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资讯


怪物猎人OL辅助《怪物猎人OL》菲菲的梦中旅程之结束也是开始后篇

作者:admin 点击数: 时间:2016-10-18 10:56

怪物猎人OL辅助《怪物猎人OL》菲菲的梦中旅程之结束也是开始后篇

  ——「月薙」——

  怪物猎人OL辅助交流群519027114 怪物猎人OL猩红在空气中撕开一道裂缝,挥舞着的刀刃在身体附近的空气中留下斩痕,年轻猎人紧握着的太刀散发出诡异的红光,他停止了动作,身体周围的气息仿佛在向他聚拢,不,它们全都聚集在刀刃上。空气因他变得扭曲,宛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

  他压低的身体,使阳光无法照射在他的脸上,不知被阴霾覆盖的面孔下,会流露出怎样的神情。

  喘息声停止,世界陷入了宁静,时间仿佛静止一般。

  风从天空中来,它先是落在地上,卷起地面的尘土,然后调皮的冲撞着枯树的枝,连它身体对生命的最后一丝眷恋也一并夺去才肯离开,枯叶没有了风的支援,在空气中摇摇摆摆,缓缓坠落。

  大怪鸟好像做出了什么动作,它还是一如既往的耐不住性子,迫不及待的冲向猎人,或许是野兽对生的渴望,也或许是它渐渐恢复了许多,这一次的冲击格外迅猛。

  前爪猛地砸向地面,形成两个巨大的坑洞,地面也随之颤抖。

  但看猎人方面,仍旧维持那个姿势,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这只是前奏。

  大怪鸟双腿向地面用力,借由前爪的力量是身体扑向空中,它张开血盆大口,扑向眼前的猎人,欲将其撕裂。

  枯叶缓缓飘落,轻盈的变换各种姿态,有时竖直着坠落,有时横躺着轻轻摇摆。

  猎人的依旧没有丝毫动作,也感受不到任何生命的气息,就像着缓缓飘落的枯叶,如凋零一般。

  大怪鸟跳起的力量已耗尽,正利用坠落的力量张牙舞爪的砸向猎人,它的目光死死的盯住眼前的这个“猎物”。

  它的表情虽然愚钝,但眼神中似乎闪过一丝惊恐,就在它将要砸向猎人的那一瞬间,它竟做出了看似慌张的神情,但它的身体已不容再迟疑。

  咚——

  枯叶与尘土一同被巨大的冲击力卷向空中,飘向空中又向地面落下,摇摇摆摆,像是为了迎接从树梢落下的新伙伴一样。

  巨大的坑洞出现在地面,那是它下落时造成的。

  此时的怪鸟正静静趴在坑洞中央,枯叶与灰尘渐渐落在身上,它的脚爪被鲜血染红,身下的血欲渐扩散。

  大片枯叶渐渐覆盖住血液,将猩红的液体掩埋,就像是在埋葬。

  枯叶越堆越高,渐渐漫过脚爪,盖过翅膀,覆盖了身体,渐渐没过了嘴巴。

  灰尘也落满它的全身,但却没有被抖落,它们就这样与枯叶一起,盖满了它的全身。

  怪鸟的瞳孔闪烁着微弱的红光,一个熟悉的影子浮现在它的目光之中,那是陪伴它一同陨落的家伙。那是一片枯叶,一片倾斜着被斩成两截的渺小的枯叶。它高高的顶端见证了无数生命的终结,也陪伴着这只怪物坠入深渊。

  尘埃落地,漆黑送还深渊。

  它拂过微红的眼眸,落入茫茫枯叶之中,再也无从寻找。

  瞳孔沦为苍白,肉体归还大地,灵魂则堕入地狱。枯叶与尘土伴随它走向最终的归宿。

怪物猎人OL 瞳孔沦为苍白,肉体归还大地,灵魂则堕入地狱

  猎人站立在不远处,手中的刀沾满了鲜红,它们伴随着微弱的光,顺着刀刃滴向地面。

  他安静的站在原地,尘土落在肩头,也无暇顾及。他只是仔细的品尝着胜利,品味着污浊的空气逐渐淡化,嘈杂的世界再一次沦陷在寂静之中。

  猎人独自承受着这份寂静,看着天空依旧密布的乌云,空气中仍旧飘荡着腐烂的气息,他也无力将刀收回鞘内。

  手有些发抖,当然,脚也是一样。猎人瘫坐在地上,手依然抓住刀柄,刀身深深刺入泥土,他就这样支撑着身体坐在布满了枯叶的地面上。

  刀身的光芒已经褪去,猎人的口中也不断喘着粗气,眼神毫无目的游荡在各个角落,这里依旧充斥着如死亡一般的景象。

  「还没有结束么?」

  筋疲力尽的猎人口中传出沉重的声音,他已经无力再做些什么,只能仰望着穿透云层的一丝微光,默默祈祷。

怪物猎人OL 筋疲力尽的猎人口中传出沉重的声音,他已经无力再做些什么,只能仰望着穿透云层的一丝微光,默默祈祷。

  ——

  岩石的轰鸣声在洞穴内回荡,昏暗的洞穴几乎整个都在颤抖,像是马上就会坍塌一样,倒在地上的菲菲抱住脑袋,而她身后的鬼狩蛛,虽然无法从它的面孔中得知到丝毫感情,但它的身体,却显得异常慌乱,毛绒绒的脚爪不停地踩踏着地面,两只盾牌一般的前爪,则是疯狂地互相碰撞,发出剧烈的声响。

  轰鸣声戛然而止,洞穴也随之停止了震动,鬼狩蛛顾不上眼前的“猎物”转身踏入一片漆黑之中。就在那里,那里是声音的源头,那里是鬼狩蛛的归宿,是它视为家的地方,那里是充斥着漆黑的洞穴深处。

  察觉不到危险的菲菲从地面上爬起,她慌张的望向四周,在暗淡的光芒中仅仅能看到周围存在的石头,她又抬起头望向洞穴的顶部,那里似乎也是什么都没有,没有鬼狩蛛,仅仅是普通的洞顶罢了。

  菲菲松了口气,站起身拍打着衣服上的灰尘,被胸部按下的机关也早已不见了踪影,融入地面就好像普通的地面一样,无从查觉。

  可洞穴的出口在哪里呢,菲菲借着微弱的光线,在昏暗的洞穴中摸索着。

  出口到底在哪里呢?

  鬼狩蛛也不见了,菲菲仿佛是在洞穴中闲逛一样,她寻找不到任何踪迹。

  「该怎么办呢?」

  菲菲挠着头,话语中全是不满的情绪。

  忽然,她好像回忆起了什么,菲菲望着昏暗中的那团漆黑,陷入沉思。

菲菲好像回忆起了什么,她望着昏暗中的那团漆黑,陷入了沉思。

  声音好似是从那里传出来的吧。莫非偶然间打开了什么奇怪的机关?这会与逃离这个洞穴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该不会那里就是出口吧?」

  菲菲挠着头发,思考着这些问题。

  「总比在这里打转强些吧。」

  她的眼神充满了坚定,在菲菲下定决心的同时,她的身体也开始向漆黑的深处移动,身影在微弱的光线中变得越来越模糊,她正一步一步埋向黑暗,最终完全陷入。

  洞穴中的昏暗似乎变得更多了,光线越来越少,直到这也无法再被称为昏暗,而是更类似漆黑的颜色。洞穴中失去了光芒。

  菲菲踏入被漆黑包裹的洞穴深处,但这里的一切,却并不像她之前见到的那样,也不见那刻在她脑海中的那漆黑色如地狱般的景象。

  它充斥着光芒。

  洞穴被不知从何而来的光照耀着,仔细望着,空气中仿佛飞舞着如星辉般耀眼的闪光。

  菲菲环顾四周,在脑中记录着洞穴的样貌,石头、石头、石头,除去石头,仅有的就是那遍布了半个洞穴的乳白色的蛛网。

  它们铺满了每一个角落,从洞顶,到地面,在洞穴中行走,若是没有这奇异的光,轻易的便会被蛛网捕捉,成为鬼狩蛛的一顿美食。而这蛛网的韧性和黏着力,菲菲是清楚的,当她望向这些蛛网时,下意识的轻抚着自己的手臂,以及袖口,那段破碎的痕迹。

  借由这个光芒,菲菲当然也发现了鬼狩蛛的所在。在洞穴最深处的,那个本该充满了黑暗的地方,浮现出一个巨大的乳白色蛛网。它的巨大程度,是其他蛛网远远不能相提并论的,那就是鬼狩蛛的老巢,是它视为家的地方。

  菲菲静悄悄的靠近,但鬼狩蛛似乎并没有因此而袭击她,像是没有发现似的,她蹑手蹑脚地走到鬼狩蛛的身旁,屏住呼吸,在这里停下了脚步。

  她想要注视着在那巨大蛛网背后的东西,但却因为强烈的光芒而使得她无法直视。异样的光芒闪烁在她的眼神中,她看到了,在那光芒之中的东西。

  那是宛如彩虹般斑斓的色彩,充满了生命与繁荣的迹象。这是真正的光。

  或许就是它造就了这个毫无生机的世界。

  菲菲站在蜘蛛网旁,想要伸手触碰到那一团光芒,可它似乎比看起来还要遥远,她伸出的手臂还远远无法触及到那看似近在眼前的真相。

  她想要再靠近一点,或许再一点点她就能触摸到那一团光芒,但菲菲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她立刻将手从蛛网的缝隙中缩了回来。

  「好险!」她在心中默念道。

  还差一点就会被牢牢黏在蛛网上了,若是身体接触到,那她连逃脱的机会都将失去,她将失去性命。

  要怎样才能拿起那团闪着光芒的物体,菲菲的脑中飞快的运转着。她望向四周,望向地面,望向洞顶,石头、石头、石头!这里只有石头!

  大脑最终还是得出了结论,很遗憾,这里除了蛛网与石头,一无所有。而她想利用这些来接触到目标的可能性,为零。

  逃走吧,寻找其他的出路。这样的声音在菲菲的脑海中回荡着。

  逃走or前进。

  菲菲在脑海中进行着抉择,她的眼神充满了迷惘。

  逃走,或许自己还能找到其他的出路,生存下去。而冒死去获得这个无法确定是何用意的物品,想想也是太过不值。

  菲菲看着它,看着它闪烁着充满了生命气息的光芒,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光芒映照着她的背影,越来越模糊,脚步也越来越沉重,她朝向着无比黑暗的深渊,一步步迈出自己的脚步,仿佛还有一丝留恋,她回头望着那闪着光芒的物体,而它也宛如星星般眨着眼睛,但这却无法阻碍菲菲的抉择。

  她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乌云欲渐消散,阳光毫无顾忌的投射出光芒,这片犹如地狱般的大地,再一次充满了生机。

  天空是一片蔚蓝,云朵已经不知飘向何方,细微的雨滴落在每一寸干涸的土地上,令他变得滋润,空气中也飘荡着清香。

  阳光洒落在草地上,枯黄的草重新抬起头,它变得碧绿,变得茂盛,草丛中的花也展现出自己最动人的面貌。河流退去漆黑,重新变得清澈。香菇猪从草地中钻出,依偎在河畔松软的土地上。

怪物猎人OL  阳光洒落在草地上,枯黄的草重新抬起头,它变得碧绿,变得茂盛

  树木也恢复了本来的面貌,尤其是那棵千百年的古树。它茂盛的枝叶再一次回归到它的身上,为它带来了繁荣的景象。

  大怪鸟从树叶堆中爬起,它抖落了身上的绿叶,用呆滞的目光望着四周,然后拍动它有力的翅膀,将自己带向天空。

  蝴蝶在花丛中飞舞,鸟儿在丛林里歌唱,整个世界一片绿色,仿佛之前的种种都不曾发生过。

  诅咒,解除了。但这一切带来的快乐似乎只有坐在草地上的猎人才会懂得。

  隐士之森,恢复了原本的样貌。

  猎人手上用了些力气,将自己的身体支撑起来,他将太刀收回刀鞘,跌跌撞撞的向丛林深处走去。他还有没完成的任务。

  他颤抖的双手一遍遍拨开茂盛的枝叶,颤抖的双腿支撑他一次次穿过丛林,筋疲力尽的猎人似乎在寻找什么,它慌张的望着周围美丽的景色,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菲菲依旧没有出现。

  猎人瘫坐在草地上,望着眼前那个不受阳光眷顾的地方。

  「拯救了世界,却没能挽救你。」

  猎人望着眼前的一团漆黑,眼神里,充满了落寞。

人的影子摇曳在黑暗中,轮廓越来清晰,菲菲从阴影中迈向光明,眼神十分坚定,仿佛闪烁着光芒。

  她一步步逼近闪烁着光芒的物体,最终在蛛网前停了下来,眼睛盯着发光的物体,眼神中的光芒竟丝毫不输于它,这一次她没有逃避。

  她伸出手臂,从蛛网的缝隙中穿过,手臂伸的笔直,纤细的手指也向伸向那团光芒。

  还是无法触碰。

  无论再怎么伸出手臂,也依然有一些距离,菲菲将身子向前贴近,衣物几乎要触碰到蛛网。她伸直了手臂,却依旧无法触及。

  还差一点。

  菲菲再一次向前挪动,衣服已经贴在蛛网之上,她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的动作惊醒这只熟睡的鬼狩蛛。看来是没机会逃脱了,她的衣物已经完全粘连在蛛网之上,可距离却偏偏差了那么一点。

  她用尽身体的力气向前推动着蛛网,可蛛网却异常的坚韧,菲菲不仅无法做出丝毫的前进,反而让自己连同身体一并粘连在蛛网上。

  细长的手臂从蛛网的缝隙间穿过,即使她已经拼命向前方靠近,可却依旧无法如愿。

  头发、手臂、脸颊,几乎整个身体都被蛛网侵蚀,眼睛透过缝隙,注视着光芒,丝毫没有注意到身旁被她打扰了美梦的鬼狩蛛。

  蛛网剧烈的抖动着,它诉说着鬼狩蛛的不满,也充满了对菲菲的敌意。

  既然已经无法逃脱,干脆放手一搏。

  鬼狩蛛将她视为食物,腹部喷出的蛛网覆盖在她的身上,将她缠绕起来,蛛网一层层缠绕着菲菲,由腿部,蔓延到腰间,包裹着她的身体。

  手臂依然笔直的穿过蛛网的缝隙,纤细的手指不停的拨动,尝试着触碰。直到视线被乳白色蛛网覆盖,渐渐变得模糊,变得昏暗。垂放在外的手臂也好像触碰到了些什么,但那终究是些毫无质感的东西,像是被蛛网包裹,被牢牢捆住,渐渐垂下。

  纤细的手指无力的垂了下来,她似乎触碰到了些什么,但却为时已晚。

  菲菲在乳白色蛛网的包裹下堕入黑暗,陷入昏沉的死寂。

  洞穴中忽然暗了下来,光芒消失不见,仅剩下被鬼狩蛛捆绑在蛛网上,被蛛丝包裹着的球体闪烁着不一样的色彩。

  乳白色的蛛丝渐渐开始破裂,逐渐整个都破裂开。

  星光围绕着破茧而出的少女,像是在守护着她,从她的身上散发出的光芒,覆盖了全部黑暗。

  ——

  天空像是裂开了一般,漆黑的云朵变得支离破碎,如碎片般从天空中渐渐落下,可它们却无法触及到地面,在坠落途中便悄然消散。

  菲菲缓缓从漆黑的洞穴中走出,她抬起头望着,乌云消失不见,天空已经变得一片蔚蓝。

  世界正一点一点从诅咒中剥离,破碎的世界正渐渐恢复平静。从蔚蓝的天空中飘下细微的雨滴,它落在每一寸干涸的土地上,空气被滋润,也飘荡着清香。

  阳光重新洒在地面上,稚嫩的草地,鲜艳的花朵,树木生长着的茂盛枝叶,都是她不曾见过的景色。尤其是那棵千百年的古树,仿佛支撑起整片天空。

怪物猎人OL 世界消除了诅咒,菲菲也从噩梦中解脱出来,她畅快的呼吸着丛林的气息,闭上眼睛享受着自然的馈赠。

  一切都结束了。

  世界消除了诅咒,菲菲也从噩梦中解脱出来,她畅快的呼吸着丛林的气息,闭上眼睛享受着自然的馈赠。

  只是她还有一点不解,她拿起手中的圆盘,在阳光注视着它。自从她在洞穴中醒来后,便拿在手里的圆盘,上面似乎雕刻着星空的痕迹。

  但这一切都并不重要,世界既然已经被拯救,那么她也终于可以回去了吧,回到那个平淡又安详的生活。

  她看到一个人在向她走来,他的身体摇摇晃晃,跌跌撞撞的向这边前行。

  似乎很是熟悉,菲菲仔细观察着那个男子,突然间露出欣喜的神情。

  「猎人先生!」菲菲高呼着,冲着猎人摇动着手臂。

  「猎人先生!」菲菲再次呼唤着他,但好像并没有得到什么回应。

  菲菲有些生气,她先是嘟起了嘴,然后上前去想要抱住那个男人,显然她非常兴奋。

  脚下忽然间有些不稳,菲菲被绊倒在在草地上。她用手臂支撑起身体,眼神里写满了惊慌。

  「猎...猎人先生?」菲菲小心翼翼的发出声音,但却依然没有回应。

  猎人已经绕到她的背后,似乎没有看到她一样,继续跌跌撞撞的向前走着。

  菲菲又一次追了上去,想要从背后抱住他,可她却再一次跌倒在地上。

  恐惧。现在菲菲的脸上只剩下恐惧。

  「...」

  菲菲伸出手臂,她用指尖触碰猎人的背部。

  他的身体忽然间成透明的颜色,手指也穿了过去。

  菲菲忽然间想起李奥喵的嘱托,她耷拉着脑袋,眼神里充满了迷茫。

  她与他,已经不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了。

  猎人背对着她坐了下来,落寞的望着蔚蓝的天空。

  菲菲也缓缓的坐在他的身边,与他望着同一片天空。

  「世界如此美丽,却唯独缺少了你。」

怪物猎人OL 世界如此美丽,却唯独缺少了你

  他们一同坐着,从正午直到日落,再由日落到日出。

  当再一次从睡梦中醒来时,猎人已经离去了。或许他们终究没有缘分。

  菲菲揉了揉眼睛,起身回到营地寻找与她一同前来的李奥喵,可惜却并没有结果。

  无助的菲菲只得沿着来时的路,一点点在丛林中穿行。

  不知过了多久,或是在她已经筋疲力尽之时。一座繁华的城市出现在她的眼前。

  菲菲抬起头望着这座城市,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或许是太累了,她摇摇晃晃地站在原地。耳畔刚刚响起一个声音,菲菲便昏倒在地。

  脑海中隐隐约约回荡着那个男性的声音。

  「欢迎来到,梅杰波尔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