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资讯


怪物猎人OL辅助《怪物猎人OL》升月之地之谜狩猎传闻

作者:admin 点击数: 时间:2016-08-23 10:55

 

怪物猎人OL传闻

  漆黑的空洞将灵魂作为食粮,捕食了一个又一个。它贪婪、霸道,同时也有着无穷的力量。任何生命的终结都混杂在这里,并且保持着它们死去的模样。就像那边牲畜的灵魂,或是被切成块,或是剁成肉泥,灵魂的外形无限次被破坏,然后修复,重组,再被破坏。还有那边类似怪物的灵魂,它坐在一旁,用前爪扶着即将从脖颈上滑落的脑袋。当然这里也少不了人类的灵魂。这些被肉体抛弃的“杂物”统统被堆积在这里,像一个回收站,像一个垃圾场。

  这里感受不到痛苦,要说能感受到的,就只有无穷无尽的孤独了吧。

  我在这里已经待了很久,要说具体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不过,我也开始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学着那些“前辈”们的动作,全身放松,瘫软的躺在臆想出的沙发上。舒适的打着哈欠,回想曾经的那些往事。

  这里当然也有出去的办法,那就是被所谓的神明召唤到某个世界去把,可这样的幸运儿实在是太少了,与其在意那些渺茫的奇迹,倒不如瘫在这里,嘲笑周围人的死相。就像不久前,那个被拖拉机吓到休克死亡的家伙,虽说被我们嘲笑的很惨,不过他也够幸运的,立刻便被召唤到其他的世界了,不论那是什么样的世界,一定都是美好的吧。

  不论怎样,逝去的灵魂都飘荡在这里,唯一还能证明他们活着的,就是亲人的思念了。

  我、与他们一样,都注定活在回忆里。

  被冰冷的海水包裹着,却没有丝毫的感觉,噢对了,这便是我死前的样貌了。

  世界依然悄无声息的运转,时间依旧在流逝,而我,依旧闭上眼睛,瘫倒在臆想出来的沙发上,细细品味回忆带来的寂寞。

  与此同时,梅杰波尔坦城中却一点也不安静。

  被派去调查“升月之地”的猎人小组,在发回第一份大致的搜索报告后,便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数天后,猎人公会派出第二支搜查小队进入“升月之地”,然而,他们仅仅用了半天时间便回来了。脸上看不出半份喜悦之情,甚至被阴霾笼罩。他们就这样缓缓向城镇走来,当然除了他们四人之外,还多出了四个人。

  多出的四人分别安静的躺在一辆木板搭成的手推车上,白布覆盖在每个人的身上,遮挡住全身,但却无法掩盖住恶臭。

  猎人公会紧急将这四人回收,并派出专家来检查伤势。

  从白布内传来的阵阵恶臭实在令人作呕,专家不得不加快检查的速度,他们带上准备好的口罩,掀开了最右边的白布。

  白布被掀开时,躺在白布下的人显得有些不太情愿,他用身体死死拉扯着白布,随着白布渐渐被掀开,粘连在白布上的腐肉也掉落在一旁。苍蝇在他的身体里产卵,蛆虫也爬满了全身。他显然不希望被人看到他是这副模样,他作为人,仅剩下一个外形了。

  紧接着是第二个。

  白布再一次被掀开,可是这次并没有想象中的困难。也许是他的面目早就被掩盖住了吧,他的面部、胸腔、臂膀、以至于腿脚,全部被沙石覆盖。沙石灌进伤口,填满了整个身体,血液作为粘合剂将皮肤与沙石粘连在一起。

  接下来是第三个了。

  他看起来,要比其他几人要矮小很多。当白布被揭开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那是个身材魁梧的壮汉,他身体的腐烂程度要比其他几人轻上很多。若是平时,敢说他矮小的人,一定会被他一顿胖揍,可现在不同了,他确实变得比其他让人“矮小”了。

  身体有明显被贯穿的痕迹,而在那之后,他的身体被撕裂了。

  并不只是贯穿那么简单,他的身体,被蛮力撕开成好几块,可这里仅剩下,胸腔、头颅、还有一条手臂。

  第四...

  「安葬吧。」

  仅仅将白布揭开,然后又盖上。说出这三个字之后,任谁都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毫无疑问,这四个人,已经变成尸体,没有任何存活的可能了。

怪物猎人OL喵喵

  最终还是没能掩盖住这件事,异样的传闻在城镇中闹得沸沸扬扬,“银白色的怪物”如魔鬼一般回荡在每个人的口中。

  猎人公会也在积极的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可现在连怪物的真面目都没法了解,仅凭那个如月光般皮肤的传言,根本没办法确定。城镇中的猎人,学者,没有一人愿意前往,更别提那群利欲熏心的冒险者了。这时候,如果那家伙在就好了。

  ——

  病床前,贝蒂的脸上染上一丝阴霾,它显然也了解到了那个可怕的传言。

  这是它第一次没有在病床前祈祷主人醒来,它害怕着,它害怕冒失的主人会在这个不巧的时间醒来,如果主人醒来,一定会不顾身体将这个可怕的传闻调查清楚。

  夏日的白天并没有什么风,但贝蒂弱小的身体却颤抖不已,它当然希望主人马上就醒来,能带着自己再次进行冒险。它也害怕冒失的主人再次失误,再也无法相见。

  贝蒂极度矛盾的心里让它变得不安,使它害怕,令它颤抖。

  纤细的双臂从肩膀上绕过,搂住它的脖颈,长发划过手臂,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从背脊传来一阵从未感受过的温暖,耳边回荡温热的吐息。

  「护...护工小姐,你在干嘛,别闹啦喵。」

  「不用那么辛苦的,贝蒂还有我啊。」

  温柔的气息吹动着话语,传递到贝蒂的耳中。

  滴答。

  闪着光芒的水珠,滴落在手臂上。轻轻的一声「嗯」略带着哭腔,却载满了阳光。

夜深,银白色的月亮依旧高高挂起,俯视这片枯萎的沙地。说起来,升月之地也并非全部被沙漠覆盖,在沙漠的边缘也存在着一些枯萎的植物,以及即将被风化的山岩。地面干涸渐渐产生龟裂,高大的山峰也终有一天将沦为一片黄沙,唯一还能看到一抹绿色,也是在那山峰的保护下存活在充满阴影的山洞中,在这也能看到潮湿的地面和一些积水吧。

  月亮显露出骄傲的模样,窥探这片自己的领地,在它的照耀下,一片漆黑的地面也会表达出一丝幽暗的光芒。

  月亮不像那个聒噪的太阳,不像他一样每天带着朝气,催促人们进行为期一天的忙碌,很明显,太阳喜欢热闹。月亮则刚好相反,性格有些柔和的他选择在黑暗中现身,披上一丝微光来抚慰着人们,要开始为期一晚的休眠。他常常优雅的躺在夜幕里,细数着身边的星星。他深深的爱着这份安静。

  而现在,月亮眼下的这份安静,渐渐遭到破坏。

怪物猎人OL狩猎

  火焰在山腰上散发出耀眼的光,四个黑影在火光中摇摆,他们围坐在火堆旁,好像在说些什么。在另一边,有一个类似小屋的帐篷,那是猎人私自搭建的营地。

  几个猎人表情非常严肃,看得出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并非善意。在一番议论之后,他们开始整理自己的包裹,并打磨着随身携带的武器,直到利刃像镜子一样倒映出猎人的脸庞,他才满意的将武器收回刀鞘。

  四人开始行动了,他们将队员分成两人一组,一组去了山地,而另一组则踏入沙漠。

  他们沿着墙壁,好像在寻找什么,踏入沙漠的两人及其谨慎,手持武器小心翼翼的向前走。

  突然间他们好像发现了异样,在前方的沙堆旁,有一个黄色的小脑袋不停地摇动。而地面上则躺着数个熟睡中的同伴。

  那是一伙黄速龙。

  想要通过这里,就必须要打倒不必要的家伙。

  其中一人双手持两把短刀,正悄悄向它们逼近。一步、一步,轻盈的步伐,悄无声息的逼近正在熟睡的黄速龙。

  哨兵当然不可能让他再向前靠近半步,它站起身,张开那长满尖牙的嘴巴,准备唤醒它的同伴。

  嗖——

  哨兵已然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可它的双眼却不像刚才那样炯炯有神,一滴红色的液体从额头流向眼睛,可它却没办法擦掉了,利箭在一瞬间穿透了它的头颅。

  喉咙传来一丝暖意,或许有更多的是灼烧般的痛苦,可它们却叫不出声,甚至无法挣扎,永远沉睡在梦里。

  从躺倒的黄速龙群中传出阵阵腥臭味,手持双刀的少年走出那片染红的沙地,手中的匕首撒发着恶毒的暗红色,刀尖处竟还有一缕轻烟,或许是沾染了鲜血,也或许是那匕首原本的样貌。两人将武器重新收起,继续向更加遥远的沙漠前进。

  人在沙漠中几乎是没有方向感的,不久后他们便进入了困境。

  他们越来越偏离原来的轨道,果真走入了更深的沙漠,并且迷了路。

  黑夜持续笼罩在他们身上,可这些人毕竟是老练的猎人,他们所擅长的正式冷静思考当前的困境,以及解决的办法。

  深夜的冷风吹打在沙地上,卷起一丝沙尘,也带来一些味道。

怪物猎人OL王立6

  那是一股令人呕吐的腥臭味,虽然很淡薄,不过却令他们的情况有所好转。

  搜寻着那股作呕的气味,他们渐渐接近了那片,遍布尸体的红沙。

  或许对他们来说,再次找到方向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但这并不只是他们二人的幸事。

  从沙地旁的石碓中,窜出一只巨大的黄速龙,头顶的头冠,象征着它的王者地位。

  锐利的脚爪向他们袭来,两人来不及拔出武器,只好顺势向两侧避开。

  眼睛中布满血丝,带着浓浓的愤怒,它再一次转身攻向了那个少年,用它那长满尖牙的嘴巴。

  像是金属碰撞的声音,在牙齿要下去的瞬间,从黄速龙王的口中传来一丝金属的感觉,还另外夹杂了一丝热意。

  像咬住火焰一样,黄速龙王摇动着它的头颅想为它的嘴巴降温,可那个刚才还显得有些柔弱的人却抓着两把暗红色的匕首冲了上来。

  它转身甩动着尾巴,迫切的想赶走那几乎像火焰一样炙热的匕首。可当他转身,眼前却是另一番景象。一心攻击着血腥味最重的家伙,却忘记了身后。

  它还不知道转身看到的是什么东西,只在一只眼睛里浮现,像一个闪着光芒的星星。

  自从它称王以来,第一次感受到有一丝迟疑,就是这一丝的迟疑,葬送了这只眼睛。尖锐的箭矢穿过了瞳孔,刺入头部。

  有些恍惚,它突然感觉到有神情有一丝恍惚。像是变得无法思考。它不知该怎么应对现在这样的情况,更不知道该如何攻击。

  尾巴,对,用尾巴。它突然想到自己还有那个引以为傲的尾巴。

  野兽的思考总要比它的行动慢上一拍,当它想到甩动尾巴赶走敌人的时候,尾巴已经借由转动身体的力量甩了出去。

  相信中的重击感并没有来临,它感受到的却是其他的一些东西。敌人的尖叫声也没有产生,仅仅有一些像是泼水的声音,又跟随着一声叹气。

  「唉,这衣服,又不能要了。」

  手持弓箭的女性全身染满了鲜血,眼神中带有一丝不悦。

  它了解到了,它读懂了这两人眼神中的意思,这在头脑迟钝的怪物里已经算是极为不易。跌跌撞撞,一步一步向远处逃去,可在它的背后,早已有一个善用弓箭的猎人,将利箭对准了它。

  左腿。随着箭矢划过空气的声音,它的左腿失去了知觉。

 右腿。依旧是那个声音,这次,它的下肢已经完全失效了。

  右眼。箭矢划过了空气,穿过了风,将锐利的身体送进了黄速龙王的眼睛。

  它失去了双眼,处在黑暗之中的它,仅仅能用鼻子来分辨周围的情况。可周围却只有自己鲜血的味道,它刚想放生尖叫,却又再次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

  「嘴巴」

  从下至上,将它的嘴巴贯穿,并且串在了一起。

  「等一下等一下。」

  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那是一个人类的声音,它虽然不知道这是谁,却好像因此免受一箭的困扰。似火焰般的热度在头顶传来,它头顶的头冠,那个王者的象征,正在被一把炙热的匕首,缓缓的切割。

  剧痛向身体传来,它的意识也渐渐模糊。它只感觉到,身上的箭矢被一个一个拔出,虽然身体被痛觉支配,但也算是勉强能动弹了。

  人类少年的声音再次响起。

  「没必要非要杀它呀,把它捉回去好了,还能获得更多的素材。」

  「这种垃圾有什么用。别拦着,让我了结了它。」

  这个略带恨意的声音,想必就是被溅了一身鲜血的女子。

  「带回去的话,报酬可是会增加不少呢。」比起这些没用的怪物,少年更看重的是能得到多少报酬。

  「好吧,那你回去拿个应急用的推车来把这家伙推回营地,我可不不想再接触这个肮脏的家伙。」

  「我也不想的啊,一起先回去好了,反正这家伙也跑不了。」

  她想了想,应了一句「好吧」,便和那位少年离开了。

  不久,沙漠里留下一条鲜红的血路,那是将流淌着鲜血的物体在地上拖行留下的痕迹。很明显,这是那只被斩断尾巴的家伙留下的。它拖着残破不堪的身体艰难的行走,带着它的伤痛,带着它的恨意。

  ——

  这个小队还有另外两人。

  一个高大健壮的男性,豪迈的性格完全写在脸上,这样的他当然会选择力量强横的大剑做武器。身旁站着一个身材纤瘦的男人,看起来有些阴沉,他的兴趣就是将磨到发亮的太刀,放在眼前反复端详。

  两人一边探索一边攀谈,不过多半是健壮男子的自言自语,说到兴奋处,他会毫不掩饰的放声大笑。完全没有紧张严肃的气氛,就像是在散步一样,可见他们对自己的实力有多么的自信。

  说起来,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那是一个源于升月之地的传闻。

  有一个冒险者迷失在沙漠中,在他解决掉大量黄速龙后,他看到了一个银白色的怪物。但那或许只是一个神志不清的人看到的幻觉罢了。但调查人员却发现现场诸多异常之处,距离那位冒险者较远的地方,也有一些死掉的黄速龙尸体。那些无一不是被沉重的击打一击致命,其中还包括一只年长的黄速龙王,这完全不是那位冒险者能做到的程度。

  「所以那群家伙就信了?」持太刀的男子口中,冷冷的冒出一句话。

  「对啊,竟然拜托我们去调查一个疯子的传闻,哈哈哈哈哈真是可笑。」

  这个男人一如既往大大咧咧的叫嚷着,丝毫不加掩饰。

  这样的说笑声一直持续着,喜爱安静的月亮有些不耐烦,月光变得稍微暗淡了些。

  他们希望快点结束这场无聊的探索,简直没有比证实疯子的言论更无聊的工作了。巧了,月亮也这么想。

  银色的月光为他们指明道路,引导着他们走向最终的方向,渐渐他们看到一片空地,皎洁的月光下,即使在夜晚也能将一切都看的清楚。

  于是,他们看见了。

  这次连那个聒噪的家伙都没有再发出声响,他们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个家伙,前一分钟还在嘲笑的疯子,在这一刻已经变成了真相。眼前出现的庞然大物,就是他们的目标。

  银白色的月光从天空中照射下来,披在它的身上,庞大而健壮的身躯诉说着它的强大。银白色的皮肤映着月光,像是月亮的眷属,像天空的星星。

  它仅仅是在散着步,或许是因为今晚的月光太过明亮,使它有些失眠。不过仅仅是踱步,它散发出的压迫敢,在数十米外的两人都一清二楚。

  「哦...!哦哦哦!」他兴奋的怪叫。「一个变种的大家伙!」

  连一向不多话的另一个人,也掩盖不住内心的激动。

  「发现了新物种呢。」

怪物猎人OL新物种

  激化愤怒,仅仅用一个动作便做到了。

  它本身就是领土意识极强的种族,入侵者必须死。而由于睡眠质量带来的愤怒,也一并迁移到这二人身上。

  不知是他们幸运,还是不幸呢。他们仅用了一点点时间,便完成了委托,也使这个委托终结。

  夜晚又恢复了平静,前一阵的嘈杂像是给后半夜的平静作为铺垫,月亮披上轻纱,月光黯淡了许多,它也安稳的做了个好梦。

  ——

  我是一个王立学士,在一次失误中葬送身为人类的身份,现在作为一个被遗弃的灵魂游荡在这片熟悉的黑暗之中。

  与这里的每一个灵魂一样,我也反复回味着死亡,并以欣赏他人的死亡为乐。

  这是这里唯一的乐趣。

  或许每个灵魂都怀揣着被召唤去其他世界的梦想,可我倒希望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就像从不久前开始一直照射在我头顶的那束光芒一样,我也有想要向原来的世界传达的东西。

  哦?又有新的同伴进来了。

  他们像刚出生的宝宝一样观望着这个世界,他们还带有一丝恐惧,一丝留恋,不过他们马上就能适应了。

  又要给新朋友起名字了,要打招呼的话,怎么称呼这两位呢,毕竟也同样是人类嘛,如果是来自同一个世界就好了。

  就叫他们「健壮」和「纤瘦」吧。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