的眼睛闭上之前,已经将自己判定为死亡了。

  可他的眼睛却再度睁开了。

  他眼前的光景与之前的完全不同,这里是个陌生的地方,是一个繁荣而又美丽的城市。

  这里是梅杰波尔坦,他被偶然路过的猎人救了回来。

  似乎伤势太重了,他在猎人公会的医院内进行着免费治疗,当然也在这里结识了他唯一的朋友。

  那是一个女孩儿,论年龄或许要长他几岁,但她开朗的性格使他们成为了朋友。

  一开始少年有些自卑,可渐渐的也受到了她的影响。

  或许她的存在,有点像“姐姐”吧。

  每当他们聊起狩猎,“姐姐”总是一脸期待的望着远方,她说她向往的地方,是白雪皑皑的雪山。可她的未婚夫,从不愿意带她走入危险的地方。按照她的话来说,是自己太弱了。

  少年看到“姐姐”似乎有些伤心,但他却不知如何安慰,只好不断地给她加油,告诉她梦想一定会实现的。

  这时“姐姐”总是开心的笑着,抚摸着他的额头。

  那是他第一次体会到温暖。

  可待在医院的时光是短暂的,没多久“姐姐”便出院了,没办法,她的伤并不严重。

  她出院时,同少年告别,少年依旧用鼓励的话送别她,“你一定能攀登上你最爱的雪山的。”

  她的未婚夫似乎也听到了,脸上露出苦笑的表情,虽然已经忘记他的长相,但依稀记得似乎挺帅气的,与“姐姐”正搭配。

  日子过去了很久,自那时起他再也没有听到关于“姐姐”的消息,直到刚才。

  他终于了解了一些关于“姐姐”的故事,但他们没什么机会见面了。

  少年那已经定格了的双眸中倒映着的,是他的容颜。

  有些清秀,还算是挺帅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