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资讯


怪物猎人OL辅助《怪物猎人OL》王立学士观测日记:一角龙

作者:admin 点击数: 时间:2016-08-02 21:09

 

很久很久以前,天上的星光要比现在稀疏许多。

  掌控光明、秩序的诸神,与司管黑暗、混沌的诸神,该由哪一方来支配世界呢?

  众神决定,不用战争,而是掷骰子的方式决出胜负。

  他们掷了一次又一次,掷到头昏眼花,掷到神志不清。

  然而上一场的赢家总是下一场的输家,双方到底没能分出胜负。

  终于,众神们对单是掷骰子感到厌倦。

  他们创造了新的决胜方式,创造了新的游戏。

  他们制造了各种各样的人和这些人居住的世界,就像是棋盘和棋盘上的棋子。

  人类,龙人,野兽与龙。

  还有棋盘边那些散落在地上、在游戏的角逐中被扫落的棋子。

  他们踏上冒险之旅,时而胜利,时而败退;他们找到宝藏,受万人敬仰,变的幸福,然后死去。

  人类、龙人与兽族中极为亲善的艾露一族是被称为猎人的棋子,凶残的野兽和极具破坏力的龙,则被称为怪物。

  你看,又有一位猎人死去了。

  他被丢弃在荒郊野外,作为怪物的食粮。或许他做过许多可歌可泣的事情,或许被奉为英雄,但他也无法改变任何东西。

  他会被命运与偶然扫落到一旁。

  因为他只是一枚随处可见的棋子罢了。

  男人结束了令人作呕的战斗,蹂躏着已经毙命的黄速龙尸骸。

  身上简陋的铠甲与插入黄速龙身体的钢铁制大剑,被怪物的血染成了鲜红色。

  比起插入,那更像是拦腰截断一样。

  虽然有这样的身手,可从他的装备来看,也只是一个刚刚升到这个等级新手罢了。

  他用右手将大剑拔了出来,擦拭着因血迹而变钝的大剑,虽说本就不是什么出色的剑,却也是陪伴着他一路走来的,他今天的目的,就是击杀高等级的怪物来获取升级这把大剑的素材。

  他砸着嘴,从背囊里拿出一块磨刀石,粗暴的敲打在大剑的刀刃上,可见他的心情非常糟糕。

  他是个天才,所谓天才就是天生便有着相当程度的蛮力,这是他出生村落的传统,力量高于一切。

  拥有被神所赐予的力量,是每个人的愿望,当然愿望是不会轻易打成的,只有命运能决定这些。

  从十岁开始,他便成为村中无人不知的天才,村民们、包括他自己都觉得他终有一天会成为英雄,会挥舞着大剑斩尽侵犯人类领土的怪物,也能仅凭一己之力斩下巨龙的头颅。

  屠龙,多么了不起的梦想,在普通人看来是这样的,可他是个猎人。

  十六岁那年,他离开了村落,怀揣着梦想踏上了成为英雄的道路。

  恶劣的条件阻挡不住他前进的脚步,历经艰险,他终于到了拥有猎人公会的城市,梅杰波尔坦。

  来到大城市的小伙子,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繁荣,他流连于新奇的玩意,一度废弃了梦想。

  直到他花光了所有的钱财,还欠下一屁股债,只剩一身单衣的他,被酒馆老板扔出门外。

  那时正值冬日,雪花飞舞在这座繁华的城镇,努力将身体缩成一团也会颤抖不已,他此时已经意识到,身体早已被酒精等物品掏空,力量不再任由他控制,梦想也早已飘向远方。

  他成为了梅杰波尔坦城唯一的乞丐。

  生活,犹如地狱,在漫长的冬夜里仅凭一件单衣是无法存活的,而将快要冻死的他又重新送回人间的,是一个魔鬼。

  人们将他称为魔鬼,却不惧怕他,他的脸上从未露出过一丝情感,每个人见了他却会露出灿烂的笑容。

  这是他日后的教官,从成堆的怪物尸体中爬出的英雄,他被新手猎人们称作魔鬼教官,而他那张未有过一丝感情的脸,也加快了他“魔鬼”名号的流传。

  可每个人都清楚,他是个英雄。

  被他从鬼门关里救出的少年将他视为父亲,从此抛弃了那些无聊的念头,一心修炼。不管交给他的是多么艰难的任务,他都会去完成。并且越做越好。

  说起来他真是个天才,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也就是在他十八岁那年,正式成为了猎人。

  他也收到了“父亲”赐予的礼物,一把钢制的大剑。

  他渐渐有了自己的小队,也与伙伴们出色的完成任务,并且在一场艰难的战役中,亲手斩杀了一只岩龙。

  可被它视作宝物的大剑,却因此卷了刃。

  他细数着身上的素材,皆为低等,那是因为他被派遣的所有任务,都是一些弱小的怪物。

  而他也仅靠着蛮力,便将那些怪物一一斩杀。在他看来,只要将笨重的大剑抡起来,再重重的斩下去,一切便可大功告成,谁让自己是“天才”呢。

  毫无技巧可言,在教官的心中,是这样评价他的。

  没有技巧的狩猎,只是单纯的抡着武器,那不能被称作猎人。

  希望他能领悟到这一点。教官在心中默念着,他希望那个被他视为儿子的少年,能在普通的狩猎中尝点苦头,好让他认清这个现实。

  但是并没有,弱小的怪物没能拦住这位“天才”少年的步伐,仅凭蛮力便一举斩杀了岩龙的事迹也在人群中传开。

  那些曾经冲他吐痰的路人,将他扔出酒馆的老板,都一一改变了态度。

  他骄傲了,他认为自己距离英雄仅有一步之遥。

  或许是叛逆期到了,比起其他的少年,他的叛逆期要来的稍晚一些。

  他开始违抗“父亲”的指令,比起按照任务去狩猎怪物,他更喜欢自由自在的寻找猎物,然后将其斩杀,那份满足感是从简单的任务中无法感受到的。

  他瞒着教官,瞒着朋友,私自前往危险的狩猎场,与怪物酣畅淋漓的对决,使他忘了时间。天色渐晚,夜晚在密林中行走也有诸多不便,他便在这里过了夜。

  深夜里,猎人公会的门前有一个壮硕的身影,独自等待着那个一夜未归的孩子。

还是被发现了。

  他回来时已经是正午时分,得意洋洋的回到猎人公会打算吹嘘自己实力的他,被教官抓了个正着。当他夸耀完自己昨日的功绩后,教官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记耳光。

  他蒙了。他认为教官一定会高兴的夸赞他的实力,一定会为他准备丰盛的宴席,可他错了。

  「你不过是个菜鸟罢了。」

  教官的话在他脑海中回荡,想飘荡在山谷里的回音,不断地占据他的脑海。

  为什么不能理解呢?为什么不能理解我呢?我可是把你当“父亲”看待啊,为什么为什么不能稍微理解一下呢?

  他的内心中充满了愤恨,没来得及换下他那身沾满了野兽鲜血的残破铠甲,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座城市。

  教官凌厉的眼神依旧挂在没有表情的脸上,可他的内心却不能够平静。

  为什么不能稍微理解一下呢?傻孩子啊。

  人类本就不是可以通过感应来互相理解的生物,他们这对奇怪的“父子”之间,拥有感恩,拥有敬仰,拥有爱护,拥有了正常“父子”所应有的几乎所有感情,可他们终究是两个不同的个体,隔着坚实的身体作为屏障,两人无法互相理解。

  他们缺乏的,正是在诸多感情中,最容易被忽视的,那份沟通,那种语言上的交流。

  一切都太迟了,少年独自跑出了城,来到了这片荒凉的地带。

  这绝非偶然,他认为这是命运的指引。

  离家出走的他在城里过很多关于那个怪物的传闻,据说只要能单独将其斩杀,便可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猎人。

  他去了,摸索着前往那片荒凉的土地,升月之地。

  这里如同它的名字,皎洁的月光照亮了大地。才刚入夜,硕大的月亮便挂在高空,夺取周围星星的光芒。

  身体渐渐感到一丝寒意,他无奈的停止了对往事的回忆,虽然心中还有些许不满,不过刚刚斩杀了几只黄速龙泄愤,心情多少有些平复。

  「骗子,竟然说这里有什么实力的象征,只有几只黄速龙嘛。」

  他砸着嘴,为他现在的境况感到不满。

  「算了,回去道个歉吧。」

  他站起身,将刚刚才升起的火焰扑灭,转身准备离去。

  真不知这是命运的指引,还是悲惨的偶然。

  地面开始出现剧烈的晃动,整片沙地都感到不安。

  他梦寐以求的那只怪物,终于来了。这与他的想法略有不同,巨龙从空中飞来,掳走了美丽的公主,英勇的猎人将龙的头颅斩下,从此变的幸福。

  可这只龙,却是来自地下。

  像是私设的地下铁笼,在它从地下跃起,站立着这舞台上时,此地已然变成了决斗场。

  庞然大物就站在他的面前,凶猛的外形诉说着它的恐怖,头上那坚韧的角,阐述着它的身份,与绝对的力量。

  它是一角龙,是猎人实力的证明,是战斗的精英。

  决斗开始了。

  他还没来得及将剑拔出,一角龙便向他冲了过来,他双脚用力蹬向地面,一下向侧面跳出数米,躲开这突如其来的攻击。

  「轮到我了。」

  他拔出剑,高喊着冲向露出破绽的一角龙,用那把钢制的大剑,斩向它的尾巴。

  决斗场的精英绝不会轻易露出破绽,从那看似破绽百出的尾部,向周围发动了猛烈的砸击,冲刺到半路的少年,不得不赶忙后撤,再一次回到了原地。

  第一次遇到强敌,少年的双手不住的颤抖,不是畏惧,而是无比兴奋。

  再一次,一角龙再一次冲了过来,手持大剑的少年将剑身一横,双手猛推着剑身,一角龙坚硬的头骨撞击在钢铁上,摩擦产生的火花向两位决斗者诉说着敬意,这是一次精彩的角力。

  不愧是被称为天才的少年,他的力量绝对可以说是精英级别。

  停下了,一角龙在这一次的角力中被挡了下来。

  少年喘着气,汗水不断从身体中冒出,可见他已经用掉了太多的力气。

  然而在一角龙迟疑的时候,少年拔起剑,再次用尽全身的力气向头部砍去。

  鲜血飞溅,强者的战斗总是让人无法跟上脚步。

  一角龙的额头上被鲜血侵染,头骨呈现出鲜红的颜色,他发怒了。

  再看看我们的少年,刚才兴奋的神情从脸上消失,他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出现变化的一角龙,也惊讶于那疼痛的来源。

  虎口裂开了。

  鲜血从手中向外流出,染红了一角龙的额头,而他手中的大剑,剑刃早已裂开。

  少年的双手依旧忍不住的颤抖,可这再也不是因为兴奋。

  他果真算不上强者,他全力的一剑,仅仅咋它的额头,留下了一丝划痕。

  毫无征兆,愤怒的一角龙甩动着它坚硬的头颅,将持剑的少年撞开,若不是将剑身贴于身体,恐怕就不只是断几根骨头那么简单了。

  鲜血从口中向外喷涌,混杂在身上,也洒落在剑上,他这才发现,那个为他一再挡下攻击的大剑,早已从中间断裂。

  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他一再的任性,毁灭了这本就算不上好的武器,可它却用自己的身体,守护主人到最后一刻,就像寄托了爱一样。

  他不顾身上的伤,用剑支撑着身体,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依旧摆好了战斗的架势,就算没能成为英雄,也想要一个帅气的终结。

  他想成为英雄。

  在他的村落中,流传着这样的话,英雄会砍掉巨龙的头颅,成为世界上最伟大最幸福的人。

  也许他想变得伟大,也许他只想变得幸福。

  可他没能成为英雄。

一角龙发起了最后的攻击,它钻入了地下,从它熟悉的地底寻找着猎物。

  地面不住的颤抖着,一大片沙地都沦陷在地震中,原本就身负重伤的少年更是无法双脚直立,他躺倒在了地上,随后......

  最后的知觉从背后袭来,从背后传达到胸腔,再来,就宛如一个脱线的人偶。

  它锐利的尖叫,洒满了鲜血,血液染红了它本就因愤怒而变红的头颅,鲜红色的尖角上,还挂着一样东西,那是一个身着残破盔甲,被尖角从背部贯穿的,脱线人偶。

  断裂的大剑从手中滑落,插入鲜红的沙地之中,他终于了解到了技巧的重要,也终于理解了“父亲”的心情。只不过,那要等来世才能再传达了。

  ——

  在遥不可及、又近在咫尺的某个领域。

  一位神明正在轱辘轱辘指着骰子。

  这位神明看上去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她的名字是「幻想」。

  「幻想」掷了一遍又一遍,手气一直都很不错,她也很开心。

  但是,筛子并不会按照神明的意愿行动。

  「幻想」发出一声可爱的悲鸣,双手掩面。

  哎呀,这次手气竟然这么糟糕,真是惨不忍睹。

  不管「幻想」多么美丽温柔,她也无法改变骰子的点数。

  正因为存在偶然和宿命,这种事情才会时而发生。

  还有一位神,他指着垂头丧气的「幻想」,哈哈大笑。

  这位神是「真实」。他拍着手,开心无比的说,我早就知道会这样了。

  因为,所谓「真实」是不会怜悯的,是残酷的。

  他准备好了各种困难,宣言说「这次的任性是错误的。」

  「幻想」十分不甘,但也无可奈何。

  她在使那些猎人为命运的指引而战斗时,也不会手下留情。

  所以,就算她手下的棋子偶然死了,她也不会发牢骚,仅仅是从棋盘上,将倒下的棋子扫落罢了。

  因为,这就是规矩。

  说到这种事,有人就会感到恼火,认为神在把人当成玩具。

  但是,既不被偶然,也不被命运所左右的道路,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不管怎么说,猎人们尽数阵亡了的话,那也无可奈何。

  很遗憾,游戏到此为止。

  再准备新的猎人吧,新的棋子,再做一次。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