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资讯


怪物猎人OL辅助 怪物猎人OL同人小说之奇烈·初见异常1

作者:admin 点击数: 时间:2016-11-13 10:09

怪物猎人OL辅助 怪物猎人OL同人小说之奇烈·初见异常

 

怪物猎人OL辅助交流群519027114 怪物猎人OL风呼啸着掠过山的顶峰,像一个掠夺者,掠夺了云的洁白,暴力地将云朵撕了个零零碎碎,夺取了云层中的水,就连漂浮在空气里的寒冷它也没有放过,毫无顾虑将其一并塞入怀中。它掠夺着,呼啸着,高声尖叫着,愉快的笑着。

  玩乐时间是短暂的,肆虐而归的风将一团团纯白色丢弃在山顶,就像鹰将掠夺而来的战利品丢回巢里,微弱的纯白陷入深深的洁白当中,融入这早已被雪覆盖的山峰。它们是相同的,它们也是冰冷无情的。

  阳光照射在崖壁上悬挂着的冰凌,虽没什么温度,却也闪烁着微光,有一支微微晃动了几下,从悬崖旁落了下来,速度极快,带着风,也带着雪。

  啪嗒

  似乎没有安全着陆,清脆的打击声从悬崖下响起,似乎不像是接触到松软雪堆的声音,也绝不是落在地面的响声,倒是有些像木头吧。在那悬崖之下平躺着一个盾牌形状的木板,说来也奇怪,木板上画着奇奇怪怪的图案,像是图腾,也像极了面具。

  在它的周围还散落着其他一些奇怪的木头,虽然形状各异,但无一例外像极了面具。

  未到山峰的雪是不纯净的,虽大半被纯白覆盖,但却经常沾染其他肮脏的色彩,就像现在这样。

  色彩有些异常,对于纯白色的雪来说,鲜红色的雪,铺满了面具的周围。

  怪异的木板上尽是伤痕,从那之中渗出的血污秽了整片雪地,在那污秽的中心,站立着一男一女,红色同样侵袭着他们的衣物,紧裹在身体上的棉衣已经失去了本来的颜色。

  大剑也已经被鲜血浸染,它深深插入雪地中,轻松的划破雪地与地表的界线,嵌入泥土之中。气喘吁吁的男性猎人倚靠着它站立,而他身后的女性,腰间的箭筒几乎已经空了,仅剩下零零星星的几支,她面色可以说得上是惨白,表情呆滞,就连瞳孔都在颤抖,而这颤抖的双眼似乎正凝视着什么,仿佛是空洞的黑暗,正将她带往深渊。未站立许久,她便跌坐在地上。

  喘息有些急促,男子也顺势缓缓坐下,或许是有些疲惫了吧。他背倚着大剑,目光则凝视在前方,他已是经验老道的猎人,不会仅仅因为跟奇面族开战而产生动摇,尽管是大量的奇面族。可她不同,在他的眼里,她还是个孩子。

  他的眼中映出女子呆滞的模样,看到她颤抖的凝视着恐惧,他的心揪了一下,宛如被尖锐物体贯穿,他的手拨弄着她凌乱的头发,时不时请抚过她的头。

  女子似乎有些回过神来,她缓缓转过身,盯着面前这个一直保护着她的男子,相较于自己身上完整的衣物,他身上的棉衣已被划开几个口子,伤痕虽不算什么,但这刺骨的寒风,终究会将穿透他的身体。可他却一脸温暖的注视着她,对这些似乎毫不在意。

  瞳孔依旧有些颤抖,但这一次不再是因为恐惧。她扑向男性猎人的怀里,温暖的液体流淌在他的胸前,她这时才了解到,自己的要求是多么无礼,自己的执着是多么可笑,攀比着谁先爬上这喧嚣群岭,只是几个新人同伴之间开的玩笑罢了。

  男子有些吃惊,面容也多了一丝高兴,他轻抚着女子的头发,整理着他凌乱的发梢,不停地安慰着。

  「只是点小伤罢了。」

  他们就这个持续了一段时间,也在整理着情绪,也是在整理行装。

  大约就这样熬过了一个热饮的功效。

  他们决定回去了,是女子的决定。

  男性猎人点了点头,微微笑了笑。

  「再补充些能量吧。」男子提议道。

  二人拿起鲜红色的小瓶,将其中的液体一饮而尽,喝下去的瞬间,体温又再一次从体内涌了上来,二人憔悴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喜色。

  「那么,启程吧」女孩儿稍稍有了些精神,她整理好行装,将小瓶扔在一旁的雪地里,牵起他的手,一同向山下进发,但下山的路,似乎也变得不那么顺利了。

  血液的气味随着风上扬至三顶,再由山顶坠落到地面,浓烈的气味伴随风的传递,率先一步踏遍了这喧嚣群岭。而受到这血气吸引的白速龙群,已经堵死了每一条道路,也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

  几只精壮的白速龙向二人冲去,与早已摆开架势的猎人男女继续展开厮杀,这次面对怪物,他们没有迟疑,仅仅是几只弱小的“白跳跳”罢了,就算是依旧处在新人等级的女孩来说,也能轻松对付。

  寒风呼啸,风为他们的战场伴奏,猎人男女一边战斗一边寻觅着离开的道路。似乎就在前面了,他们看到了通往那白雪之外的下山的道路。

  吼~

  似乎有什么不对,两位猎人停下脚步,他们似乎再次遇见了敌人。

  他们的神色虽称不上难看,但与之前的精神向比似乎差了许多。

  他们摆好架势,但又似乎向后退却了几步。

  吼~啊啊啊~

  怒吼声从前方传来,震荡在两人的耳边。

  体型相较其他的同伴有些巨大,但又不能将它称为巨型怪物。

  本该雪白的肌肤变得通红,就连眼神中都闪烁着红光。

  它暴躁的怒吼,也怒视着前方。

  男子用身体遮挡住女孩,他与它的眼神激烈碰撞。

  虽然样貌似乎有些奇特,但不会错了。

  白速龙王。

怪物猎人OL同人小说

  外来者的打扰使着喧闹的喧嚣群岭,再也无法安静下来,怪物一个接一个的扑向这对猎人,他们也提起手中的武器反抗,金属与兽骨的碰撞声为这喧闹的雪山增添着声音,飞溅的血肉为这纯白的美景涂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厮杀、厮杀、厮杀。唯有从怪物尸体上跨过,才能到达通往山下的道路。

  呼...呼...呼...

  屠尽阻挡住去路的白速龙后,两位猎人的身体稍稍有些吃不消,他们在雪地中的行进速度非常缓慢,一点也瞧不出迫切离开的感觉,或许是需要一边恢复失去的体力,一边警惕着周围吧。

  吼~

  似乎有什么声音从后方传来,两位猎人停下脚步,他们似乎再次遇见了敌人。

  利刃催动着寒风,一个精壮的身影从他们头上掠过,划过的利刃在坚固的大剑上留下一道爪痕,它带来的风,将她的头发掀了个乱七八糟,一转眼,它已经越过他们,出现在面前,拦截住他们的去路。

  他们的神色虽称不上难看,但与之前的精神向比似乎差了许多。

  他们摆好架势,但又似乎向后退却了几步。

  吼~啊啊啊~

  怒吼声从前方传来,回荡在两人的耳边。

  这家伙的体型相较其他的同伴有些巨大,但又不能将它称为巨型。

  本该雪白的肌肤却变得通红,背脊处也包裹着如同妖孽般的色彩,就连眼神里都闪烁着仇恨般的红色。

  它暴躁的怒吼,也怒视着前方。

  男子用身体遮挡住女孩,他与它的眼神激烈碰撞。

  虽然样貌似乎有些奇特,但不会错了。

  是它,白速龙王。

  战斗往往不会迟疑,刹那间,白速龙王脚下的钩爪已经踏在男性猎人的大剑上,脚下的利刃,在剑身上留下道道爪痕,踩踏的力度也迫使他后退了几步。

  还未能站稳脚步,攻击却再一次袭来,他没有躲闪,再一次拿起大剑用剑身阻挡住攻势。

  他不能躲闪,更无法再向后退却,因为在他的身后,还有一个呆立在那里的柔弱姑娘。

  身躯有些发红的白速龙王再一次跳了起来,它显然比他以往遇到过的白速龙更加的凶狠,攻击接连不断的袭来,让使用着笨重武器的他毫无还手的空隙。

  嗖——

  那是划破了风的声音,一支利箭从他的身后离开了弓,在他的耳边低语,然后飞向前方。

  白速龙王似乎想要躲闪,它笨拙地扭动着身子,利箭却依旧划破了它的脸颊。

  「不过是一只白速龙而已,我...我也可以战斗!」

  她大声的冲着男性猎人说着,她的行为也为她做出最好的辩解。

  男子欣慰的笑了,他提起剑,冲向了那只因擦伤而变得更为愤怒的白速龙王。

  男子冲上前去与它纠缠,而女子则在稍远处用弓箭进行干扰。配合虽称不上完美,但却也使这只长相奇特的白速龙王吃尽了苦头。

  又一发利箭射中了它的身体,那是它的背脊,那个闪烁着妖孽般气息的地方。

  吼啊啊——

  白速龙王的吼声变得有些奇怪,仿佛是愤怒的,又像是歇斯底里的呐喊声。

  它的眼神也有了一些变化,那已经不再是因愤怒而凶猛的眼神,在那布满了血丝,变得通红的眼神里,写满了恨意。

  速度似乎更快了,而它这次的目标不再是拖着笨重武器的猎人男子,而是已经将弦拉开了的,女性猎人。

  嗖——

  箭又一次离开了弓弦,并非是单支箭矢,而是并排在一起的三支,它们在从她手里挣脱出的那一刻,便笔直的飞向它们面朝的方向,突破空气阻力,突破重重风压。它们只会朝着弓指向的方向,消失在云端的远方。

  她射偏了。

  在白速龙王扑来的刹那,惊慌中的她不知将弓指向了何方,她惊慌的蹲下,用手护住脑袋,将身体缩成一团。

  高高跃起的白速龙王就这样从她的头顶越过,它锐利的脚爪,仅仅斩下她的一缕发丝。

  它转身再一次冲向蹲在地上的女子,这次它要用它锐利的牙齿撕碎她的喉咙。

  吼啊——

  又是硬物抨击金属的声音,尖锐的牙齿不偏不倚咬在在了大剑之上。

  「不会让你伤害她的!」

  手持大剑的男性猎人再一次,站在的它的面前,巨大的剑身犹如一个屏障,保护着身后的二人。

  白速龙王再一次攻了过来,可这次它未能如愿,沉重的大剑从空中劈砍而下,它躲闪不及,被狠狠地击飞出去,这强大的攻击落向地面之时,也爆发出沉重的响声。

  雪花飞溅,击起的雪像雾一般飘荡在四周,纯白色的,美丽的雾。

  锐利的风将这份美丽划开,转动着身体而甩来的尾巴,沉重地拍打在大剑的剑身上。进攻远远没有结束,紧接而来的是它那血盆大口。

  尖锐的牙齿也落空了,男性猎人猛地向后跃起,躲开了这次夹带着冰雪的咬击。

  当然,进攻依旧没有结束。

  白速龙王高高跃起,用锐利的脚爪扑向那个才刚刚落地,脚下还未站稳的男性猎人。

  脚爪碰击着金属,男性猎人灵活的驱使着大剑,但脚下的雪却让他难以站稳脚步,他向后退了几步,然后跌倒在地。

  尽管跌倒在地,男性猎人的大剑依旧是一个不小的威胁,白速龙王转过身,愤恨而变得鲜红的眼神仿佛要渗出血来。它死死盯住身后的那个,无力反抗的家伙,那个弱小的女性猎人。

  吼啊啊~——

  它扑了上去。

怪物猎人OL黄速龙王

 

箭矢划破它的脸颊,可它却丝毫不会在意,它只是一股脑的向前冲,冲向那个手持弓箭的女子。

  又有一支箭飞了过来,这一次她似乎坚定了许多,或许是身为猎人的自尊吧,她也想尽可能的为狩猎多做些事情。

  脸上又出现了一道伤痕,鲜血从伤口向外渗出,这一次似乎比之前几次更加精准,可它没有停下。

  距离越来越近了,白速龙王在雪地中也依旧迅速,脚下那引以为傲的脚爪再阳光下映着光耀,它高高跃起,用它最拿手的攻击,向她突进。

  似乎是早有准备,她身体稍稍后倾,将早已张开的弓对准天空,而后纵身一跃,身体瞬间跃出数米,她落在雪地中,脚下虽有些湿滑,却并未影响到站立。

  白速龙王的攻击扑了个空,它的双爪深深刺入她原先站立着的雪地中。

  距离又一次拉开了,可她却没有再一次将弓箭对准这只灵巧的白速龙王,反而朝着空中连续射击。

  愤恨的红色瞳孔中并未出现任何其他感情,无论它的猎物做出何种无法理解的举动,它也仅仅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其撕碎,捕杀。

  直到...

  不知从何处落下一个木桶形状的物体,它的下落速度非常快,仅仅能看到一丝下落的轨迹,或许是好奇吧,白速龙王也紧盯着这个从未见过的物体,直到它接触地面。

  BOOM——

  在它接触地面的瞬间,爆炸发生了。

  爆炸从脚下开始延伸,率先吞没了它引以为傲的机动力,爆炸力延伸到肢体,炙热的火焰也一并将其吞噬,虽然只是最小范围的爆炸,但也使得它的肢体受到些冲击。

  立在地面的脚爪有些难以行动,或许是爆炸的高温对它的皮肤有些许灼伤。在这严寒之中它的皮肤渐渐熟悉了寒冷,却唯独对热度没有半分抵抗。

  吼啊啊——

  剧烈的咆哮声回荡在山谷里,瞳孔几乎变成腥红般的颜色,它怒视着前方,那个...?人?眼前的女性猎人早已不见了踪影,或许是已经趁着爆炸产生的间隙逃向一旁。

  它寻找着,转身寻找着她的身影,可它看到的却是另外的东西。

  BOOM--

  它的脚下再一次传来爆炸的声音,而爆炸的浓烟则遮挡住了它全部的视线。

  箭矢不知从何处飞来,它们在发出声响的瞬间便钻进了这滚滚浓烟之中,而在这之中传来的,只有它阵阵哀嚎。

  已经不知是第几次爆炸的响声了,小规模的爆炸一次又一次从空中降落到它的身上,还不仅仅如此,伴随着爆炸的,还有周围射来的利箭。

  白速龙王的挣扎有些停止,它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健壮的双脚奋力向后一跃,它的眼神中看到,眼前的雪地已被砸出一个大坑,一把厚重而坚硬的大剑深深插入地下。

  「嘁,乖乖受死不就好了。」

  男子傲慢的扛起大剑,轻蔑的看着眼前伤痕累累的白速龙王。

  体内的鲜血有些燥热,似乎想要冲破皮肤一般,原本微红的肤色瞬间变得通红,而其背部的妖异气息,暴躁的摇曳着。

  速度有些异常,原本奄奄一息的白速龙王,瞬间便冲破了大剑的防守,待他回过神来,它已经来到他身后那个柔弱女子的面前。

  大剑向身后猛地一划,却被其轻松避开。

  紧接着,大剑沉重的劈砍,也再一次在灵巧的身躯前落空。

  雪花四溅,激起似云似雾般的洁白,遮蔽住视线。

  似乎出现了一个圆形,像是个雪球,它从雪幕中穿过,触碰到猎人身体。

  身体忽然间变得僵硬,变得像被冰冻一般,他不禁打了个冷颤,身体仿佛已经失去了知觉,他裹紧了棉衣,尽可能的运动着,企图使身体变得温暖。

  他没有注意到,背后有一张血盆大口,已经悄然张开。

  嗖——

  一排箭矢从它面前飞过,它的动作停了下来,已经张开了的锐利牙齿并没有撕咬过去。

  啊啊,还有个碍事的家伙。如果可以听懂它的语言,说不定这家伙就在这样讲吧。

  白速龙王的眼神里仅剩下厮杀,它的速度提升至极限,近乎疯狂的逼近女性猎人。

  速度比之前更快了,女性猎人再次施放出「吊射」,落下的爆炸物却被高速移动的白速龙王轻松避开,她只得连续向后跃起试图避开它的这一次冲锋。

  她还在不断的移动着,可它们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小、

  白速龙王从不远处向她扑来,再一次向后跃起,她似乎试图避开攻击,但这次却没那么走运了。

  重心有些不稳,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她在落地的一刹那便失去了平衡,栽倒在雪地里。

  白速龙王顺势扑了上去,他们四目相对,她已经可以明显的看清楚它眼神里的每一条血丝,也能清楚的听到那短促的喘息声。

  有什么温暖的液体滴在她的脸颊,顺着脸颊滑落至一旁的雪地里,此时的白速龙王就像一只饥饿的狼,垂涎这身下的猎物。

  此时已经容不得再思考,她距离死亡仅有一步之遥。

  身下的箭筒中还有剩余,她没再思考什么,只是随手抓起一把箭矢朝白速龙王的脑袋刺去。

  与此同时,白速龙王也无法忍受食物的气息,锐利的牙齿早已迫不及待的发出声响,它咬了下去,目标似乎是那似雪一般洁白的脖颈。

  风更加的冷了,男性猎人的身体依旧充斥着被冰雪覆盖般的寒意,他挪动着僵硬的身躯,注视着眼前的惨状。

  在她的脚边,一个渺小的玻璃瓶不断地摇晃着,从那瓶口滴落的液体,鲜艳而且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