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资讯


怪物猎人OL辅助《怪物猎人OL》王立学士观测日记之角龙的故事

作者:admin 点击数: 时间:2016-08-29 16:00

怪物猎人OL一只角龙

  夏季终归还是夏季,酷暑笼罩整片大地。

  居住在森林中的人们在树神的庇佑下获得一丝凉意,与海为近邻也会收到海神赐予的微风,山中的隐士也避于山神的怀抱。

  城镇中,几乎空无一人。

  每个人都避开这炙热的光芒。

  或是进山,或是投靠海洋。再或者躲进屋中,依赖科技度过难熬的日子。

  可唯独猎人,还要冒着酷暑,四处讨伐。

  你看,告示板上又贴满了悬赏令,大多数猎人在这酷暑之日比较愿意接受一些简单的委托,或是山里, 海边,丛林中的委托。原因很简单,为了避暑。

  高温会让体内的能量流失,难以发挥出常有的水准。一不留神便会送命,所以很多猎人选择避开它。

  可委托终究摆在那里,躲避只会让它越积越多,直到告示板被委托书贴满。

  猎人,究竟是为何而战呢?

  有人说为了钱。谁说不是呢,钱是生活的基本,想要提升实力和生活质量,或是仅仅养家糊口,都需要这些。

  有人说为了名声。没错确实猎人的名声也会随着他的功绩而上涨。

  也有人说为了民族,为了世界。那种为了信仰和大义而行动的好人,却也是少数。

  有一个强大的猎人踏入了猎人公会大厅,他笔直走向告示板,撕下了已经放置了一段时间的委托。

  那是一个没有人愿意去接受的委托,有可能是太难熬了吧,那个地方可是沙漠啊。也有可能是怪物太强大。

  大多数人都因为这两个因素无视了这个任务。

  可他不同,他是强大的战士。

  他执着于讨伐高难度的怪物,从很久以前便开始了。

  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强大?若是这样他已经做到了。

  那是为了变得更强么?

  曾经有人问过他这个问题,为什么会多年来从不休息,这么执着于讨伐怪物呢?

  感情这种东西在他身上像从未有过。

  听到有人发问,他仅从黑色的斗篷中,传来一句冰冷的答复。

  皱巴巴的委托书被他攥在手里,令人看不清这次他又要去狩猎哪一只强大的怪物。

  告示板空缺的一角,把他的意图传达给了每一个人。因为没人愿意接受委托而横行已久的怪物,将要迎来它生命的终结。

  ——

怪物猎人OL月景

  闪耀的月光照耀这里每一个角落,一切都显的那么安详。

  月亮高高悬挂在天上,闪烁着本不该有的耀眼光芒。

  晚风吹动沉寂的沙土,骸骨从沙堆中显露出来,然后在被沙土盖上。

  沙龙在沙漠中嬉戏,像在水中一样游来游去。或是觉得有些累了,不久后边伏在沙中安稳进入梦乡。

  黄速龙也一反白日里兴奋的模样,躺倒在柔软的沙堆上。

  月亮悄悄看着它们的睡相,一切都显得那么安详。

  这片荒凉的土地因这月亮而成名,它叫升月之地。

  在升月之地最中心的部分,是这里的霸主休憩的位置。

  那是一个仅有着狭窄入口的山洞,别说是怪物,就连相较怪物而言,更为瘦弱的人类,也必须趴在地上匍匐进去。

  身躯庞大的怪物怎么可能钻进这狭小的夹缝中,从而进入洞穴。

  它们就可以。

  升月之地不知为何颇受强大怪物的喜爱。历年来此处也有过无数个想要称霸此地的怪物。可这片土地终究不是为它们准备的。无法进入这天然的屏障成为了它们活下去的最大难关。

  强壮的怪物往往不是因为在战斗中失利而惨遭厄运,偏偏是在睡梦中被了结了一声。

  英勇的战士在睡梦中被咬断了喉咙,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其他怪物撕成碎片。

  如果是它们就没有问题。

  它们不会飞,更不会从口中吐出火焰。

  可他们却有着在这片沙漠中生存的强大能力,钻入地下,与砂石融为一体。

  它叫迪亚波罗斯,栖息在沙漠之中的飞龙种怪物。

  属于飞龙种的它却不擅长飞行,可那极强的攻击力和敏捷的身手确立了它在地面的霸权。它不容许任何人或生物闯入它的地盘,那些入侵者会遭到致命的打击。

  它也被称为“沙漠暴君”。

  确实,以它那暴躁的脾气和强大的实力的确对的起这“暴君”的称号。它守护着自己脚下的土地,守卫这片升月之地,用它头顶的那一对巨角。

  “暴君”角龙。

怪物猎人OL暴君角龙

  ——

  这一只角龙到达升月之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没有进行什么惨烈的决斗便将这片土地收入囊中。每日便是漫无目的的在沙漠中游荡,搜寻食物,以及驱赶那些不自量力的小型怪物。

  就算偶尔有自称猎人的人类来犯,它也会毫不费力的将其驱除。用它那对巨型的角。

  人类觊觎着它那对坚硬的巨角,它是知道的,它的同族有不少都被斩下双角,或是连性命都一并丢掉。可这又有什么区别呢,在族内,被斩下角,就意味着死亡。

  它丝毫没有同情过那些同伴,那只是弱者的代表。身为一个强者,绝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占据了这片区域,夺取了那天然的屏障,周围所有怪物都对它俯首称臣,连那些自称是猎人的可俩家伙,在入侵了这片土地后,也沦为那些下仆的食物。

  入侵者,再也别想回到他温暖的家中。

  在月光也触及不到的地方,它正在那里安详的度过平静的夜晚。

  在梦中,它与强大的对手互相厮杀,进攻,防守,然后再进攻。它在梦中回想起了在族群中与同伴角力的往事,势均力敌,激烈的拼搏才让胜利更加甜美。

  这些都在它那战士的魂魄中长眠。

  这安详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在太阳越发浓烈的撒发着热量的日子里,再也没有挑战者找上门来。

  它也很久没有享受到,战斗的气息。

 

它继续过着悠闲的日子,每天进行着简单的行动,只是它会用更多的时间去清理那些弱小的怪物,它也在渴望着战斗。

  每天都过着同样的日子,欣赏着同样的风景,做着同样的梦。白天炙热的太阳,夜晚明亮的月光,梦中的那一团黑影。

  时间一天天流逝,太阳也越发狠毒。日光照射在这片沙漠中,阻断了猎人的前往的道路。连小型怪物也难以见到,这使它的日子变得更加无聊。

  帝王或统治者的游戏已经玩腻了,它更加迷恋于梦中,沉迷在与不知名的黑影战斗的梦中,畅快的感觉传遍全身。那是它久久未再体会到的感受。

  这一天它像往常一样睡下了,在睡梦中的它显得很安详,它所希望的是再一次在最爱的沙漠中做自己最爱的事情,那就是战斗。

  它满怀着战斗的心渐渐进入梦乡,情况却不像它想像中那样,这次它非常的清醒。

  它还是第一次如此清醒的处在梦中,它望着周围的一切,就像是看着真实的物体一样。

  很兴奋,它寻找着那个黑影的痕迹,可却什么都没有。

  整个洞穴明亮的像白天一样,没有一丝黑影的痕迹,仅有一些石块儿和几个飞虫。

  飞虫在它面前飞来飞去,这让它焦躁的情绪被点燃,它疯狂的破坏着周围的一切,用巨角掀起砂石将飞舞着的飞虫全部砸了下来。

  这还不足以发泄它心中的火焰,石堆,墙壁,无一幸免。

  嗅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肆意破坏的它终于等来的那个它梦寐以求的家伙。

  一个黑影渐渐走进这个隐蔽的洞穴,不过它丝毫不觉得奇怪。

  它在等待着,就是在等待着他的到来,鼻孔中吹出气体,额头上留下了不少划痕,周围的洞穴是都留有它发狂的痕迹。

  黑影渐渐走近,在明亮的洞穴中,黑影格外的显眼。不这不是黑影,仅仅是披着黑色斗篷的人类罢了。

  角龙想必也感觉到了这一点,就算它的思维再模糊,也能轻易分辨出这个黑影是个人类。可这都无法阻挡它兴奋的情绪,它一定认定这就是它梦中的那个对手。

  让我体验畅快的战斗吧。角龙在心中默念。

  还没等黑影拔出武器,角龙便率先进行了攻击,像惯例一样,它的第一招总是横冲直撞。也许是角龙族的传统吧。

  它坚硬的两个巨角笔直冲向站在原地的黑影。

  这一击的力量非常的强大,强大到让整个洞穴都颤抖起来,当然,它仅仅对墙壁造成了伤害。不知在何时,他已经拔出了那把长刀,并且轻松躲过了刚才的攻击。

  细长的刀身和那闪耀着光芒的刀刃,像是专门用于贯穿敌人身体而做好了准备。

  完全不顾腿上的伤痕,角龙再一次撞了上去,结果非常明显,受到伤害的已然只有岩壁和它的腿部。

  如何在狭小的地方削弱敌人,这不是角龙会考虑的问题,它只顾着讲自己所了解的技能一股脑的用在战斗中,不管是否得当,它只想打斗。

  它已经变得疯狂。

  坚硬的巨角深深刺入砂土中,然后再将整片土壤掀起,土块掺杂着碎石一齐向这边飞来,若是普通的沙地,仅仅会将碎石掀起,可在这片土地上,它将松软的泥土一并掀起,一整块儿向那个黑影飞来。

怪物猎人OL一角龙

  掺杂着石块儿的泥土在接近黑影时碎开,巨大的角从泥土后面钻了出来。那扬砂的攻击仅仅是个障眼法,真正致命的,依旧是那凶猛的冲刺。

  依旧只有岩壁。

  碎石,土块,巨角,这一切的袭击,统统被岩壁裆下,岩壁用坚硬的身体一次一次承受着它猛烈的攻击。

  这一次是尾巴。每当他躲过一次攻击,角龙的身上便会多出一道伤痕。

  在他轻巧的跃上高空后,利用下落的力量在角龙巨锤般的尾巴上留下了一道刀伤。

  它感受不到疼痛,因为它是在梦中。

  一再的失利使它愤怒,它挥动着巨锤一样的尾巴,敲打着山洞的地面,那是黑影本该站立的地方。

  灵巧的黑影再一次躲过了猛烈的攻击,它的尾巴上再次出现一道伤痕。

  从角龙的口中发出震慑天空的咆哮,在这四周全是岩壁的洞中更是具有毁灭性的效果。可黑影丝毫不为所动。

怪物猎人OL白一角龙

  撞击,扬砂,尾锤。

  不断重复着这些招式的角龙也在不断使自己身上的伤痕增加。

  渐渐的,它已经遍体鳞伤。

  说感受不到疼痛那一定是骗人的,可它完全忽视了这种感觉。它被愤怒和战斗的欲望冲昏了头。

  它再一次咆哮起来,它知道这对他毫无作用,但它还是做了,它要用咆哮掩饰自己的疼痛。

  也许是腻了。

  这次它的身上不仅仅多出了一个刀痕。

  一刀、两刀、三刀...撕裂一般的斩击击打在它的腹部,腿部,面部。一道道的伤疤在它的身上产生。无法忍受疼痛的它用坚硬的巨角向前撞去,可黑影早已穿过它的身体,一道闪耀着白色光芒的剑气从身上划过。黑影将泛着白光的太刀收入鞘中,而角龙已经遍体鳞伤。

  遍体鳞伤的角龙选择钻入地下,速度非常快,转眼间,它已经从地面上消失。

  高傲的角龙不会逃走。

  它从自己最熟悉的地下发起了攻击,一阵沙土从地面上划过,它从地下钻了出来,快速从空中撞向黑影。

  依然是简单的闪避,但他这次没有出刀的机会了。

  被躲过的瞬间,它便转动着身体,对黑影再一次发动冲击。连续的攻击,加上那对巨角的破坏力,整个洞穴再一次颤抖着。

  黑色的斗篷没有一丝动摇,完全不受刚才那次攻击的影响。

  它的攻击毫无作用。

黑影敏捷的身手令人吃惊。

  它依然不断地向黑影发动着猛烈的功绩,可它每次都无法看清黑影的动作。

  快到如此惊人的对手,它还是头一次遇见。

  就像是幻象一般,它虽然知道这个黑影就是人类,可它却始终看不到他的长相。

  除了他手里的那把散发着白色光芒的太刀,他的身体,就连他的黑色斗篷,都不曾被风吹起过一毫。

  这次是黑影先按捺不住了,一团漆黑的影子夹带着白色光芒冲向这只遍体鳞伤的角龙,刀刃不断再它的额头上挥砍,可它却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于是,与刚才一样的一幕发生了,雪白的刀刃无数次挥砍在坚硬的头颅上,迸发出的火花渐渐将刀刃改变了颜色。

  一道光芒产生,又像刚才一样,黑影整个人穿过了角龙的身体。

  但这次,是黄色的光。

  刀刃上散发着金黄色的光芒,随着他将太刀收入刀鞘,角龙头上的一根巨角,也掉落在地上。它失去了自己引以为傲的角。

  它发疯似的撞击周围的岩壁,可却丝毫没有作用。它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像一个喝醉酒的醉汉。

  它渐渐恢复了一些嗅觉,空气中却满是腥臭的味道,那全都是血液的味道。

  黑影依旧在肆意挥砍,伤痕一个一个出现在它的身上,它开始感觉到痛,它开始感觉到身体的不适,它开始怀疑这个梦境。

  它挥动着仅剩的巨角向黑影袭击,可却没能阻止住黑影一再的挥砍,伤痕依旧在它身上产生,可它挥出的巨角,随着一道血红色的光,掉落在地上。

  它像被铁链束缚在刑场上,浑身不能动弹,任由人类的宰割。

  终于,它铁锤般的尾巴也跟身体分裂开,骨骼,皮肉被生生撕开,痛觉回荡在它的脑中。

  撕裂,不断地撕裂,身体的每一寸都被撕裂。

  疼痛让它的意识变得模糊,像小刀一样的物体划在它的每一寸皮肤上。

  皮肤被成片撕下,血肉,指甲统统被撕扯下来。

  它眼前的光景像是在某个明亮的大屋,手脚被束缚,眼前全是人类,他们的衣服上布满了血渍。

  再也感受不到疼痛,它再次回到梦里,像解除了束缚一般,肆意在沙漠中驰骋。它头上的巨角依旧坚硬,它的身体依旧完好如初。

  它永远的睡下了,再也没有醒来。

  在人类的实验台上,它被分割成了无数个肉块。

  它的皮肤,它背上的坚甲,被做成了铠甲。

  它的骨骼,与头角、尾锤一起,被做成了武器。

  还有一部分,被做成了收藏品、试验品。它的身上的每一寸都被人称之为材料,拿去了交易场。

  这是一只酣睡中的角龙。

  一个好运的猎人遇到了它,他用大量的麻醉药使它陷入昏迷。再然后,就被转交给了猎人公会,或是一些需要的民间组织。

  猎人不会在乎昏睡的它究竟去向何方,他们只在意自己所得到的那份奖赏是否得当。

  因为他们只是按照委托办事,在那份皱巴巴的委托书上写着,「生擒一只角龙」。

  带着黑色斗篷的人是谁?它无从得知,也不必知道。或许只是哪个运气好的猎人罢了。就算没有那个人也一样,总有一天它会被如潮水般的猎人击败,撕成碎片,成为素材流向市场。

  最终,被捕获的角龙没有留下尸体,没有留下骸骨,一滴血都没有留下,仅剩下灵魂,依旧去追逐它的愿望。

  它族群中的伙伴,那些失去角的伙伴,依旧在另一个地方等待着它,或许它们在那个地方能获得更加美好的生活。

  忘记争斗,忘记痛苦。

怪物猎人OL角龙

  也终有一天,市场不再需要角龙的角,不再需要它如铁锤一般坚硬的尾巴。

  或许会出现更加适合的素材吧,它的族群终于在大肆捕杀中存活了下来,也或许会被消灭。

  猎人和怪物就一定是对立的么。

  是全数消灭,还是保护一部分,保留下这个物种。

  人类还需要经过不断地探索才会懂得。

  就此先记录下来吧,每一个物种,也许在多次研究过后,某些怪物也可以像食草龙一样为人类所用。也希望后人在了解到某些怪物或野兽的时候,是通过相处,而不是书籍。

  怪物?猎人?今后将走向何方。

  ——

  这是这位昏迷的学士所写的一本书籍,再书籍的最后有着他的署名。

  贝蒂将书本合上,放在一边。它又像平时一样将他熟悉的故事读给他听,希望能获得一些答复,可这些却是徒劳。

  这篇文章跟其他的还有些不同,或许贝蒂本身就是艾露族的原因吧,猫族也是兽类,在遥远的过去被与人类交好的兽族。

  它希望着更多的兽族能成为朋友,成为伙伴,让这个世界回归和平。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