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资讯


怪物猎人OL辅助《怪物猎人OL》王立学士观测日记之怪物的结局

作者:admin 点击数: 时间:2016-09-12 21:10

怪物猎人OL日记结局

  怪物猎人OL辅助交流群519027114 怪物猎人OL

浓烈的烟尘飞舞在夜幕里,空气中沾染了土壤的味道。深夜的风吹动飞舞的烟尘,一层尘土颜色的轻纱覆盖在月光之中。

  山岩逐渐变得粉碎,然后倒塌,混杂了砂石,也掺着土壤。石块与尘土埋葬了纤细的身影,烟尘里高高垒起的石碓,是他的墓碑。

  锋利的太刀掉落在身旁,依旧闪烁着微光,尘土渐渐覆盖,遮蔽映射的月光。

  身旁的白一角龙,吐息的方式极为暴躁。面前一些烟尘被吹开,却又随着微弱的风再次覆盖在身上,满是血色的眼睛里充满愤怒的目光。

  灼热的目光死死扣在前方,那个因烟尘变得一片模糊的地方。怒气有所消减,布满鲜红色血丝的眼睛颜色也稍稍有所淡化。像是注目礼节,模糊的烟尘吸引了场上所有的目光,他们知道,同伴就在那里。

  握住大剑的手还微微有些颤抖,身体上的伤口还不断向外渗着血,他痛苦不只是来源于伤口,还有失去同伴的心情。

  现实毫无顾忌的将残忍交付于他,那是这个头脑简单的人无法接受的现实。

  战场上弥漫的气息,即是宣告一个人的终结。

  白一角龙颤抖着巨大的身躯,转过身,面对着剩下的几人,咆哮着,仿佛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愤怒。

  它发出的怒吼甚至无法称之为噪音,而是一股极具破坏力的力量。

  这是令大气轰鸣,让周围的一切为之胆寒的,凶暴的叫声。

  虽然身上布满了伤痕,从伤口处不断流出鲜血,但其移动的身姿却丝毫看不出负伤的影响,它扭动着脑袋,俯视着前来挑战的渺小人类。

  呜...

  想说些什么,却被颤抖的唇阻止住了声音。她取下背在身后的弓,另一只手从箭筒中抽出一根锐利的箭,箭头部分在月光下倒映出洁白的月光。

  银色的长发披在肩上,可爱的面容也看不出丝毫这个年龄少女该有的神情,她就是修妮。

  在她的身旁,站着一个满脸阴霾的“小个子”,从他的身形来看,顶多也只有十四岁左右。阴沉的脸上看不到一丝表情,像是蒙上了一层漆黑的面纱。

  无法咬紧牙关,仿佛随时都会发抖的修妮,听到了呼唤自己的声音。

  向前缓慢前行,轻盈的脚步没有一丝声响,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从刀鞘里抽出两把像是被火焰点燃的两把匕首的男孩,背对着她,头也不回的说。

  「害怕么?」

怪物猎人OL

  修妮摇了摇头,咬紧牙关使自己冷静下来。如果没办法冷静下来,那她手中的武器,将没有丝毫威力。

  男孩悄悄的接近狂躁中的怪物,浴血的战士却已经早已压制不住心中的愤怒。稳住因愤怒变得颤抖地身体,用双手握住沾染了鲜血的大剑,身体的力量传递到脚掌,带着强烈的风,冲了上去。

  因持久战斗而变得粗糙的剑刃接触到它的头角,强力的臂膀以及大剑的重量瞬间爆发在它的的头上,使它微微有些倾斜。

  白一角龙甩动身体,将身边之人逼退,它再次用强有力的双腿发力,企图撞向气喘吁吁的战士。

  嗖——

  那是划过空气的声音。

  利箭切断风的阻力,瞬间侵入了它的皮肉。可这并不能阻碍它的进攻,在它看来,即便是伤痕也无法阻止自己的勇猛。

  嗖——

  听到这个声音时,被刺穿的是它的翅膀。

  紧接着又是一箭,这一次,痛觉来源于膝盖。

  痛觉不断从身上各处传来,虽然白一角龙对痛苦的耐性非常的高,却也无法忍受箭雨般的袭击。

  它转身放弃了目标。

  使用大剑的男人已经筋疲力尽,接下来,必须专注对付这个使用弓箭的女人,白一角龙是这么想的。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却又想不到是哪出了问题,野兽的头脑思考的,便是与眼前的敌人厮杀。

  粗壮有力的双腿将速度与爆发力提升到极致,借由腿部发力,只需瞬间,就能用头角击中它的敌人。只需一击,就能令这个瘦弱的女子迎来生命的终结。

  它用简单的头脑思考着计划,但它的身体已经先一步冲了出去。

  身体不自觉向一方倾斜,白一角龙思维出现短暂的空白,或许这是它自出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滋味。随着地面的颤抖,白一角龙倒在了地上。

  白一角龙的眼神注视在远处的修妮身上,它脑中的不协调感却被它的进攻欲望抹消了。它从不顾虑,一心只想着进攻。

  从被它忽视的地方刀光一闪,在白一角龙的腿部纵向留下一条深深的伤口。

  被火焰加持的匕首附着了致命的温度,疼痛如烈火焚烧伤口。

  但一击便足以了么?

  掩藏在漆黑中的影子,刀刃闪烁着光。从刚才纵向的切痕上又追加了一道横一字伤痕,腿上被烈焰刻上了十字的伤痕,白一角龙就这样失去重心,栽倒在地。

  阴沉的脸上浮现出不详的笑容,火焰般的瞳孔闪烁着杀意。

  闪烁银光的肌肤被轻易斩裂,掩藏在漆黑中的身影迈着轻盈的脚步,回归黑暗。

  大剑在地上拖行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一股强烈的杀意渐渐走来。

  白一角龙拼命挣扎,翅膀想要支撑着地面,却被远处射来的利箭再次穿透。它再次倒在地上,庞大的身体在地面挣扎,扬起一片沙尘。

  拖行的声音越来越近,浴血的战士已经在他面前站立,愤怒令他的眼中布满了血丝,闪耀着鲜红的杀意。

 

白一角龙朦胧的视野里出现一个人类身影,身影在沙尘中显得有些摇摆,但却高大无比,像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死神。

  刀光划过漆黑的夜,划破了沙尘的剑刃随着硬物碰撞的剧烈响声,嵌入那只高傲的白银巨角。

  他将刀从它的头部拔出,经过严苛的战斗,刀刃虽早已有些变形,有所钝化,可依旧充满了破坏力。坚硬无比的白银巨角,是它的武器,更是它的骄傲,在这之上留下伤痕的人,绝对无法原谅。

  比起吼叫更像是哀嚎,随着嚎叫的声音,白一角龙挣扎地更为剧烈,他不得不拿起大剑向后撤退,以免被扭动的力量卷入。

  地上的沙土被扬在空中,形成一个纱幕,一片模糊看不清其中的境况,连修妮试探性的射出弓箭,也被烟幕吞噬。

  渐渐,沉重的踏步声缓缓向外传来,像是有一股力量从中搅动空气,但马上回归平静。

  这仅仅只是表象。

  修妮的脸色在漆黑的夜里有些不太清晰,她手中闪亮的箭却慢慢搭在了弦上。手持大剑的男子突然感到身旁有一股莫名的杀意。

  嗖——

  他轻轻向后一跃,一支弓箭插入他原本站立着的土地。他连忙转过头去,却发现修妮的弓箭早已指向自己。

  「修...」

  嗖——

  他刚要大喊,又有一支箭向他飞来,他向后连跳几步,修妮射出的箭却一直紧咬着他。

  铛——

  一声清脆的声响,修妮的箭打在他的剑身上,男子将厚重的大剑插入地面,用剑身遮挡住身体,他将头露出,冲对方大吼。

  「你干什...」

  修妮向后大幅度跳跃,并在跳动的途中拉开了弓,冰冷的目光直射在他的眼中。

  依旧是箭划过空气的声音,他连忙将头缩回大剑的防御范围,锐利的响声从他耳边划过,深深刺入土壤中。

  大地开始震动,就在箭刺入土壤的一瞬间,面前的地面开始变得不安,抖动越来越剧烈,连身处震动边缘的两人都有些受到影响。

怪物猎人OL白一角龙

  震动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爆破般的响声与怒吼声一起震慑着听觉,从震动的中心,那本该一无所有的地面下,钻出一只纯白的巨兽,白一角龙。

  石子疯狂击打在大剑的剑身上,噼里啪啦的声响不断刺激耳膜。早已逃离这个范围的修妮,脸上泛起一丝甜美的微笑。

  而真正激怒了白一角龙的众人还未发现,恶梦才刚刚开始。

  它的攻击还在继续,刚刚钻出地面的白一角龙再次钻入地下,而这次,它仅用了一瞬间便来到了男子的身后。

  土壤再次爆发出爆炸的声音,石块儿像雨点般袭击那个受伤的男子,他不得不再次拿起大剑,用剑身遮盖住全身。

  他丢失了视野,白一角龙在眼前做着什么他都一无所知,只是他的同伴,那个名为修妮的女孩儿,目睹了一切。

  她再次拉开弓,与以往不同,她这次搭上了四根利箭,随着空气撕裂的声音,从大剑的两旁划过,刺向白一角龙的身体。

  柔弱的弓箭完全无法阻挡它进攻的步伐,击中头部的弓箭也纷纷被弹开,坚硬的头骨上仅仅留下摩擦过的痕迹。

  速度与力量并驾齐驱,好似发疯般的冲撞正发生在大剑的另一侧,而他,那个侧身躲避在剑身后的男子,却没能看到什么,他只听见大剑如奏乐一般,噼里啪啦的声响。

  一切就从修妮喊出「快逃!」开始。在高声喊叫的一瞬间,她射出的弓箭从男子身体周围划过,冲向前方的白一角龙,而这软弱的冲力,根本无法阻挡它强劲的脚步,它全力的冲刺,让恶梦加快了脚步。

  修妮搭上一根细长的箭,它有着与其他箭矢不同的锐利,它被称为「秘箭」,在高等级的弓箭手中,也仅允许佩戴数发。

  将弓拉开至极致,箭的颜色逐渐由黄色变为红色,猩红的箭矢在发出光芒的瞬间从手中脱离,像划破了空间,创造出一条猩红的光线。

  它像流星般留下了鲜红色的轨迹,像附带着灵魂,无比精准。

  冲击依然在继续,可却减轻了许多,本该无惧阻碍的白一角龙,却被一根细长的箭矢夺下了速度。男子依旧飞了出去,在感受到震动以及耳边响起痛苦的嘶吼声时,他也感受到了来着剑身的巨大冲击力,他与大剑,一同飞了出去,撞向一旁的岩壁。

怪物猎人OL承受住接连不断的打击,坚硬的剑身也超出的承受范围,它与他的主人一同被抛至岩壁,也一样身负重伤。

  承受住接连不断的打击,坚硬的剑身也超出的承受范围,它与他的主人一同被抛至岩壁,也一样身负重伤。

  暗红色的液体从口中涌出,覆盖在一同战斗的大剑之上,遮盖了它已有的伤痕。

  阻断了去路的箭矢,为他们抵消了大部分的伤害,却也无法让白一角龙停下脚步。

  白一角龙的吼声没有停止,不断晃动着头部,它在这一个夜晚,多次品尝了伤痛带来的痛苦。刚刚阻断它攻击的那根箭矢,没有在它伤痕累累的腿上,也没有再一次划破它的翅膀,更没有破坏它已经惨遭斩断的尾巴,而这根细长又锋利的箭矢,在它的头上,刺破了它曾经布满了血丝,现在却血流不止的眼睛。

  每一次进攻都会增加白一角龙的痛苦,而它为了胜利,却会不断进攻,直至任何一方灭亡。

  新的伤痕再一次浮现在脚部,腿部,腹部。炙热的刀刃悄无声息的划破它的身体,新的伤痕附加在旧伤之上,当它注意到这些伤时,手持双刀的少年,已收起刀刃,隐于黑暗之中。

隐忍着痛苦,白一角龙再次钻入地下,沙土被血液黏着,覆盖在伤口上,扎入肉中的箭矢,也被砂石折断,或许这就是它的疗伤方式。

  它在地下搜索,找寻地表的人类,然后它猛然从地底钻出,虽然一再被躲过,但它依旧进行着这样的攻击。它再次钻入地下,从较远处跳出,然后,转身冲向距离它最近的人类。

  持有大剑的男子虽已经身负重伤,但只要将注意力全部放在躲避上,依旧能躲开白一角龙的种种攻击。另外两个同伴则用矫健的身手,不断骚扰,削弱这只狂暴的白一角龙。

  再次寻找着机会,只要再有一次击倒,便可以对它造成致命的打击。

  白一角龙再一次从地面中探出头来,显然它这一次的进攻也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可它却再次钻入了地下,悄悄等待着时机。

  修妮从背包中拿出治疗用的道具,想要为受到重伤的队友疗伤。

  震感就从他们脚边的地面传来,白一角龙就在他们附近从地底钻了出来,从地底爆发出的冲力使砂石都倾泻般飞向一旁,修妮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击掀倒在地。

  白一角龙的攻势丝毫没有减弱,它的每一招都充满了连贯性,脚掌摩擦着地面,爆发出速度与力量,它用尖锐的头角撞向毫无防备的修妮。

  无法躲避这次攻击,修妮闭上了眼睛。

  风悄悄在耳边流动,吹乱了头发,带回了不安的心。她感受到了一阵风停留在她的面前,还有一些液体洒落在身边,洒落在她的头发,衣襟,纤细的手指与她美丽的脸庞。

  脸上写满不安的修妮,缓缓睁开眼睛,白一角龙的巨角,就停在她的面前,可那早已不再是银白色的了。

  暗红色的巨角停在她的面前,在她的身边,一切都染成了暗红色,她抬起双手,看到的满满都是暗红色的液体,身体上也是,头发上也是,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模样。

  而在她的脚边,有一些碎掉的金属片,大块大块的碎金属,像是用来加固在某种武器上的一样。

  她的同伴,就在她面前,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跪坐在地上的修妮打从认识他以来,第一次觉得他是如此的高大,如此的英勇。

  在他的手中,横向拿着一把断裂的大剑,那是陪伴他走过千难万险的伙伴,他们彼此陪伴,彼此信赖,那是他认为的世界上最坚固的武器。

  可现在它断裂了,连同这把大剑的身体,也连同这个男人自己的身体。

  暗红色的巨角夹杂了腥臭的味道,它穿透了那个男人的身体,从那个被刺穿的洞中,不断向外渗着鲜血。

  可它还不作罢,它昂起高傲的头颅,将男子的尸体顶向空中,炫耀着它的威力。

  或许是太重了,也或许是挂在它的眼前有些碍到眼睛,它奋力的甩动头颅,想把这个男人抛出去。或许是太大力了吧,身体流失血液逐渐变得冰凉的身体,早已承受不住这样的攻击,他被轻易的,撕成两半,鲜血像四周飞溅,留在场地中的那半个身子,手中依旧握住日夜相依的那把断裂的大剑。

  嘴唇有些颤抖,修妮死死盯住满是鲜血的身体,双手也忍不住颤抖,想要抓起武器,却依旧没办法再稳住摇摆不定的弓箭。

  腿脚也在颤抖,就算只是想要支撑着站起来,也变成了一件困难的事。

  她已经无法安定下来,脆弱的心灵几近崩溃,她倚着岩壁,疯狂地抓起箭矢,胡乱朝白一角龙射去。不仅仅是精准度,就连偶尔才会射中的箭,威力也大打折扣。她已经无法再战斗了。

  白一角龙毫不理会这个已经没有价值的对手,它在寻找,寻找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敌人。

  翅膀再一次感受到火焰般的斩击,它拼命扭动着身体,却依旧没有找到那个黑暗中的人。腿,翅膀,腹部,已经断开的尾部,在黑暗中受到疯狂的袭击。

  照这样下去,迟早自己也会死在这片黑暗之中。

  虚弱的白一角龙已无心再战斗,它转过身,朝向那个跪坐在月光下,双目无神的修妮。

  它再一次发起了冲锋,尽管身体已经痛苦不堪,尽管双腿已再无余力,它忍着痛苦,用最后的力气,冲向那个女人。

  修妮耷拉着脑袋,空洞的眼神诉说着她的无奈,她崩溃了,同伴为了保护自己,被残忍地杀害在自己的面前。她已经无心再注意,那个冲向她的怪物,会将她怎样。

  黑暗中,一个瘦弱的黑影站在一角龙的头上,他稚嫩的双手挥舞着如火焰般的利刃,但这头壳过于坚硬,无法对其造成实际的伤害,黑影不再站在高处,而是用胳膊搂住它的巨角,用匕首,刺入了它的另一只眼睛。

怪物猎人OL结局

  完全失去视野的一角龙疯狂的冲击,疯狂挣扎。它在一片黑暗之中冲向了修妮倚靠着的那面岩壁。

  山体都有些抖动,白一角龙鲜红的面部已经变成一片模糊。而白一角龙,已经再无移动的可能,它完全失去力气,侧身倒了下去,卡在岩壁中的巨角也因之前在战斗中造成的裂缝,断裂在岩壁当中。

  少年被夹杂在白一角龙与岩壁之间,他所受的创伤,也同样再无站起来的可能,口中向外漫出的鲜血,宣告了他的死亡,他倒在了修妮身旁,用最后一丝力气,抚摸着,修妮的长发。

  月亮渐渐将光芒从此处移开了,它不再想欣赏这样的场景,它不想再看到,少年的手指,从发丝中滑落的场景。

  这里又化为黑暗,场中的活物仅剩下呆坐在原地的修妮,或许等到白天,太阳的光线照射到这片大地,她便会活下来,作为最后的生还者,离开这里。

  只要,她注意到,注意到那只从黑暗中悄悄走来,拖着沉重的步伐,满身伤痕的黄速龙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