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资讯


怪物猎人OL辅助《怪物猎人OL》菲菲的梦中旅程之巫女小姐很困扰后

作者:admin 点击数: 时间:2016-10-10 10:27

怪物猎人OL 菲菲的梦中旅程之巫女小姐很困扰后篇

  怪物猎人OL辅助交流群519027114 怪物猎人OL晚间凉爽的风吹在脸颊,有一些舒适,有一些安详。

  树叶沙沙作响,像是演奏着安眠的曲目,她有些困了,为了不让自己就这样睡下,她只得站起身踱步在草地上,眺望着远方。

  夜深了,漫天繁星却依旧耀眼,抬头仰望星辰,沉迷于星空的美丽,她逐渐抛开心中的烦恼,同时也向星空祈祷。

  「愿世间一切安好,再无人受噩梦袭扰。」

  菲菲双手合十,像往常一样,向栖息在繁星中的神明祈祷。

  星星在夜幕中闪着耀眼的光芒,像是在回应她的期望,或许在目光所及的星空中存在着眷顾她的神明吧。

  菲菲站起身,回到供给休憩的小屋,她依旧名记着李奥喵的嘱托,所以她没有睡,只是安静的躺着,躺在柔软的床上。

  风与草木配合的融洽,它们共同演奏着安详的曲目,菲菲显然已经抵挡不住困意,她缓缓,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太、太可怕了!菲菲连忙坐起身,她用双手拍打着自己的脸颊,努力驱赶着困意,她险些就让自己陷入沉睡。

  手在眼睛附近轻揉几下,仿佛这样能唤起沉睡的眼睛,当眼睛睁开,双手渐渐放下,菲菲不由得吃了一惊,眼前的景象,略微有所不同。

  眼前不再像是黑夜,星光从天空中洒向地面,在她的眼前形成一条耀眼的道路,星辉在道路旁飞舞,游动,突如其来的光芒宛如神明的指引。

  菲菲站了起来,她伸出手接触到犹如活物般的星辉,它们也不停闪烁着,飞舞着围绕在她身旁。

  它们在菲菲的身边聚集,有些托着她的手臂,有些飞在她的腰间,它们拉扯着也从腰间推动着,将菲菲带到了光辉的道路上,这是菲菲梦寐以求的事情,这也是她第一次接受到星辉的指引。

  她没有抵抗,她仿佛期望着这样。菲菲行走在充满光芒的道路上,而闪烁的光芒也让她无法看清周围的景象,她就这样跟随着指引走进了树林。

  她做梦都期望的事情,正巧就出现在她梦中。

  而这一切都是她的梦罢了。

菲菲的梦中旅程

  夜晚的风吹在脸颊依旧无比舒适,整个森林都享受着夜晚的宁静与美妙的风,它随着风抖动,枝叶也随之摇摆,发出沙沙的声音,宛如一首安详的乐曲。

  菲菲可爱的脸上显露出一丝微笑,她翻了下身子,口中像是呢喃着什么。

  李奥喵依旧坐在不远处的草地上,望着天空的月亮,也时不时看一眼躺在床上的菲菲。它早已无法确认菲菲的状态,菲菲背对着它。

  云彩有些异样,望着天空的李奥喵当然是最先发现的,它转过头看着菲菲的背影,她已经维持那个姿势很久了。

  晚风猛烈地吹动着,树叶沙沙作响,天空中的云彩显露出更多异样的动向,它们渐渐向周围侵蚀,异动的云彩在夜空中分不清是灰色还是夜幕般的黑色,它移动着,覆盖了周围的星空。

  山路周围的草木在夜幕中休眠,它们未曾发现从山路中飘荡而来的诡异气息,气息接触到花朵,接触到树木,接触到草地,接触到人。

  有黑夜做掩盖,没有人、也根本无法看出周围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只能看到在夜风吹动下,树叶从树枝上被一点点剥落。

  落叶被卷入风的漩涡,它清扫着地面,在狂风走过的道路上,只剩下枯萎的花朵,以及落叶的残渣。

  夜幕中,一个漆黑的人影渐渐站起身来,脚轻踏在树叶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风划过她的肩头,避开了她的长发,落叶掉落的轨迹也绕过了她的衣裙。她隐匿在夜幕中像一团黑影,与落叶一同摇晃了一阵,随着急促的风,消失在落叶之中。

  夜晚变成异常安静的样子,再没有了风声,没有了树叶沙沙的响声,没有虫鸣声。树叶已经近乎全部从树枝上剥落,仅仅留下零零星星的几片,孤独的眷恋着枯萎的枝。

  风不会再扫过大地,枯黄的树叶就覆盖在仅有的草地上,掩盖住干枯的地面,掩盖住枯萎的花朵,掩盖住同为树叶的碎片,也将枯萎的自己,掩藏在其他个体中。

  地面早已没有了之前的模样,花与草已经消失在裂开的地面上,绿地也像星空一样被夺去了本来的颜色,被漆黑的夜覆盖,变成了未知的颜色,虽然看不清楚,但可以想象那一定是如死灰般惨淡的颜色。

  梦境陷落,依旧在一旁熟睡的猎人只是身边多了些树叶。李奥喵则无法在风暴中幸免,它被埋在铺满落叶的地方,被落叶深深掩埋。

  隐士之森隐于灰白的云彩,隐于枯萎的树叶,隐于黑夜。

  意外的吵闹过去了太久,久到连夜晚都耐不住性子,夜晚沉睡了。一切都归于尘土,夜晚也变的安详,它不再吵闹,之前的风暴或许成为它最后的喧嚣。

  可菲菲呢?

  她跟随着星空的指引?或是受到了黑暗的蛊惑?从她陷入梦中开始,便告别了那份她所期望的平静生活。

  诡异的山洞里,仿佛还有些意外的响声。

  它如同夜一般的漆黑,却丝毫不避讳任何响声。水滴落在石头上,响声便在四周回荡。

  人影缓缓踏入这个领域,她不受这黑暗的景象,缓慢前行,仿佛被拖拽着。

  夜还在持续,它所维持的那份宁静还能持续多久呢?或许到日出?

  呵呵,哈哈哈哈。

  黑夜笑了,用死寂般的宁静嘲笑着,它说:

  “或许到永久。”

 黑夜愚弄着人们,直到日光顺着地表边缘渐渐覆盖地面,它令人厌恶的嘴脸才有所收敛。阳光一丝一毫夺取黑夜的领地,时至清晨,它才如同露出不甘的神色,匆忙离去。

  阳光照进了隐士之森,像往常一样,照进了它的树丛,草地,河流,照进了每一个细微的角落,也散落在每个虫与鸟儿的家,太阳渴望用阳光唤醒大地的生灵,看到朝气蓬勃的样貌,听到动物的鸣叫,看到这些它每个清晨都曾看到的景象。

  即使是在清晨,阳光也显得格外炎热,如同太阳用尽力气燃烧自己,渴望获得回应一样。

  它没能如愿,它得到的,依旧是那一如死寂般的宁静。

  空气有些微凉,日光有了退缩的念头,它送出的光芒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树木拒绝了它。披着惨淡的灰,干裂了皮肤,断裂了的树枝,它只得光秃秃的站在地上,一排又一排,拒绝被看到落魄的模样,拒绝注目的光。

  花朵也拒绝了它。早已没有了色彩,散发着虚弱气息的花瓣低垂在地上,纤细枯黄的腰身也将要断成两截,仅剩下未被风吹散的寿命。

  草地呢?

  那片曾经附着着露珠的稚嫩草地,在阳光下模仿着它们夜晚看到的天空,闪烁着光辉。

  可现在呢?

  枯叶已经将地面覆盖、掩埋。弱小的它早已被击倒、被击溃,它没有接受阳光的权利,就连从枯叶中勉强挣脱而出的草,也已经无力再昂起仰望天空的头颅。

  光芒不再被接受,太阳难掩失落的神情,只得躲藏在密布的阴云中,仅透露出微弱昏暗的光。

  昏暗的光线洒落在这片土地,映出它应有的样貌,天空几乎是漆黑一片,无法寻找到太阳隐匿的地方。

  早晨是万物苏醒、是生灵醒来的时刻。可再此地依旧维持着生命的是......

  「啊~~」

  猎人从睡梦中醒来,他先是伸了伸懒腰,随后而来的是一个哈欠。眼睛还未醒来,眼皮依然紧密扣在一起,手背在眼睛附近轻揉,唤醒熟睡中的双眼。

  「......」

  枯叶从肩上滑落,落在床沿,它晃动了几下,像是尽力在维持平衡,但却没能如愿。它顺着床边滑落,在掉落在地面之前,拥抱了其他的枯叶。

  枯叶在地面上铺了厚厚一层,也散落在床边、枕边。猎人满脸都是吃惊的神色,他表现的有些不可思议,或许是哈欠,也或许是惊讶之类的,猎人坐在床上,张大了嘴巴。

  「还没睡醒么?」

  他再次揉了揉眼睛,这次的力度要比之前更加重些,猎人确定自己已经清醒后,陷入了更大的困惑当中。

  脚步踏踩在枯叶堆上,发出碾碎般清脆的响声。一片片树叶在他的脚下变成了碎末,他没有注意,只是一点点向屋外走着,

  天空几乎是漆黑一片,没有星星,更没有皎洁的月光,有的仅仅是从密闭的乌云中,透露出的一丝微弱的光线。

  看来,已经是白天了。猎人在心中默念。

  他继续在被枯叶铺满的地面上徘徊,像是在寻找什么。他的视线被堆积在一起的树叶吸引,那或许就是他要寻找的东西。

那或许就是菲菲要寻找的东西

  沉重的脚步踏在枯叶上,每一个响声就能令数十片枯叶迎来粉碎,他跑到那堆枯叶旁边,用手将枯叶扒开,在那其中的正是他所寻找的,与他一同前来的同伴。

  「喂!醒一醒!」

  猎人抓住肩膀摇动着他的身体,可始终没见反应。

  「......」

  不论猎人怎么摇动他的身体,他都依旧没有反应。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李奥喵随之缓缓睁开了双眼。

  「这里是...?」

  李奥喵也对这样的景象充满了疑惑,但他依旧显得有气无力。

  「这里是我们昨晚休息时的地方啊!它怎么会变得这么奇怪!」

  猎人显然有些激动,他对发生的一切充满了疑惑。

  「休息...?」

  李奥喵又一次发出声音,但这一次却更加微弱了。

  「对啊,这是我们昨晚决定休息的地方!对了,菲菲小姐呢,她怎么不见了!我怎么也...」

  李奥喵抓住他的手臂,看起来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它的口中闪过几个微弱的声音,随后便倒在枯叶之中。

  他还活着,仅仅是失去了意识。身经百战的猎人将李奥喵抬到床上,转身走出猎人小屋。他穿过铺满树液的山路,看着周围宛如烧焦般干裂的植物,披着如死灰一样惨淡的皮肤。

他穿过铺满树液的山路,看着周围宛如烧焦般干裂的植物,披着如死灰一样惨淡的皮肤

  他面对黑暗,依旧踏入了那片土地,那个曾经被称为隐士之森的“美丽森林”。

  猎人行进的速度很快,不久后他便来到了森林的入口,这是他非常熟悉的地方。

  虽然透露着恐惧的气息,但他依旧向前行走着,他知道此时已经刻不容缓,想要达成李奥喵的嘱托就只有尽快找到她,或是找到她所恐惧的那个“罪魁祸首”。

  猎人的眼中早已不存在恐惧,因为在那里已经满是菲菲的笑容。他无比渴望着,像个英俊的王子般出现在她的身旁,将她从恶魔手中夺回。

  他更不敢懈怠,只是因为李奥喵混睡前的那句断断续续的话语。他谨记着,他只能前行。

  思念已经支配了他的全部想法,此时在猎人的脑中不断回荡着那句话。

  「快...去...救...菲菲...」

们的城堡,伫立在美丽的森林中。它粗壮的树干使它占据了大片土地,茂密的枝叶也几乎覆盖了整片区域。花朵围绕它开放,植物大多环绕在它身旁,它像一个天然的屏障,也招来安详。栖息在旁的生物,聆听着风与树叶的交响乐,享受着安宁。

  或许再也无法享受那样的时光。

  藤蔓狰狞的披挂在它的身上,仿佛要将年迈的老树绞死,它的皮肤如同死灰,脆弱的如同轻轻触碰便会碎开一样。

  它显然已被死亡的气息侵蚀,仅剩下老者的执念支撑着最后一线生命。树枝纷纷从细微处断裂,树叶也再无对生的眷恋,枯黄色堆积如山,倚在它的身旁。

  猎人绕着树木徘徊,用手指轻轻触碰了它的身体,却散落下入石灰般的灰尘。他寻找着,依旧寻找着解除这个“诅咒”的方法,也寻觅着菲菲。

  令人作呕的气息围绕着他,仿佛整个空间的空气都不再流动,他只能忍受着,强忍着痛苦。

  「如果能有阵风...」

如果能有阵风吹过

  浓烈的气味淡化了些,风的声音划过耳边,也带来了阵阵微风。气味有所淡化,这似乎为猎人带来了些许愉悦。

  「没想到还真的有啊。」

  风愈加激烈,从上方产生的风压将他压制的动弹不得。风还在持续,压力依旧从头顶传来,猎人艰难的睁开眼睛,他看到的是一个巨大而漆黑的身影。

  风压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划过空气的声音。

  猎人紧急向侧方翻滚,与包裹着漆黑的怪物拉开了距离。

  尖锐的脚爪刺入土地,掀起大片干涸的土壤。它拍打着翅膀,降落在地上,强壮有力的翅膀煽动着,创造出风,将地面的灰尘扬向空中。

  猎人的脸上浮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这是一只他所熟悉的怪物,但现在看来却无比的陌生。浑身包裹着漆黑,却依旧能看出些许它的外形。这是每个猎人还在见习时期便会遇到的大型怪物。

  不愧是经验丰富的猎人,他之前的推断并没有错。

  猎人拔出武器,摆出战斗的姿态。在他眼前的怪物,狰狞的张着嘴巴,口中积蓄的火焰仿佛要将空气灼伤,双眼闪烁着着异样的红光,但它却是一只大怪鸟。一只包裹着灰色外衣的大怪鸟。

天空依旧如此灰暗

  天空依旧是一片昏暗,灰黑色的死寂扩散在整片森林。但下一个瞬间,尖锐的嘶吼声,划过天空划破了宁静。

  ——

  而另一边。

  菲菲身处漆黑的洞穴,而她却全然不知,她继续跟随着光芒前进,来到了陌生的地方。

  她只是信赖着星光的指引,跟随着它不断前进,直到下一秒。

  星光渐渐消散,从纯白明亮的光芒渐渐变得暗淡,再变为星星点点,变成宛如几只萤火虫般的亮光。光线缓缓消失,菲菲也逐渐恢复神智,她渐渐注意到自己所在的地方,以及身边的零星光芒。

  她终于了解到自己是在一个洞穴,也终于认清自己身处于漆黑之中,光芒完全消失了。

  她蒙了,菲菲仅仅只是痴迷于星空的引导,并未思考过究竟会有什么在等待着她。她四下张望,仅凭着透过洞穴的一丝微弱的阳光。她无法在漆黑中看到过多的物体。

  她本该寻找出口的,可她却躲了起来。

  菲菲蜷缩在石块后面将头埋入双膝,她不敢出声,更不敢有什么动静。她仅仅是屏住呼吸蜷缩在哪里。

  洞穴一侧传出摩擦墙壁的声音,从洞外穿透而入的阳光散落在墙壁上。

  漆黑中一个庞大的身影攀爬在墙壁上,它从一片黑暗爬行至另一侧的黑暗,微弱的光线仅仅捕捉到身体移动的瞬间。

  它从菲菲的头顶经过,却未能发现蜷缩在角落的女孩。菲菲胆怯的睁开一只眼睛,仅仅看到他巨大的腹部,和毛茸茸的腿。

蜘蛛巨大的腹部,和毛茸茸的腿。

  星光为她带来指引,却将她引入黑暗。怪物依旧盘踞在洞穴上方,在这漆黑的洞穴究竟埋藏着怎样的秘密?

  是危险?或是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