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资讯


怪物猎人OL辅助《怪物猎人OL》秘史 怪物猎人OL短篇小说

作者:admin 点击数: 时间:2016-10-24 11:55

        怪物猎人OL辅助交流群519027114 怪物猎人OL的冬天,

  无论在什么世界,什么文明,冬天总是让人心生畏惧的。

  当然例外也是会有的,在这个光怪绿林充满神奇的宇宙中,虽然仅仅是极少的一小撮,数量也能超乎我们所有人的想象。

怪物猎人OL辅助《怪物猎人OL》秘史 怪物猎人OL同人小说

  冬天是一种泛指,在这个我们未曾知晓的世界中,同样也有着冬天。然而,在这个世界中只有着两个季节,冬天和夏天。生命消亡万籁俱寂的就是冬天,万物复苏蓬勃生长的就是夏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夏去冬来,生命轮转,世界的规则在这里延续,在这里印证。这个世界的太阳与月亮高悬于天际,同存于天边,日光与月光相互辉映。在耀眼光芒间隙闪耀着的巨大星辰,如同礼服上的珠宝,星星点点的聚集成了一条横跨天间的华美舞裙,这是这个世界中无数美好传说的起源...

  在这个美丽世界的中央,有一块星球上最大的陆地,辉煌的文明从这里起步。陆地并非全部,世界上的更多地方被无边的海洋占领着。陆地是蓬勃的绿,海洋是深邃的蓝,从空中望去,整个世界都是如此的静谧而瑰丽。中央大陆上有森林河流,有火山冰原,也有荒漠死地,但是无边的绿色依然是这个大陆的主色调。原住民的城镇如同天上的星辰,星星点点般的分布在了整片大陆,其中最为宏伟壮丽的城市,盘踞在大陆的中央。近百米高的黑色城墙用沉默表达了它的不可侵犯,数十万平方米的占地诉说着他的威严。城中矗立着一座座学者高塔,锋锐的塔尖高高扬起,似乎是在宣泄知识能够刺破天际。在众多高塔之中,有一座通体黑色,如同金属般质感的高塔鹤立鸡群,其他高塔众星拱月一般守护在他的身旁。城中的最高点——高塔的尖顶处有一个巨大的生物。相较于他身边的人类,这真的是生物吗?他有这类人形的身体,却拥有尖锐的耳朵。他的身体肌肉结扎极为壮硕,仅仅是坐在宝座上,他依然有数个成年人的身高。同样的,一把远超常人体型的巨大兵器倚靠在他的左右边。仅仅是静止的依靠着,[斩龙刀]的锋芒依然让周围的猎人心生畏惧——这把刀的主人,用这把刀,斩杀了大陆上最为强大的龙类。

  他的经历已成传说,现在,他已经是一个老人了。皮肤表面已经不如曾经饱满而富有活力,深深的皱纹是岁月在它的表面刻下的痕迹。然而今天,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双手依然有力,他的双腿依然敏捷,他的咆哮,依然震天动地。他在一个极为宽敞的房间中静坐,电流和信号灯的光彩在房间中飞舞,操作器械的是一群同样年迈但是永不服输的老人们。他就坐在那里,等待着某一时机的到来,面色坚毅果敢,不因为外界的繁杂错乱而有一丝一毫的动摇。他的镇定,传染给了房间中的其他人,即使手指已经在颤抖不停,各自的工作依然不受影响。

  这座城池,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猎人向往的城池,它有一个神秘而深邃名字,叫做修雷德。而这座高高矗立的尖塔,则是整个文明的圣地:大老殿。

  大门被打开了,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想看看此时的人会带来什么消息。一个穿着华丽甲胃的年轻人进来了,与平静面容不相符的快速步伐显示了年轻人的内心不是如同表面般平静。铁靴踏在金属的地板上,所有人的心脏都似乎被“锵”“锵”的踩踏声揪紧了。年轻人冲到大长老座前跪下,他的声音不复几日前的镇定自如,也失去了他贯彻一生的强大自信。但是他仍然以坚定不移的声音说:“大长老!城门已经破了,我的人现在顶在门口,我们...我们快要坚持不住了...”这时人们才注意到,他背后的大剑早已被鲜血浸染,引以为傲的一头金发也因战火而变的杂乱失色。惊慌,如同疫病,被年轻人从门口带入大厅,在众人中快速蔓延,镇定亦如过眼云烟。

  沉默在继续,恐慌在蔓延。似乎是战场的热血还没有平息,年轻的猎人意图重返战场,为这场没有悬念的战斗献出一切。老人抬起了他的左手阻止了年轻人,他睁开了眼睛,通透而深邃,似乎自古以来的所有知识都能通过这双睿智的眼睛而传达。大长老转过头,问向他手边的一位矮小老者,如同他的脸孔一般的威严声音不紧不慢地从他的口中说出:“我们,还来得及吗?”矮小老者没有说话,抬起了双手,摇了摇头。大长老似乎明悟了什么,似是询问又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我们真的做错了吗...”

  大长老终于站起了身,足有四五个人高的巨大体格缓缓踱步到了大厅的窗前,看着昔日辉煌的文明在火焰和怪物的摧残下如同久病的老人一样艰难喘息,在胸中的千言万语最终化为一次无声的叹息...坚不可摧的城门已经倒塌,在那里能看到数不胜数的怪物尸体和猎人遗骸。在城门口倒下的怪物光是极其稀有的角龙就有整整三头,17位高级猎人和数不胜数的初级猎人为了这些怪物而丧生,然而他们的牺牲仍然没有为战局带来一丝转机,想到这里年轻人握紧了手中的武器,愤怒和不甘不可抑制地流露出来。

  “走吧”。年轻人愣了一愣,下意识地说出:“我们去哪儿?”“去我们的家乡,猎人的魂归之地!”大长老拿起了【斩龙】走向了战场。

  无双的气势携带着高亢的热血,猎人们从未如此渴望获得胜利。「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手握武器了...」年亲人看着身前那似乎从未动摇过的背影,不禁思绪出神。踏在长而静谧的甬道中,周围的嘈杂也难得的暂时远离,年轻人的思绪不禁越飘越远...

【十年前,大老殿】

  巍峨的大殿中摆放着数套桌椅,源自天地间猛兽的绘像栩栩如生地攀附在这些死物之上,为这些桌椅平添了一份狰狞与肃穆。7位代表着人类文明舵手的大人物齐聚一堂,他们看着自己手中的图纸,不言一语。还是大长老开口了,相较于十年之后,他的声音多一分温和,多一分淡然“这个图纸,真的可行吗?”

  “我们龙人工匠协会数十年的努力,他的出现能让我们改变整个世界!”七位大人中唯一的矮小龙人不禁高叫出声,手握的权杖也因激动而颤抖不已。

  “你知道实行这个计划意味着什么吗?整个世界的生物,都将与我们为敌!”【第一猎人】亚音没有抬头,用平静的声音,阐述着可怕的事实,他身侧的金发孩童不明所以,一脸憧憬的仰望着它。

  “我们已经被欺侮的太久太久了,小型的城镇往往得不到任何的保障,每分每刻都有无数人因为这些怪物而丧命受伤。猎人不是每一次都能够胜利的...”商会联盟的代表一脸沉痛,他的一个儿子刚在不久前因为一只雌火龙的袭击而身亡。

  “利用极大量的怪物素材做成的机械兵器,应该能够打败「它」吧...机械的行动速度和反应能力会不会...腐蚀和灼烧的血液会不会对他...”笼罩在黑袍下的女性不断发出只有她自己听得到的细小声响,并没有人为她侧目。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疯狂的想法是由她疯狂的大脑产生,似乎每一个杰出的科学家都有一点疯癫。

  国王一言不发,在座的诸位都是人类文明的领航员,他们的决定会引导人类世界未来的前行,每一个决定都必须慎之又慎。这一次的谈话内容,其实已经开过数次讨论会了,今天就是那个作出决定的日子。沉思良久,国王站起了身,举起左手,弯曲无名指和小拇指,行猎人手礼。“我同意进行【龙机兵】计划,开始表决”

  “附议”

  “附议”

  ......

  六双眼睛齐齐看向大长老,等待他做出这最后的决定。

  “附议”

  【九年前,文明广场】

  “看看这些!只要将资源整合,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挡住我们人类前进的步伐!”数之不尽的怪物素材通过陆路和海运的方式,从大陆各地运往修雷德科学研究院。不仅有怪物的尸体,还有不少被捕获的怪物也同样被运走。寻常难得一见一角龙,凯龙,火龙等怪物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这一年间的巨大变化让好些人还适应不过来。看着这些辉煌的战利品,人们疯狂的向猎人们挥手,鲜花和荣誉献给了这些文明的英雄。猎人们保护了人们的家园,打败了数之不尽的强敌,他们是人类的英雄,理应得到这样的待遇。每个人都沉浸于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之中,因为怪物骚扰而痛苦不已的生活已经一去不返了......

  【七年前,研究院】

  “这个月的资源收集量比上个月多了20%,是不是西方的战略成功了?”

  “恩,好像是第一猎人大人带着他的人将整个沼泽地横扫了。”

  “真厉害啊...我就没这种勇气去讨伐怪物。不过为什么以前我们没这么做呢?明明就是一群没有开化的怪物,却占领着这么多的土地和资源,”

  “要知道这可是第一猎人带出来的队伍啊,其他方向的猎人可没这么轻松。据说猎人们开始遇到怪物群的反抗了,前几天不是有成群的火龙袭击猎人营地嘛,虽然被消灭了...”

  “哼哼,希望大人们加油,沼泽电龙皮我女朋友想要好久了。”

  “啧,我想要的是雪山的白兔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搞到手了。”

  【五年前,永久冻土】

  “我已经将我的所有传授给你了,下面就看你自己的了”鲜血和残肢散落在冻土平原之上,凛冽的寒风也掩盖不了此时人们的悲恸和愤怒。第一猎人亚音的队伍遭遇了一次可怕的袭击,同行的三百位高级猎人百不存一。亚音静静地躺倒在雪地上,呼出胸中最后的一点热气,看了一眼他亲如手足的袍泽,握了握身边金发少年的手,沉沉睡去...他的身后,是来袭怪物的尸体,层层叠叠密密麻麻,上千只不同种类的怪物因为未知的原因联合在了一起,将这位伟大的猎人永远埋葬在了这里。冻土的风依然在呼啸,这一次,它带上了猎人们的悲鸣声。

  一个月后,金发少年将消息带回修雷德,举国震惊。

  【两年前,修雷德】

  “听说了吗,东边的星山堡垒好像被铠龙碾平了。”

  “好...好可怕,我们在这里也不安全吧...明明,明明这是一群畜生,却居然敢伤害我们!”

  “好像这几年我们的猎人部队一直在收缩啊,好久没听到哪里哪里大捷了,好怀念前几年啊。”

  “哪里啊,那个新晋的第一猎人叫什么来着,一头金发的,他守在古寨两年多了,不是固若金汤吗。”

  “哦哦,有点印象。对了,你知道修雷德的秘密兵器吗?”

  “你说‘那个’吗?上次远远看到一次,真可怕,简直像是用怪物的尸体拼凑造出来的,不过真厉害啊,听说仅仅一击就击败了数只大型龙。”

“我们的技术上还有缺陷,这一只是做的最好的了”

  看着仓库中的人造怪物,众人沉默不语。它的威力有目共睹,远超这个世界上任何一种兵器和任何一位猎人,强得令人嫉妒。

  “以龙骨为支架,以龙血为燃料,以龙爪为弹药。去其糟粕取其精华,这是属于人类的智慧结晶。”科学家喋喋不休的赞美着它。

  “战场上不能投放两只龙机兵,他们会因为不明原因自相残杀,我们现在空有一身本事却无从施展。我知道现在我们的情况十分不利,但是现在,我还是有一个请求。”

  猎人们知道任务来了。

  “前线战报汇报说可能有一只怪物是指使怪物成群袭击的幕后黑手,而它的身上可能存在能够指挥怪物的关键道具。没有时间印证消息的可信度了,这是我们的背水一战了。我们会集中剩下的所有力量进攻黑龙可能存在的方位,然后,我需要你们,给我将他带回来!”充满血丝的眼神中不复睿智,充斥的,只是疯狂。

  【六个月前,修雷德】

  全国各地所有的防守力量都被召回了,每个人的心中都似乎压着一块大石头。王国最后一支精锐猎人部队在长达一年的突破作战中被消灭了,这一次,没有幸存者。亚音也回来了,他继承了他师父的名字,也靠自己的实力获得了【第一猎人】荣誉。这几年间,不断的失败和战败刺激着他,他一直在思考。“我们的失败,可能是因为太过自负吧”亚音被任命为修雷德的防守队长,肩负着守护王国最后土地的重要使命。他坚定,自信,从不犹豫,但是他同样也知道,城墙和兵器,已经阻止不了那些疯狂的怪物了......

  防守的艰难超乎想象,似乎天地间的每一寸空隙都被怪物填满了。高高的城墙能够阻拦地面怪物的奔袭,但是这远远不够。猎人们在地下建造工事,在城墙上高筑炮台。成群的飞龙喷吐着火球从空中袭来,大型弩炮的箭矢由城墙上飞出,在空中划出血红的轨迹。小型怪物灵巧地躲避着箭矢,来回跳跃,试图攀爬登上城墙,大型怪物会受到大炮和猎人们的集中攻击,避免它的进攻造成城墙的损失。放置在城墙上的击龙枪频繁刺出,鲜血和尸体覆盖了城外的土地。没有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规律,怪物们可不分日夜。太阳下山,夜里的战斗更加艰难,每时每刻都有人献出自己的生命。猎人们也是人,也会害怕,也会胆怯,也想过逃跑。但是他们无路可逃,这是人类最后的圣地,他们最后的庇护所,他们会在这里将热血燃尽,在这里为人类的未来奋斗。

  六个月的时间耗尽了这个城池最后的一分活力,城门也在不久前被攻破了。这一刻,人们回想起了自己并不是这片世界的主人,恐惧如潮水般袭来,身前是死亡,身后是绝望。硝烟四起,“困兽”们在城中四处做出最后的挣扎。最终兵器也没有挽救这宛如定局般的灭亡,前一刻还在大杀四方的龙机兵,在下一刻就被天边袭来的恐怖陨石击毁。绝望的情绪蔓延到了每一个人的心中,加速了失败的产生。

  我们,已经没有胜算了。

  ...

  不过,猎人不会认输。

  亚音跟随着大长老走出甬道,手中的大剑微微颤抖,是兴奋,也是害怕。大长老那独特的身形刚一出现,就吸引了城中所有人和怪物的注意力。犹如也夜空中的一盏明灯,每一个残存的猎人都竭尽全力与大长老的队伍靠拢,他们,是最后的希望了。

  斩落附近的最后一头雌火龙,大长老回望自己身后的队伍。伤痕累累的他们脸上有战意,有坚定,有渴望,但是更多的是疲惫,是不甘,是空洞。前方的怪物们已经聚集,这是最后一次冲锋了。【斩龙】在百年间第一次痛饮龙血,大长老紧握斩龙,身上散发的无穷战意如同跳动的火焰。

  “冲锋!”

  所有的猎人大步向前,化为一颗燃烧的星辰,迎着已经汇成洪流的怪物逆流而上!

  在这一瞬,天河竟也断流!

  它旋即恢复了常态,继续奔涌向前。

  天,亮了。

  夏去冬来,四十万次日夜倒转,时间侵蚀了一切。

  锋锐如【斩龙】,百年后也不过是一培黄土,曾经高耸的城墙,如今已是残垣断壁。没有人还知道当年的修雷德的故事,人们只能靠老人口中的故事缅怀人类曾经的辉煌。自负,已经击败过人类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好像就是这里附近,当年最后决战的地方。”一个小姑娘从石壁上轻轻跳下,身上的服装不禁让人联想到学者。

  三个猎人紧张而不安地守护在她的身边,他们接受公会的委托,要保护她的安全。在靠近古遗迹的地方,他们也不敢放松警惕。

  拨开面前的藤条,面前的黑色残骸似是诉说着它曾经的不凡,残破的高塔孤零零的倒塌在地面,这是人类曾经的辉煌,曾经的修雷德......

  昔日的文明已经不在,昔日的故事也变成了传说,但是猎人的精神,一直存续着。

  猎人可以失败。

  但是猎人永远不会认输!

  说点题外话,本文源自于游戏中语焉不详的一段黑历史+小编本人的脑洞产生。游戏玩久了,就会不由自主的开始关心除了游戏内容以外的“游戏文化”。很有趣的游戏,很丰富的世界,很精彩的故事,请期待艾露保护协会为大家带来的,更多的精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