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资讯


怪物猎人OL辅助《怪物猎人OL》菲菲的梦中旅程之结束也是开始前篇

作者:admin 点击数: 时间:2016-10-18 10:52

菲菲的梦中旅程之结束也是开始前篇

  怪物猎人OL辅助交流群519027114 怪物猎人OL天空是一片晴朗,云朵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拼接成各种形状。阳光肆意挥洒,城镇里,小路上,随着微风摆动的草原,鱼儿跃出的水面,太阳都赐予他们温暖,赐予他们光芒。

  风贴着地面,穿梭在山路上,路旁的沙土被卷了进来,与落叶一起飘舞在空中,可没过多久它们就失去了力气,重新落在路旁,仿佛什么都没来过。

  风依旧不知疲倦的飞着,飞到草丛里,飞到山崖上,飞入一片茫茫的树海之中,最后它停留在一个茫然的脸上,那是一个少女美丽的脸庞。

  跟在后面的风毫无顾忌的吹过她的脸颊,带走了她的泪花。眼泪依旧在眼眶中打转,脸上泪痕才刚刚被风吹干,她只是呆呆的站在草原上,望着高耸的巨树,望着湍急的河流。

  没有人认识她,她也不再记得任何人。

  风依旧不停地拍打在她的脸颊,一遍又一遍地吹去脸上的泪珠,或许是阳光太过刺眼,也或许是风儿不懂温柔,她望着美丽的景色,但泪水却模糊了双眼。

  ——

  眼前是漆黑一片。

  厚重的云朵像是在不断下沉,仿佛随时会坠落,它挤压着森林中的空气,这使本就掺杂着令人作呕气息的空气,更加令人难以呼吸。

  厚重的铠甲包裹着年轻猎人的身体,仅有面部是裸露在外的,汗珠从脸颊滑落,滴在盔甲上,没有声响也不留痕迹,它只是随着重力继续向地面落下,最终融入早已湿润的地面。

  即使闷热的空气正侵蚀他的身体,年轻的猎人也不敢有半分懈怠,他手中紧握着已经出鞘的太刀,刀刃的光芒比云层中的太阳显得更加闪耀。

  汗液不断从他的脸颊滑过,可他却丝毫没有在意,眼睛只是死死的盯住前方,那个看起来有些模糊,有些昏暗的大怪鸟。

  暗淡的色彩包裹它的皮肤,仿佛从身体的每一处都散发着妖气,火红的身躯早已变为黑色,在那诡异的身躯上最闪耀的,是散发着血红色光芒的眼睛。

  调皮的汗珠顺着眉梢滑进干渴的眼睛,或许它只是想滋润一下吧。

  眼前瞬间变得一片模糊,他下意识的将眼睛闭上,注意力也从怪物身上移开。

  地面扬起些许沙尘,土壤上像是留下了一些爪痕,既厚重,又尖锐。

  视觉渐渐恢复了正常,年轻猎人一边调整状态,一边用视觉捕捉他的猎物。

  「咦...」

  眼前是一只黑漆漆的脚爪,夹带着些许泥土,也携带着风。

  咚——

  等他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撞在岩壁上,腹部与背部的痛楚使他无法迅速站起身,他坐在岩壁旁的枯草上,他挣扎了几下试图站起,可令人作呕的空气中却传来烧焦的味道。

  年轻的猎人向前扑了出去,却依旧没能幸免,岩壁爆炸的碎石已经击打在他的身上。

  他缓缓站起身,大怪鸟却没有冲来,只是呆呆的望着他,像是望着一个弱者。

  面对怪物轻视的眼神,猎人只得隐忍,他无数次想要冲上前去一刀砍下它的头颅,只是,他做不到。他的武器,不知在什么时候,脱离的手掌的控制,正掉在了大怪鸟的脚边。

  它的口中冒着热气,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吐出烈焰一般,而猎人的眼中也闪烁着愤怒的火焰。他们就这样僵持着,像在等待对方做出什么动作。

  大怪鸟像是已经沉不住气了,毕竟只是怪物罢了。

  不出意料,它口中积蓄的火焰飞了过来,猎人连忙向侧面翻滚躲闪,火焰从他的身后划过将枯萎的草地焚烧成灰烬。

  好快!

  猎人终于察觉到了异样,但他已经无暇思考,他的眼前再一次出现了那双脚爪。

  猎人用双臂遮挡住脸部,身体却再次受到了强力的打击。

  他用颤抖的双手缓缓支撑起身体,可这次却不见了那只会发呆的大怪鸟。它正向这边冲来,用极快的速度,驾驭着风,带着杀意。

  猎人再一次向侧面翻滚,就在脚爪触碰到他身体的前一个瞬间。锐利的爪仅仅划过铠甲,留下一道浅浅的划痕。

  或许是冲力过猛,没有攻击到对手的大怪鸟显然有些重心不稳,跌跌撞撞向前跑开几步后,栽倒在枯黄的草地上。

  这对猎人来说是个绝好的机会,双手再次撑起身体,他飞奔着冲向自己的武器。

  或许大怪鸟察觉到了什么,刚站起身的它还没来得及拍打身上的泥土便紧随着冲了过去。

  猎人将全身的力气都击中在腿上,他快速的冲向掉落在地上的武器,大怪鸟也紧随其后,但显然,疯狂的大怪鸟,要比他更快。

  每一次跑动都会引来土壤的颤抖,尖锐的脚爪在地面上划出一道又一道的伤疤,尘土飘荡在空气中,仿佛静静观赏着这场竞速的比赛。

  还差一点,再向前一点,还差一步...

  猎人奔跑着弯下腰身,手指接触到刀柄,而此时大怪鸟也接触到了他。

  鲜血飞溅在阴沉的隐士之森,随着飘扬的尘土一起,跌落在地上,血液滴答作响,仿佛除了血液之外的一切都静止了。

鲜血飞溅在阴沉的隐士之森,随着飘扬的尘土一起,跌落在地上,血液滴答作响,仿佛除了血液之外的一切都静止了。

  呼——呼——

  那是沉重的喘气声,猎人沾染着鲜血站在原地,他抬着头,看着眼前的怪物。

  天空飘下了一片鲜红色的物体,渐渐飘落在血泊之中,它的轮廓看起来就像,这只大怪鸟的头顶缺少的那一部分。

  猎人依旧举着细长的太刀,可从他望向大怪鸟的眼神中,火焰渐渐熄灭,出现犹如深渊般的恐惧。

  起风了,整个场景变得更为诡异了,尤其是那只披着大怪鸟外衣的家伙。

  吼——————

  它通过怒吼声向这个世界传达,霸主来了。

眼前是一片漆黑。

  身处漆黑洞穴之中的菲菲,如今遭遇到了巨大的难关。盘踞在洞穴顶部的鬼狩蛛,正静静地盯着黑暗中的每一个角落。

  菲菲稍稍从岩石的缝隙中探出个脑袋,微微瞟了一眼便立刻缩了回去,鬼狩蛛依旧在洞穴的上方,静静地吊着,像是睡着了一样。

  被岩石包裹的滋味既拥挤又难受,身处其中的菲菲当然是最了解的,况且也不能就这样一直躲在这里吧。

  菲菲在漆黑的石缝中摸索,手触摸到一些坚硬的碎石块。

  这或许是个机会,菲菲继续收集着附近的石块,也一点点的挪动身体,她的脑袋里渐渐勾勒出逃跑的计划。

  远处的地面出现一丝声响,洞穴上方的鬼狩蛛仿佛先注意到了,它悄悄移动到发出声音的地方,仔细观察着四周。

  黑影在洞穴中闪动了一下,毫无声响的潜入了黑暗。

黑影在洞穴中闪动了一下 好像有一只蜘蛛

  呼,还好躲过了。菲菲在黑暗中小心翼翼的前行,为了避免迷失方向她扶着岩壁在黑暗中行走,无法得知这是走向洞穴的出口,还是走向洞穴更深处,她在黑暗中摸索,越陷越深。

  诡异的气息附着在空气中,密闭洞穴中独有的黑暗似乎随时都能将菲菲吞噬,她只是毫无目的的在黑暗中摸索,究竟如何逃脱,她丝毫没有头绪。

  手上接触到的是冰冷的岩壁,黑暗中看不出眼前究竟存在什么,她期望着能越过黑暗,看到久违的光芒。

  不知前进到了何处,行动在这里变得有些困难,就像袖口被什么人拉住一样。

  在这黑暗中难道还生存着其他的怪物,一想到这里,恐惧就伴随着周围的黑暗一同向菲菲袭来,袖口像是被人死死拽住,脚下也有些难以移动,在黑暗中的她什么都看不清楚,却已经被死死缠在原地。

  未知带来了恐惧,而菲菲也被这份恐惧侵蚀,她拼命的扭动身体,对方却死死拉住衣袖,双方就这样僵持着,持续了一段时间。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在远处的黑暗中也发出了些许动静,那声音就像是某种庞然大物在地面上前行。

  声音越来越近,菲菲也越来越恐惧,她用尽力气挣扎,却依旧没能从控制中挣脱。

  不知是什么刮蹭到了岩壁,也不知是什么踢开了地面的岩石,能看到的仅仅是漆黑中一个移动的轮廓。

  世界的指针毫不停歇,每挪动一步便会在钟表上发出滴答的声响,宛如告诫着人们生命正在流逝。太阳移动到了稍微高些的位置,它从云层中探出脑袋,悄悄为这个世界增添着光彩。

  漆黑的洞穴中仿佛也感受到了阳光的恩赐,它仿佛敞开着入口,迎接着光迎接着希望。

  洞穴深处当然也受到了一些阳光的影响,但却依旧有些昏暗。不过这早已不像是之前一般的漆黑,在微弱的光芒中,菲菲注视着这个洞穴,注视着自己落入的陷阱。

  眼前的一切在光线中显得异常洁白,大片的洁白覆盖了几乎整个洞窟,而这洁白的丝线,编织成无数的网状物,覆盖在前方的每一寸岩壁上。若在向前一步,她便会像蛛网上颤抖着的蚊蝇一般,成为口中的食物吧。

  光线撕破了黑暗的恐惧,但也为她带来了新的麻烦。

  恐惧依旧浮现在菲菲的脸上,她看到了,看到了那个逐步逼近的怪物,正是盘踞在此的鬼狩蛛。

  她拼命挣扎,用尽力气去挣脱被蛛网黏住的衣袖,可蛛网的粘着力非同一般,并且具有高强度的韧性,不论她怎么挣扎,蛛网依旧死死缠绕着她的袖口。

  鬼狩蛛似乎并不急于吞噬它的猎物,它依旧缓缓逼近,仿佛要将人至于绝望境地再将其吞噬。绝望真是美味,它似乎有着这样的想法。

怪物猎人OL 鬼狩蛛

  菲菲注视着缓缓逼近的鬼狩蛛,她用尽力气拉扯着衣服,可结局却如同早已定好了一样,她的努力近乎白费。

  刺啦——

  是布匹裂开的声音。

  地面的蛛网因为覆盖了灰尘而无法牢牢固定住她的双脚,当衣袖撕裂,拉扯的力量瞬间集中在她的身上,使她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险些跌倒在地。

  菲菲吃了一惊,但她很快边整理好自身的状态,在光芒的指引下迅速向远处跑去。

  反倒是鬼狩蛛,它没有第一时间追上去,而是显得有些错愕,毕竟它的陷阱,还从未有猎物从这里逃脱。

  菲菲借由这个机会与鬼狩蛛拉开了距离,但她依旧没有发现可以逃到外界的出口。

  鬼狩蛛仅仅追逐着逃跑的菲菲,它一边向这个柔弱的女孩发出冲击,一边又在地面留下粘稠的丝。

  她只是一味躲避着鬼狩蛛的攻击,毫无目的的在洞穴中奔跑,体力逐渐衰退,她的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可另一边呢,却是丝毫不会懈怠的怪物。

  「愿星空带来指引。」

  就算被至于危难之中,她却依旧信赖着星空的力量。该说是虔诚呢,还是说她有些傻,在危难之中祈祷或许并不会为她带来任何转机。

  菲菲当然知道,但她依旧这样做了,因为她是巫女。

  淡淡的微光充斥着整个洞穴,毫无胜算的菲菲或许就这样落入鬼狩蛛的口中,变为可口的食物。也或许从这一刻开始,她找到了颠覆命运的东西。

  啪——

  尘土飘荡在空中,一个柔弱的少女趴在地面上,样貌有些狼狈,好像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又或是不巧踩到了鬼狩蛛留下的丝线,总之她摔倒了。

  尘土埋藏着一块雕琢精细的石板,像是某些机关,它被菲菲压在身下,准确的说,应该是被压在胸部下面。

  这可真是一次幸福的邂逅,如果石板是人的话。

  菲菲不再逃跑,而是拍打着身上的尘土。

  鬼狩蛛已经不再追赶了。

  因为来自洞穴深处,也就是被鬼狩蛛视为家的地方,传来了岩石的轰鸣声。

大怪鸟已完全失去了原有的形态,它的怒吼声回荡在山林中,像是愤怒,更像是痛苦。

  耳朵像树叶般落在地上,锋利的刀刃划过它脆弱的耳朵,在那之上留下一个整齐的斩痕。

  血还在流,从额头一直流到地面,耳朵被鲜血覆盖,泛着红光的刀刃与这鲜血为灰白的世界增添了一丝色彩。

  空气都随着怒吼声颤动,云层也稍微挪动了一些,微弱的阳光穿过乌云,直射在它的身上。

  黯淡的气息在怪鸟身体上游动,流淌的血液凝固了,骨骼也发生了变化。前爪变得异常强壮,身体已经无法再支撑它正常直立,它像跌倒般匍匐在地上,用双爪支撑着身体,巨大的翼膜伸展开来,仿佛是在示威。而它的后腿,也渐渐变的粗壮。

黯淡的气息在怪鸟身体上游动

  黯淡的气息停住了,它停止了对怪鸟的侵蚀行为,但从效果来看,改造已经完成了。

  它再一次发出了震慑天空的吼声,这一次既不是愤怒,也不是痛苦,眼睛里闪烁的红色为其作出了合理解释,那是疯狂。

  地面的泥土被掀起,留下两个脚爪的痕迹。怪鸟跃向空中,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

  年轻的猎人早有准备,他侧身跃起,在大怪鸟扑来之前移动到了一旁。

  大怪鸟扑倒在地,震起大片尘土,红色的刀光将飘散的尘土划破,刀刃也划过它的前爪。

  刀刃划过坚韧的肌肤,仅仅在那之上留下一道连伤痕都算不上的,极浅的划痕。

  嘁,自己的攻击没有丝毫的效果,年轻的猎人砸着嘴表示心中的不满。

  攻击还没有停止,他举起刀,再一次朝着烟尘中砍下,只是这一次,他落空了。

  锐利的刀刃划过空气中的烟尘,在尘土中创造出劈开的痕迹,但很快便被尘土掩埋。

  脑中似乎传来轰鸣的声音,仿佛是猎人的直觉传来危险的警告,他在脑中浮现出这样感觉的瞬间扑了出去,年轻的猎人深深信赖着这份直觉。

  猎人的直觉再一次挽救了他的性命,就在他扑出去的下一个瞬间,一股冲力冲破了烟尘,将飞舞在空气中的尘土全部冲散,随后在那之中出现的,是它狰狞的面孔。

  冲刺力量全部来源于强壮的四肢,它趴在地上,借由四肢的爆发力向前进行猛烈的冲击。这似乎并不是在这片拥有松软泥土的场地中所该用到的招式,不论是枯萎的花朵,还是脆弱的枯树,就连地上的泥土也全部被翻了起来,它所到之处 ,近乎完全毁灭。

  刀刃划过它的后腿,就在它冲刺结束后停顿是时间,锐利的刀刃将后腿的筋肉斩开,鲜血也随之向外喷涌。

  这一定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吧,年轻的猎人心里想。

  喷涌的鲜血在接触到黯淡气息的瞬间停住了,如同凝固了一般,气息包裹着伤口,做着看上去像是在包扎一样的动作,没过多久,待黑雾散开,腿部的伤口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

  「可恶。」

  见识了各种奇怪的现象的他,已经对这些异常情况不再感到吃惊,他只是谩骂着,再一次冲向眼前的怪物。

  刀刃斩在它的躯体上,有时是爪,有时是翼,有时也会斩到头颅或尾巴,可无论斩出怎样的伤痕,都会被它治愈。

可无论斩出怎样的伤痕 这是一场持久的战斗

  疯狂的吼声再次从它口中传来,宛如爆炸般的声波向四周扩散开来,地面的泥土、草木、枯黄的树枝,在爆炸般的冲击下疯狂向四周飞散,猎人也连忙堵上耳朵,但却依旧无法阻挡声波的侵蚀。

  吼声渐渐停止,但猎人耳中的声音却没能消退,大脑已然发出强烈的轰鸣声,刺激着身体,也刺激着耳朵。他还没察觉到,有一股鲜血从耳中向外渗出。

  脑中有些轰鸣,眼前也变得摇摇晃晃,仿佛天地都要颠倒过来,他将太刀插入地面,用尽力气稳住身体。

  它又冲了过来,年轻的猎人勉强向左侧跃出,避开了它的冲击。

  视觉还有些模糊,但大脑总算是恢复了许多,但可怕的事情似乎才刚刚开始。

  世界变得安静了。

  不论是怪物冲撞发出的声音,还是刀刃砍向它坚硬背部的声音,又或者是怪鸟再一次的怒吼声,他的耳朵似乎都接收不到了。

  听觉消失了。

  他陷入了,永远的安静之中。

  年轻的猎人有些慌张,双手颤抖着触摸到脸颊,那里感受的到一股温热的液体。

  是暗红色的,轻抚在脸颊的手接触到那些液体,视觉才得以捕捉,那些从耳中渗出的温热液体,便是鲜血。

  他惊慌的看着眼前冲向他的怪鸟,眼中燃起了愤怒火焰。

  厮杀——

  在他的眼中仅剩下啊厮杀。

  他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丝毫没有避开,而是用华丽的斩击硬生生接下,虽然他的身体已经遍体鳞伤,但却也将这只凶猛的怪物砍伤了一遍又一遍。

  又是一次冲刺,又是一个刀疤, 黯淡的气息也终于有了疲倦的时候。它终于没有再次修复。

  刀刃斩在怪鸟的身上,怪鸟的齿痕也咬碎了他的铠甲。

  他几乎无法动弹,而对手也已经变得气喘吁吁,力量与速度也已经大不如前。

  它再一次对着天空发出了疯狂的吼声,可年轻的猎人却已经听不到了。

  他闭上眼睛,感受着空气的流动,感受着来自前方大地的震动,震感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他将刀缓缓拔出,沾染鲜血的刀刃散发出妖异的光芒。

  ——「月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