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资讯


怪物猎人OL辅助《怪物猎人OL》微小说之寒风为终局开幕

作者:admin 点击数: 时间:2016-10-29 12:26

怪物猎人OL辅助《怪物猎人OL》微小说之寒风为终局开幕

  怪物猎人OL辅助交流群519027114 怪物猎人OL窗外依旧阴雨绵绵,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雨水味道,此时的梅杰波尔坦城正处在由炎热到寒冷的季节变化中,或许是这雨来的太过突然,街上还能看到冒雨奔跑的行人,以及在摊位上慌忙收拾的商贩。有些人倒是毫不慌张,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站在屋里。

  那是一座巨大的类似城堡的建筑,是梅杰波尔坦城中象征着富贵与繁荣的地方,它耸立在繁华的商业街中央,周边的其他建筑,都在它的光辉下显得暗淡。这里也是商人云集的地方,各处的商人、行商都会优先将其最优质的物品呈现在这里,为的就是在这遍布了铜臭味的地方争得一席之地。当然来来往往的人中也不乏高贵的绅士、老练的猎人,当然偶尔也会有一些运势不错,意外收获了大自然奇妙的馈赠,急于闯入这片狡诈地区的年轻猎人,他们或许技艺高超,轻轻松松便能解决掉不少怪物,但恐怕要在这里吃上一些苦头。

  不过这些人在他眼里都一样,不论是追求财富的商人,还是痴迷于珠宝兽骨的王族绅士,又或者是驰骋于猎场的强壮猎人,他们都没有什么区别。

  宏伟的建筑物敞开着它的大门,巨大的门板也有着几人之高,穿着整齐的他站在门旁最后一层阶梯上,屋檐将雨滴阻挡在更远的地方,他的眼神注视着每一位奔跑着的行人,慌张、抱怨、或是夹带着愤怒与谩骂,无数表情在他的瞳孔中闪过,嘴角有些轻微的颤动,他不屑的向门外瞟了最后一眼,时间已接近傍晚,今天或许不会再有客人来了。

  雨水溅在衣袖上,他轻轻甩了甩手臂,转身走向屋内。

  在大雨中狂奔的人们,他们各自朝着家的方向奔跑,沉重的脚步踩踏在地面积水上,水花溅起钻进他们早已湿透的鞋袜,衣物早已紧贴着肌肤,雨水不停地拍打在他们的脸上,视线也因这雨而有些模糊了,因此偶尔也会出现行人互相碰撞的情况。但他们丝毫不会在意,只是立刻站起身来,继续向家的方向跑去。

  街道上没有了以往的吵闹声,但却因这突如其来的雨而变得嘈杂,雨水击打着屋檐、门窗、地面,也击打在人们的身体上,这些声音与人们沉重的脚步声混合着,回荡在街道。这份嘈杂却也并未存在太久,便仅剩下雨滴的独奏。

  啪嗒...

  天色稍稍变得有些阴暗,积攒着的云也有意向下挤压,雨水倾泻而下,仿佛要将这座美丽的城市淹没。

  啪嗒...

  听,那是什么声音?

  夹杂在风雨的交响乐中的那个既不搭调又有些熟悉的旋律。

  啪嗒......

  那个声音再一次传来了,但与之前好像又有些不同,这次的他还携带着其他的声音。

  啪嗒...啪嗒...啪嗒...

  声音变得急促,又似乎越来越近,伴随着他的那个奇妙声响,混合在风雨的乐谱中。

  啪...

  声音停住了,他停在了目光得以触及的地方。

  雨依旧在大门外疯狂的肆虐,像鞭子一样疯狂抽打在房檐上,刚刚才从暴雨中逃出的男子此时就站在门前的最后一层阶梯上,他摇晃着沾满雨水的盔甲,发出金属般清脆的响声,同时也将雨水洒进屋内。湿润的头发耷拉下来,紧贴着面部,遮盖住眼睛。

  穿着整齐的男子转过身,脸上露出极度厌恶的表情,他缓缓向他走去,在距离对方数米处停了下来,或许是还没能注意到吧,身着盔甲的男子抖动的幅度略微有些大,盔甲上附着的雨水随着力量的驱使洒落在他的身上。

  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厌恶,他从口袋中抽出一条手帕,擦拭着自己整齐的衣物。

  手帕被随意的丢在地面,他的目光锁定在对方的脸上,猎人模样的男子也停止了自己无礼的行为,用一根手指撩起紧贴在眼前的头发,隐藏在头发下面的眼睛眯成一条缝隙,仿佛闭上了眼睛。

  「喂!」

  倒是穿着整齐一副商人模样的他先开口了。

  「任务进行的如何?」

  他没有回答,只是缓缓向前走了几步,头发依旧湿哒哒的从额头上垂下,盖过他的眼睛,而他的嘴角,却浮现出诡异的弧度。

  他在盔甲旁的口袋中摸索,从中取出一块闪烁着光芒的石头,将石头递向商人模样的男子,他在口中念叨着。

  「得手了!」

  从他诡异的神情上,浮现出一丝兴奋。

  商人模样的他接过闪烁着的石头,脸上厌恶的神情一扫而空,他的眼睛紧紧盯住这块诡异的石头,眼神中也透露着光芒。

  「就是它!」

  商人捧着石头,缓缓向漆黑的屋内走去,而猎人则是紧跟在他的身后。

  才刚走出几步,商人便停了下来,他倾听着屋外的雨声,眼神落在在一旁角落里打扫的女子。

  「喂!」

  他大喊道。

  那女子着实吓了一跳,扫把也险些从手中滑落。

  他用手指冲着她指点了几下,女子则是立刻向他鞠了一躬。

  「是!黑石会长。」

  她慌忙的跑向一旁,而这名为“黑石”的男子与他身后的猎人,悄无声息隐入漆黑的屋内。

  啪——

  大门关上了,它拉长了自身发出的沉重声音后,封闭了入口。

  屋外依旧高呼着风雨的交响乐,敲击着壁,抽打着窗,然而在此时这声音却显得格外洪亮,因为,城市间赋予了它足够的宁静。

「呜哇!」

  一个男人的呼喊声回荡在被冰雪覆盖着的山峰之上。

  他从纯白中钻出,跌跌撞撞地移动在极寒的山顶。

  风呼啸着掠过他的身体,渗入他的皮肤,涌入他的骨髓,再如同针尖般冲破体内重重阻碍,将气力带出身体,一扫而空,这是它的一贯作风,既迅速,又贪婪。

  夹杂着冰霜的寒风好无顾忌的吞噬着他身体中仅有温度,肌肉开始痉挛,他浑身抽搐着栽倒在雪地里,额头撞向地面,手臂却丝毫无法支撑,关节的僵硬程度宛如死尸,此时他体内的水分似乎都是为了结成冰而准备。皮肤被冻得通红,就像被冻伤的皮肤会体会到热意一般,此刻的他拥有着前所未有的温暖。眼角流出的泪水凝结成冰,粘连着上下两层眼皮,鼻腔也已经完全无法呼吸,他的每一次喘息都在折磨着自己,吸进的空气仿佛是块状,气管像是被冻裂一般疼痛,大脑完全无法思考,连生存的本能都被冰雪掩埋,意识逐渐模糊,再无站起来的可能。

  等待着他的结局很简单,那就是死亡。

  不论他的痛是来自于体内,或是来源于肌肤,它都感受不到了,在他那身体中流淌着的血液停滞之时,心脏也停止了跳动。他仅仅用那轻飘飘的灵魂钻出这幅无用的驱壳,化作一缕白烟,被狂啸的风刮回那无尽的轮回之中。

  尸体躺倒在纯白的积雪中,渐渐没过了头顶,他被覆盖,被自然吞噬。寒风尖啸着,为它的壮举庆贺,再也没人能知道,他在这白雪皑皑的山峰上,为何衣衫褴褛,为何遍体鳞伤。

  一个黑影出现在风暴中,风暴席卷着雪花,用它惯用的姿态袭击这个生物,黑影毫不动摇,寒风完全不能伤它分毫。黑影依旧注视着躺倒在雪地中的尸体,宛如利刃般的尖锐硬物在冰雪中晃过,刺入这片雪地,刺入埋藏着的脖颈。

  风依旧在山顶呼啸,血液也未能从脖颈喷出。也对,这仅仅是一个冷冰冰的肉块罢了。

  ——

怪物猎人小说

  「肉块?」

  两名猎人站在山坡上,一个类似猎人营地的地方。

  「对啊!」

  说这句话的是一位紧锁眉头的女性,棉衣臃肿的缠绕在她的身体上,虽然面容姣好但却无法轻易看出她的身材,她此时正愤怒的指着一旁的补给箱,冲着眼前的男人大声喊叫。

  「就是放在那的肉块,你竟然全部吃掉了!」

  男性猎人的目光似乎与她灼热的眼神撞个正着,不过他立刻便移开了视线,他那满脸随意的表情似乎是承认了这个事实。

  「不就是一块儿肉嘛,对不起咯。」

  轻佻的道歉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女性猎人的脸上挂起了女性生气时招牌性的表情。脸部微微隆起,眼神也严厉的盯着眼前的他,像极了一个生闷气的孩子。

  男性猎人看着她的表情,也像平常男性一样耸了耸肩,表现的毫无抵抗力。他将手在女性猎人头上轻抚着,还刻意拨动着她的头发。

  「好啦,别生气了,再烤一块给你。」

  男性猎人取出行囊中的生肉,放在篝火上仔细的烹饪,他突然间展现出的认真态度,也让她的表情缓和了许多。

  「嗯!」

  她满口答应着,灿烂的笑容又重新挂在她的脸上。

  显然这两名猎人,是对情侣,他们是来狩猎的。

  几乎相同的两套棉衣臃肿的缠绕在他们二人的身上,或许这是在这雪山之中,最有效的御寒方法了。

  吊桥在山与山之间摇摆着,随着山顶的寒风,向两侧小幅度摆动,虽然看起来挺可怕的,但似乎比想象中更加牢固。

怪物猎人OL辅助

  从山脚下仰望,山顶正处在云与风的包围中,风夹带着纯白的冰霜,与云混杂在一起,为山峰涂满了洁白。

  「看起来就很冷啊。」

  女性猎人仅仅是望着山峰,就仿佛被寒风吹过,她双手抱在胸前身体不住颤抖。

  强壮的臂膀从身后勾住她的脖颈,将她一把拉入怀中,男性猎人将他的下巴压在她的头上,手中拿着的瓶子装满了红色的液体,他拿起瓶子在女孩儿眼前晃了几下,瓶中的液体也随着摇晃起来。

  「喝了这个就能暖和点哦。」

  她从怀抱着挣脱出来,一把夺过眼前的小瓶并把它揣进口袋里。女孩儿红着脸,脸上的红晕宛如情窦初开。

  「现在喝掉还太早啦,我...我还能忍得住。」

  男孩儿也无奈的耸了耸肩。

  「没办法,随你咯。」

  一路吵吵闹闹,比起狩猎,这二人看起来更像是出门游玩的年轻男女一样,只是男孩儿背着一把笨重而坚固的巨型武器,女孩儿则是将弓提在手上,反复擦拭着。

  位于梅杰波尔坦城西部的这片巍峨群山,被称为喧嚣群岭。风肆无忌惮的叫嚣着,从山顶笔直向山下俯冲,它所携带的冰雪,在还未能触及地面之前便融入山下这一片温暖之中。风也变得温和多了,但却依旧能听见山顶狂啸不止的声音,而在那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些其他的东西,一些另类的声音。

  山下的温暖无法与严寒抗衡,走在上山的路上,用不了多久,就会触及到这片地区寒冷的面貌,而当他们的双脚踏入雪地的那一刻,狩猎便已经开始了。

纯白色伏在地面,却未能完全将其覆盖,依稀能见到一丝难以抹去的绿色,在这山中的许多平坦地面上,遍布着这样的景象。四周全是乳白色的山峰、悬崖或是一些高台,它们将这片土地包围起来,几乎将这里隔绝。

  两名年轻的猎人渐渐步入这片区域,这里已经没有了山下的那股暖意,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寒冷,尽管肉体被棉衣紧密包裹着,却依旧能感到一些不适。

  越向高处风愈寒冷,棉衣所能带来的温暖已远远不足以使身体舒适,相反的,行动变得愈加困难。女性猎人身体有些颤抖,嘴唇也微微蒙上一层雾色,提着弓箭的手有些难以忍受了,不自觉伸向口袋。

  「啊~活过来了。」

  红色的液体从小瓶里灌入口中,一丝红色顺着嘴角留了下来,身体变得温暖些了,脸上也泛起红晕,刚刚还显得有些苍白的嘴唇立刻变得红润起来,她的身体微微一抖,能量似乎从体内涌了出来。

  她脸上满足的表情证明了这个补给的功效,这可是猎人为了抵御严寒而制作的特效药。

  空瓶被随手扔在地上,她一脸得意的盯着还有些瑟瑟发抖的男子,并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她脸上的笑意,似乎是在嘲笑着这位想要用意志来抵御寒冷的男人。

  「明明已经很冷了,你还要硬撑到什么时候呀。」

  女孩一只手提着弓,另一只手伏在嘴旁,修长纤细的手指轻轻擦拭着嘴角,也将笑容掩藏起来。

  男孩儿的眼神中闪过鄙视的神情,但那样的眼神只出现了一瞬间,便消失在寒风中,就在两人眼神交替的那一瞬间。

  似乎还是被察觉到了,脸上的笑意消失,她立刻鼓起嘴巴,做出一副生气的模样。

  「你那是什么表情嘛,我可是为你好...」

  男性猎人的表情忽然间变得严肃起来,似乎在警惕着什么。

  「嘘,你听周围是不是有什么声音?」

  「什么声音啊?我怎么没听到,你不要岔开话题!」

  女性猎人生气的看着满脸严肃的他,抬起头向四周瞟了几下,依旧气冲冲的盯着他。

  嘎噜...

  「咦?」

  女性猎人神色有些慌张,显然她也听见了周围那些不对劲的声音。

  「这...这是什么声音啊?」

  女性猎人的脑袋里回忆着以往遇见的怪物,她回忆着,但仅仅是走马灯一样的闪过,脑中几乎是一片混乱,她似乎还没做好准备。

  她好像依旧有些慌张,拿张开弓箭的手都还不住颤抖,之前神气的模样完全消失不见,她只是慌乱的环顾着四周,但却看不到任何不寻常的迹象。

  不对!她似乎注意到了悬崖上的一些变化,目光紧锁在纯白色的岩壁上,原先空有一片洁白的悬崖上,竟多出一些似乎是木质的图腾。

  纤细的手指抓起一支弓箭,只听到嗖的一声,利箭划破了风的声音,它精准的插入图腾之中。

  图腾摇晃了一下,向后跌倒在雪地中。

  似乎并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她稍稍有些送了口气,周围依旧安静的只能听见风的声音。

  「好像是我们太紧张...」

  安静,是短暂的。

  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奇怪的叫声从高处传来,与之伴随着的是类似战鼓敲打般的巨响。一个又一个的图腾状木板从雪地中探出头来,不仅是高处,就连附近的雪地中也出现了相同的东西。

  这些图腾形状大小完全不同,有些很小,似乎是圆形,有些却像盾牌般巨大,还有的则是像是舞会中常出现的面具一般。它们出现在雪地中,一动不动的立在那里。

  她更加慌张了,那些一动不动的奇特图腾,只会为她徒增恐惧。

  她果然,不是一个合格的猎人,她只是来陪同男友旅行的。

  手中的弓箭举了起来,紧绷的弦上似乎搭了四支箭,她慌张地扭动着身体,时而瞄准右边,然后又再转向左边,却迟迟未松开拉开弦的手指。

  「冷静点,我们好像踏入奇面族的领域了。」

  男性猎人已经不再觉得寒冷了,似乎将早已将热饮喝了下去。紧握着大剑的双手丝毫没有颤抖,坚定的眼神扫视着四周每一个图腾。

  「啊?」

  大脑极其混乱,她已经紧张到无法分辨眼前形式的情况,果然对一个刚升为猎人的女孩儿来说,进入雪山狩猎似乎是太困难了,起码男孩此刻是这么想的。

  她似乎根本没有听见男孩对她说的话,反而好像更加紧张了,拉着弓箭的手指已经冒出汗来,同时不停地颤抖着,搭在弓上的箭矢,似乎随时都有离弦的可能。

  「冷静点。」

  男性猎人似乎注意到了她的异常,他不断地要求着,试图让她冷静一些。

  呼啸的风掺杂在声音里,这使他发出的声音几乎无法传达到另一个混乱的大脑里。

  「冷静点!」

  似乎变得有些不耐烦了,他严厉的要求着这名涉世未深的女孩,可他没有想到,这会成为了压垮她紧绷神经的最后一棵稻草。

  手指轻微有些乏力,四支打磨锋利的箭矢挣脱了束缚般冲破女孩手指的控制,风在它们的面前显得无比的微不足道,风被划成两截,发出致命的哀嚎,四支箭不偏不倚射中四个不同的木质图腾,三只瘦弱的图腾应声倒地,只剩下一个巨大的盾牌状图腾。

  它向后稍稍有些倾斜,然后站了起来,短小的四支出现在二人的视野中。

  接下来是一只,两只...无数个图腾后出现那矮小的身影。

  「嘁。」

  男性猎人发出无奈的声音,但他坚毅的眼神始终没有改变,明亮的眼眸中闪过一个个短小的身影,它们拿起不同的武器,从四周源源不断的向这边冲来。

  这不是谈判能解决的战斗,无论是对于猎人,或是奇面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