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资讯


怪物猎人OL辅助《怪物猎人OL》沙漠中的领主:捕食者

作者:admin 点击数: 时间:2016-08-08 22:41

 

怪物猎人OL辅助

  怪物猎人OL的月亮像是距离地面很近,好像就在我们身边。它总是在一片黑暗中,传递出自身银白色的光,将它所能带来的明亮,静悄悄的披在地上。

  银白色的光辉覆盖大地,尽管只是微弱的光,却也能驱逐对漆黑的恐惧,给人们或是生物带来一丝安宁。

  可有些夜晚,却享受不到月光的恩惠。

  本该披在地面的月光,被吸入深渊,黑暗再次附着在大地上,就连天空中的云彩,也被染成漆黑。月亮连同它的眷属——闪烁在天空中的群星,一并消失在深邃的黑暗中。

  人们只能借助火把上微弱的火光来与黑暗做抗争,一个不小心,便会迷失在漆黑之中,被深渊吞噬。这种不幸的事情经常发生在这片危险的大陆上。

  黑夜总是来临的那么突然,没有一丝预兆。

  将人们困入漆黑的森林,或是困入无尽的沙漠。

  在黑暗中被侵吞的人数不胜数,那是因为人类赖以生存的某项器官,会首先沦陷在漆黑之中,那就是眼睛。人类被剥夺的是其最依赖的视觉,黑暗夺去了双眼,给人类带来恐惧。所以有经验猎人与探险者都会尽量避免在漆黑中行动。

  不过,黑暗总是在不知不觉间降临。

  今天便是如此。

怪物猎人OL

  傍晚刚过,月亮才将要升起,银色的光芒即将化作大地的棉被,月亮的眷属展现出华美的星空,一切都变得幽静,花儿也要睡了,人类的年轻男女,平躺在草坪上,或是坐在公园中,望着星的海洋,伴随月光,享受浪漫。

  在森林中,沙漠中的探险家、猎人,结束了一天的冒险,借着美丽的月光,寻找回家的路。

  在月光下,拨开森林中的枝叶,借着月光看到一条小路,探险家沿着这条小路,在月光的指引下缓缓前进,而处在沙漠中的家伙就没这么好运了,他还需要再走一会儿,才能走出沙漠回到崎岖的山路。

  沙漠中的月光格外明亮,但却丝毫感觉不到热度,诡异的寒风拍打在他的身上,从白天开始就保持在体内的温度,开始逐渐流失。

  他感觉到一丝不安,名为「冷」的感觉,越来越浓烈的体现在他的身上。

  「这样下去就不妙了。」他这样说着,抓起口袋中的一瓶热饮吞下,这是让人重获体温的饮料,会让人在短时间内保持稳定的体温。

  「这样就舒服多了。」喝下热饮的他,反而不能更好的感受到那股诡异的寒风了,渐渐,被舒适夺走了危机感,他当然也没能注意到,来自星空的变化。

  风比之前更大了,森林中的探险者开始有些感觉到了,树叶唰唰作响,但因为身处密林,他并未受到风的影响。

  光线越来越暗,他无奈的点亮了随身的火把,在尽量不触及植物的情况下,沿着那条小路,快速向营地的方向前进。

  乌云密布,漆黑的云吞噬了银白色的月光,和它那浩瀚星空中的眷属。

  漆黑笼罩了大地,mho辅助一片黑暗之中,只有一丝火光摇曳着向前跑动。

  树叶唰唰地发着声,树枝也不停地摇摆,它们再用身体承受这一切,保护这片森林中的生物。同时,它也提示着这片森林,「黑夜」来了。

  黑暗渐渐逼近,火把上的火光也渐渐微弱,但即便是这微弱的火苗,也是在黑暗中最为闪耀的存在。此时,一双双鲜红的眼睛,正在盯着,黑暗中最后一丝光明。

  黑暗,是要将光明,尽数吞噬。

  火光渐渐沉寂,等待着他的,将是极为恐怖的遭遇。

  而沙漠那边,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这一位的遭遇更为可怕。

  在无边无际的沙漠中,当他感受的风的时候,月光已经完全消失在他的面前,天空早已被黑暗笼罩。他只能凭借着感觉,一步一步,踏在沙地中。

  连最后一丝光明都未曾拥有。

  在毫无遮拦的沙漠之中,突然刮起狂风,沙尘,石子,全都被卷入了天空,形成了巨大的包围网。

  而他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被黑暗包围。

  火把,简直就是一根普普通通的棍子,无论怎么做,在这里连一点火星都无法得到。

  视线被沙尘剥夺,感官在这沙暴之中完全没有可用的余地。他只能用头巾包裹着脸,在黑暗的飓风中,缓缓摸索。

  就这样一步一步向前踏着,他也不知道前进到了何方,也许只是原地打转吧。他眼前的风暴丝毫没有停歇过,这让他心中的绝望感,又加重了几分。

  可他依旧再向前缓缓踏步,踏入这松软的沙地中。

  就像森林中一样,沙漠之中也有些不怀好意的掠食者,他们趁着漆黑,趁着风暴,在黑暗中,露出了鲜红色的眼睛。

  名为死亡的结局,好像正一步一步向他逼近。

  黑夜正是掩藏的绝佳手段,mho辅助沙暴也为它们提供了更好的隐藏。

  危机感突然向冒险者的脑中传递信号,他脑中的警报被提至最高,他能,感觉到自己死期将至。

  「我可还没准备轻易死在这里,放马过来吧。」冒险者拔出腰间的匕首,摆出了准备战斗的姿势。

  不知道会从哪个方向攻过来啊,他变换着姿势,用仅剩的一点点视觉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特别的地方。应该说,每个地方都不对劲,没有发现安全的地方。

  身处沙暴之中,身体被细沙和石子抽打,思维无法集中。丧失了视觉,周围砂石碰撞的声音,也封闭了他的听觉。身上不断传来痛感,而他也仅仅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个脚印显现在沙堆中,但马上被刮起的沙尘掩埋住,仅仅出现了一瞬间,那不是人类的脚印。

捕食者

 一个个细小的脚印在沙暴中向他逼近,逼近到向前几步便会触碰到的地步。

  在松软的沙地上,不管做什么都会留下痕迹,即使是轻轻一跃。

  脚爪轻轻跃起,却也有相当的高度,mho辅助挥舞着利刃般的趾甲,张着长满了尖牙的嘴,饥饿的野兽扑向了冒险者。

  咻——

  利刃划过风的声音,伴随着斩断风的利刃,应声落在地面的物体是两块儿泛着黄色的怪物躯体。从颈部切开,从整齐的切面中,向外流淌着血液,那是本该身为掠食者的血。

  又一只跳了起来,扑向了还在原地的冒险者。

  咻——

  又是划过风的声音。

  尖锐的叫声超过了风的声音,在耳边不断回荡着。突然,有几处声音消失了,他挥舞着锋利的武器斩向四周。

  不得不说,他还是有些本事的。

  再次有物体掉落在地上,与之前的东西碰在一起,发出奇怪的响声。

  从掉落在地的物体中,流出粘稠又腥臭的液体,在风的指引下,围绕着这里,或是飘到更远处。

  喊叫声消失了,换来的,是一个个闪动在黑暗中的影子,它们有的跃起,有的狂奔。不过相同的是,它们都对眼前这个猎物,抱有浓郁的杀意。

  黑影向他逼近,他本能的砍向像是距离他最近的那只,mho又有物体掉落在地上,但他的背部,却被另一只黑影的脚爪所伤。

  他转动身体,手臂触碰到一只黑影的头部,他顺手抓住它那头冠一样的东西,用匕首刺了进去。

  在接连砍杀了好几只黑影后,他终于也仅疲力尽,跪倒在沙堆上,气息混乱毫无防备的准备休息,再经过一番厮杀后,他认为那是最后的敌人了。

  肩部传来一阵被穿刺的痛感,伴随着痛觉的,是一股类似电流的力量。

  浑身上下几乎动弹不得,麻痹的刺痛折磨着整个身体,他用最后一丝力气将匕首刺入他肩膀正上方,肩膀上的力道消失了,匕首也卡在黑暗之中,浑身传来的刺痛让他就这样倒在了沙地,昏昏沉沉,眼前依旧是黑暗,耳旁也能听见一片脚步声,来自肩膀和背部,乃至全身的痛感折磨着一丝清醒的精神,鼻子里还能闻到浓烈的腥臭味mho辅助。

怪物猎人

  「如果再来几只,那就死定了。」口鼻中有细沙掺杂进去,他也无力再将其清理出来。只能感觉着周围一阵阵蠢蠢欲动的黑影。像是随时都会扑来。

  一丝银色出现在眼前,那像是月亮的颜色,宛如皎洁的月光。

  被它照亮只出,一切黑影都消失殆尽,在大地的震颤中,他闭上了双眼,从他最后的一丝视线里看到的,是银白色的影子。

  沙暴还在持续,细沙和石子不断敲打在他的身上,钻进他的伤口,覆盖他到全身,没多久,沙漠就将他与周围的碎块儿一起埋葬在黄沙之中。

  腥臭包围他的身体,身体也被黄沙覆盖,他脑中的意识也变得细微,飘向不知是何处的远方。

怪物猎人辅助

  而与此同时,森林那边又怎么样呢?

  在黑暗中奔跑,沿着道路不断地奔跑,火把上的火焰也没有了力量,最后一丝光明眼看也要被吞噬。他拼命的跑着,跑在这条通往营地的小路上。

  命运像是总喜欢捉弄人,不知何时,他手中的火把已经熄灭,而他像是没有注意到这点一样,因为当火光仅剩一丝的时候,他便已经不能再靠它来指引道路了。

  可手中的火把依旧散发着烧过的味道,那种东西放在身上,就像是在身上做了标记一样,对于捕食者们来说,还真是方便的猎物。

  树丛中沙沙作响,好像有一群物体在其中跳来跳去,像是跟随者跑动的声音,又像是在搜寻烟雾的气味,它们就一直在树丛中跟随着他,像是在等待时机。

  啪——

  突然间,脚步声停住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声肉体摔落在石头上的声音,在一片漆黑中,那个冒险者好像被什么东西绊倒了。

  声音就这样停在了这里,或许是晕了过去,声音再也没有出现过。

  没有了声音,捕食者在黑暗中便无法辨别猎物。对了,还有气味啊。

  捕食者按耐不住,一个个从树丛中跳了出去,一团团瘦弱的黑影都拥有矫捷的身手。

  他们在声音停止的地方不断地搜索,气味好像就在这附近,它们静下心来,仔细的嗅着,它们不约而同的走到了一棵大树前,细长的脑袋抖动着,气味就来自这棵树的背后。

  冒险者此时究竟是什么心情?

  心中剧烈的跳动,他捂住口鼻尽量不让自己喘息的声音传到它们的耳朵里,但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方法么,如何才能逃离这困境?这是他心中最大的谜题。

  气味越来越浓烈,在捕食者的眼里,那就是猎物的味道。

  它们仔细的嗅着,缓步向前行进,慢慢的从两边向那棵树的后方绕去,从那棵树的侧方,从地面上的枯树枝传来嘎吱嘎吱的响声,而捕食者们,已经能看到冒险者的衣角。

  他好像也察觉到了什么,顾不上膝盖上的伤口,他缓缓站起身,准备直面这一切,做好最后的准备。

  捕食者纵身一跃,一团团黑影在一瞬间移动到树的后面,而与此同时,冒险者也用他剩余的力气向前猛冲。

mho

  脚步声从很远的地方响起,的确,那声音非常的微弱。

  而捕食者们也被这微小的声音所吸引,加上这眼前的景象,愤怒浮现在它们细长的脸上,虽然那依然是一团漆黑。

  被耍了。

  在树后面,有一个火把,和一个沾满了烟雾味道的外套,而远方那微弱的跑动声,才是真正的猎物。

  可他小瞧了捕食者的速度,一个在丛林生活的捕食者,一个是腿上有伤的人类,前者不知要比他快上多少倍。

 捕食者们迅速冲回那条崎岖的小路,用全身的力量追捕逃跑的猎物。

  它们的速度异常的快,要比人类奔跑快上许多,不愧是被称为速龙的怪物。

  身为猎物的冒险者,已经逃出很远了,他巧妙的利用了捕食者的特性,逃出了这个死局。

  果然,没过多久,在他的身后的树丛里,便传来了沙沙的声响。

  他依旧在拼命的跑着,用尽全身的力气奔跑着,可那却远远达不到速龙的水平。响声越来越近,几乎到了逼近身边的程度。

  终于他看到了希望。

  在眼前,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是营地中燃起的火焰。

mho辅助

  还差一点就到营地了,在这一片漆黑之中,营地却灯火通明,照亮黑暗中迷茫的冒险者。营地前守卫的猎人,正背着武器,警戒着周围。

  眼看就要到了,眼看就要从黑暗的深渊中逃出去了。

  「胜利的,是我啊。」他笑着,说出了这样的宣言。

  他继续向前奔跑,虽然光芒已经照亮了四周,捕食者看到猎人想必也会转身逃窜,可他依旧拼命的奔跑,想快点从这黑暗中跑出,向人炫耀自己的聪慧。

  疼痛从脚上传来,果然拖着伤腿逃跑,会造成很大的负担。他忍住疼痛,对自己安慰道。

  「再坚持一下,就让你休息。」

  可那条腿并没有听他的指示,反而有一股力量从脚上传来,向相反的方向拉扯,阻止他向前。

  疼痛感再一次从脚上传来,这让他终于意识到,不再是伤口那么简单。从脚踝处传来撕扯般的疼痛,好像整个脚都要被撕裂的感觉。

  他被这股力量拽倒在地上,刚想拔出腰间的匕首,却被黑影,从另一处咬住了手臂。

  他疼痛的想要尖叫,他认为只要叫喊声引来那两个猎人,自己大概还能保住性命。

  声音积蓄了很久一样,从肺部向喉部前进,再由嘴巴喊出,可那声音在到达喉部的同时便消失了,取而代之从口中涌出的,是一股温热、粘稠的液体。

  一只眼睛从黑暗中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惊讶的与它对视着,他也了解到,这正是此刻咬在他喉咙上的家伙。

怪物辅助

  其他捕食者也从草地中涌了出来,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没有多余的动作。

  惨剧在黑暗中持续了一会儿,伴随着撕扯声、细微的咀嚼声,还有骨头断裂的声音。

  「你听见什么没有?」站在营地门前的猎人对他的伙伴说。

  「听见什么?这周围挺安静的啊。」

  「我总感觉这周围像是有些声音,有种不安的感觉。」

  「你是没睡好吧,胆小鬼。就算有也是风吹着树的声音吧。」

  「不对,我总感觉这附近有人。」

  「有人?开什么玩笑!你这家伙也太胆小了,这荒郊野岭的,而且还是这么黑的夜晚,有哪个傻瓜还会在这森林里晃悠。这里可全是凶猛的怪物啊。」

  「也对,应该是我多虑了。」

  「来来来,再喝一杯,给你壮壮胆。」

  猎人结果酒壶,里面装的都是香味四溢的好酒。虽然轮到自己站岗时竟然是这样的天气,让自己非常不爽快,但是能能喝到这么香的酒,也算是值了。

  「要是有下酒的菜就完美了。」喝过酒的猎人完全忘记了刚才的烦恼,高兴的与身旁的同伴聊天。

  「对啊,要是有肉,就好了。」

  漆黑的云彩终将散去,迟来的月光将会再次覆盖着大地。营地中,猎人的嬉笑声也传进了森林捕食者的耳朵里,或许它们会好心一些,满足一下猎人卫兵的愿望。

  给他们,留一些肉。

  ——

  病床前的贝蒂手中这次没有拿什么书刊,而是从一开始便与身旁的护工小姐开心的进行闲谈,因为今天护工小姐刚好休假,所以就提早来陪伴这个好朋友,贝蒂。

  他们在病床前开心的聊着,笑着。或许只有在这个时候,贝蒂才会从内心中发出欢快的笑声吧。

  「贝蒂你知道么,前些天一个伤得很重的冒险者回到了城里了耶。」护工小姐严肃的告诉贝蒂。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